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ACTION!33

33

 

韩文清把人扶到床边坐下,只是叶修回到房间以后就像完全放松了一样,根本没法好好坐着,在他撒手以后就侧着身子倒在了床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还醒着。

好不容易把人带回了房间里,韩文清长出了一口气。他伸手把这醉鬼的鞋袜脱了,让他整个人躺到床上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睡到枕头上去。”

叶修还有意识,瞅他一眼,又很快闭上,抬手在床头摸了几把,找到了枕头的位置,才挪了地方,躺到了他该躺的位置。

韩文清这才转头去洗了条毛巾来,坐到床边,怀疑地问:“你不会吐吧?”

“当然不会。”叶修反驳,“我没醉。”

醉了以后说话还能这么口齿清晰的人,韩文清也只见过叶修这么一个了——他们俩当时能结成婚,跟这一点也脱不了关系。他这么想着,心不在焉地给叶修擦了一把脸。叶修脸上本来就在发烫,接触到洗过的冷毛巾感觉十分舒服,原本紧皱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

擦完了脸,韩文清本来还打算给他擦一下身子换套睡衣,结果一抬眼,就瞥见叶修脸颊上的醉红已经悄然蔓延到了耳朵和颈脖,最后消失在了衣领里。

他解着衬衫扣子的动作倏地顿住了。

……

韩文清思量再三,打消了原来的主意,匆匆地给这个麻烦的醉鬼擦了擦脖子露在外头的部分,又给他喂了一杯水,就算大功告成。

他把灯光调暗,自己收拾了衣服,钻进了浴室里洗澡。韩文清本以为这就完事了,但等他洗完澡出来,却发现叶修还没睡。他不知道怎地又起了身,背对着韩文清披着被子、盘着腿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埋着头干些什么。

怎么又起来了?他走近了一瞧,发现叶修腿上摊着一本剧本,而他正坐着对着剧本打瞌睡。

醉了还想着剧本,这人也太敬业了吧!韩文清想着,爬上床来,打算先抽走他手里的剧本。谁知叶修却一把拽住他的手腕,睁开眼转过头来,灼灼有神地看着他,认真地说:“来排练吧。”

韩文清觉得有趣,问:“排什么?”

叶修默认他同意了,二话不说便开始了他的表演。

“你说他们是什么意思?”叶丘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在他看来,他和韩青经过这一遭已经成了自己人了。他抬手将胳膊搭在韩青的肩膀上,悄声问:“既然他们没想真的杀死那对父子,为什么要搞那么多花样?”

他这句话一出来,韩文清就知道他演的是哪一段了。

真人秀的第一场比赛里,节目组开玩笑一般地用测谎仪和问答题来测试两人对对方的了解。两位特工仗着自己接受过特殊训练蒙混过关,比赛里得分最低的是父子组合,他们被判出局,将要接受节目组的“处刑”,在补录完了自我介绍的VCR后,便被关进别墅底下的毒气室里。

叶丘想要救人,与韩青发生了一段激烈的争执,两人还是一同前去营救,最终发现节目组准备注入毒气室的根本不是什么“毒气”,而是氧气。韩文清接下来本该接着与他一起分析节目组的意图,但见叶修难得醉酒,便想逗逗他,干脆地剧透了:“因为方导不想死太多人,所以这些人都是假死,只有赢到最后的一组里两个只能活一个。”

“不对。”叶修不高兴地皱起眉,想了半天才转过弯来,“你演错了。”

“我没错。”韩文清回答,“剧本后面是这么写的。”

叶修怔了怔,张口结舌,不知道从何反驳。他纠结了片刻,最终放弃了思考:“算了!我们换一场。”

“你挑吧。”韩文清点头同意。叶修将手里的剧本翻来覆去了好几遍,才找到了自己想要排的地方。他将剧本举到面前,向韩文清展示:“这场吧!”

韩文清定睛一看,脸上却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你确定?”

剧本挡住了叶修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他疑惑地看着韩文清:“怎么了?”

“这一场是吻戏。”韩文清说。

“吻戏怎么了?”叶修问,“你没拍过吗?排练也只是学术探究,很正常吧!”

“你喝醉了!”韩文清强调,也不知道他是在对叶修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喝醉了就不能对戏了?”叶修严肃地教训,“身为一个演员,再艰苦的条件都要克服。喝醉了算什么,发烧了我还能接着拍戏呢!”

韩文清:“……”

这不是乘人之危吗!韩文清尝试再次说服自己,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剧本上。他心跳如擂鼓,念头百转,哑着嗓子问:“排完了你就老老实实睡觉了?”

“我什么时候不老老实实睡觉了?”叶修十分诧异。

两人相顾无言半晌。韩文清头脑一热,抽掉了挡在他们中间的剧本,随手丢到一旁。他倾身凑到叶修面前,小心翼翼地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带着酒气的吻。他们的嘴唇紧紧贴在一块儿,舌头互相挤压着,很快就从试探发展到纠缠。他一手按住叶修的后颈,叶修则是环着他的颈脖,凭着本能回应着。什么剧本,什么学术探究,什么清不清醒,此时已经全部被韩文清抛到脑后,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叶修亲得喘不过气来。

他们像是要吻到对方的灵魂一样迫切,又像是想要吻到天荒地老一样缠绵,杂乱的喘息和亲吻发出的啧啧声令人面红耳赤。

一切都比想象中的要更好,仿佛他们早就该这么做——在刚刚的房门前,在小别重逢的清晨,在开拍的前一晚,在离开叶家的当夜,在同居的第一天,在宣誓结婚的那一刻,以及在此之前的十年的无数机会里,他们早就该像现在一样在任何一个地方亲得难舍难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这个吻轻柔地结束了。叶修轻轻地喘着气,迷茫地与近在咫尺的韩文清对视。他从那双眼睛里看见火焰在熊熊燃烧。他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半晌,叶修仿佛是缓了过来。他想了想,要求道:“再来一次。”

“……”韩文清说,“好。”


-TBC-


哼哼哼!

评论(301)

热度(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