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ACTION!34

34

 

叶修没喝多少酒,宿醉反应并不大,第二天只是有些头重脚轻,感觉像是没休息好。他人是醒过来了,但还是浑身犯懒,眼皮沉重,想继续和床铺缠绵到天荒地老。

所幸他们今天上午并没有安排,所有工作也稍告一段落,他也可以安心享受难得的赖床时间。叶修又眯了一会儿,直到听见隔壁韩文清也有了动静,才下定决心起床。他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在黑暗中踢到了不知道是谁的鞋子和被丢到了地毯上剧本,才终于来到衣柜旁,摸出了一套换洗衣服进了浴室。

虽然韩文清接近清晨才睡着,但生物钟还是让他准时醒了过来。他躺在床上,再次深刻地反省了一番昨夜的冲动,以确保自己不会在叶修面前流露出心虚的情绪来。直到听见浴室里水声停了一会儿,他翻身而起,敲开了浴室门。

开门的时候叶修才刚穿好衣服,头发还在湿漉漉地往下滴水。洗去了一身酒气后,他浑身轻松,精神奕奕地跟他打招呼:“早啊!”

“……早。”韩文清看见他就是一怔,问,“你衣服拿错了吧?”

叶修身上穿着的分明是他的睡衣。这套睡衣在韩文清身上算是宽松,让叶修穿上就有些稍大了,所幸是短袖短裤,顶多是领子开得大了些,看上去也不算太奇怪。

“是啊!刚刚太黑了摸错了,总不能让我光着出去吧!”叶修退了一步,让他进来浴室里,“待会儿还你。”

说起这套睡衣,还是先前叶修在淘宝买睡衣时,为了凑包邮和满减优惠给韩文清捎的。他图省事儿买了同样的款式,闹得两人只能凭着尺码来分辨衣服。现在住到了一个房间,共用一个大衣柜,黑灯瞎火一时拿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没事,你穿吧。”韩文清稳了稳情绪,挤到梳洗台前洗漱。他正挤着牙膏,就见叶修一边擦头发,一边疑惑地盯着镜子出神。

他心里一跳,问:“怎么了?”

叶修看了半天,摸了摸嘴唇,迟疑地摇摇头:“没什么。”

韩文清:“……”

叶修抛开疑虑,把头发擦得不再往下淌水才停了下来,靠在梳洗台边上,开始盘点昨天的战况:“我昨天喝了多少来着?”

“你什么时候开始醉的?”韩文清问。

叶修沉思半晌,缓缓摇头:“不行,记不清了。”

“你之前不是还说练过吗,就练成这样?” 

“虽然说勤能补拙,但这种事情是天生的,我也没法控制啊!”叶修叹息一声,“我弟也这样,平常滴酒不沾,谈生意不是去茶室就是去咖啡厅,圈子里都以为他重度酒精过敏,没人敢灌他酒的。”说到这儿,他忍不住咂了咂舌,似乎是有些惋惜自己当年没用上这个借口。

“早说不能喝,昨天就别喝……”韩文清略一卡壳,还是没能违心地把“别喝那么多”这句话说完,毕竟叶修喝的真的不多。他接着说:“真不行的话,我再给你挡一挡,他们就不会闹了。”

“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叶修唱了一句作为回答,话锋一转,又问,“我昨天醉了没干什么吧?”

“还行。没吵没闹,说什么都点头,一开始都没人看出来你喝醉了。”

叶修点着头,沾沾自喜地笑了起来,说:“虽然酒量略有些欠缺,但是在下酒品还是很不错的。”

然而还没等他高兴过三秒,韩文清就补充了后半句:“就是回房了以后才开始闹。”

“什么?”叶修不太相信,狐疑地问,“我干什么了?”

“好不容易伺候你躺下了,还硬是爬起来要排练。”韩文清就轻避重地说着实话,“排一场不够,还得再来一场,闹半天才躺下。”

“哦!这样啊……”叶修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在韩文清面前闹了笑话,也没追问下去。他想了想,下定了决心:“这不行,我觉得回去还是得再练练。”

韩文清:“还练??”

“又不在外头练,回家练啊!”叶修把毛巾挂了起来,“反正你也见过我怎么醉的了,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喝,不然我一人饮酒醉多没劲啊!”

韩文清觉得好笑:“你能撑多久,醉了以后不就变成我一人饮酒醉了吗?”

叶修觉得他说得有理,略一思忖,便提出了解决方案:“我喝啤酒,你喝白的,估计就倒得差不多了。”

堂堂影帝被他理直气壮地喊来陪酒,还得为了配合他的酒量喝白酒,叶修这建议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韩文清没法不答应这个邀请。

“行吧。”他回答,“回家再练。”

两人顺利地达成了共识,仿佛全然忘记了上回他们俩一块儿饮酒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在预定的计划内结束了外景的拍摄后,剧组就集体转移到了摄影棚里拍摄。在新的拍摄地点,两人依旧住在一块儿,但习惯了以后,这一点倒也没什么。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接下来在棚内拍摄的镜头。

在剧情中,韩青和叶丘被带到了深山之中的摄影基地,经过一轮搜身,两人被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他们首先观看了一段过往赛季的“精彩片段”剪辑,韩青此时才终于确认自己确实已经来到了暗网的摄影基地,而叶丘也从这段视频中推测出了这条死亡公路中的失踪者们的下场到底如何。

视频播放完毕后,这次真人秀的编导方导也被带进了这个小会客室里,小心翼翼地在两人对面坐下。他身后跟了一位摄影师,还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他们一是负责保护他的生命安全,二是为了监视他。

韩青和叶丘是最晚被带来的一组,经过前几组的锻炼,方导已经把解说词已经说得相当熟练了。在他的介绍之下,两人也清楚地了解到了他们接下来的命运:他们即将赌上性命参与一场血腥真人秀游戏,只有最后的赢家可以活着离开。

 

-TBC-


老韩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评论(192)

热度(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