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猫敲门(FIN)

大门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韩文清打开门,习惯性地低下头往地上一看,结果看见了一双鞋。他先是一愣,接着才顺着向上看,来客出乎他的意料,是住在他对门的叶修。

韩文清不动声色地把手里的妙鲜包往身后一藏,问:“叶修?有什么事吗?”

叶修脚边还停着一个行李箱,大概是刚出远门回来,还没来得及回家就敲响了他的家门。他叼着根烟,笑着跟韩文清打招呼:“老韩,最近家里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

怪事?韩文清想。这倒真的有。

从四天前,就一直有不速之客拜访韩文清的家。每天下午,韩文清都会听见重重的敲门声,结果打开门一看,却没发现人影,只看见门口蹲着一只猫。

这只猫浑身皮毛黑得发亮,脖子上长了一圈整齐的白毛,爪子也是白的,就像戴了两双白手套一样。它优雅地蹲坐在韩文清的门前,仰起头来,琥珀色的眼睛凝视着韩文清。

韩文清素来不做亏心事,自然不会害怕猫敲门。他探出头去,左右看了看,没找到恶作剧的人,便不以为意地关上了门。

第二天同一时间,这只猫又出现在了他的门前。韩文清依旧没找到人影,但总算注意到了猫。他本来想回厨房找些吃的来投喂这位小客人,但这猫没等两分钟,见他没有让它进去的意思,便自觉地离开了。

第三天,这只黑猫依旧在同一时间来到他家门前拜访。这回韩文清准备好了猫粮,结果这黑猫低头嗅了嗅,嗤了一声,竟然不屑一顾,甩了甩尾巴就离开了。

韩文清:“……”

总之,韩文清今天特地准备了妙鲜包,准备跟这猫谈判一番,结果等来的却是叶修。这整件事都十分奇怪,但韩文清并不想让这位邻居知道自己准备跟一只猫谈判。

“没什么特别奇怪的。”他回答。

“真的没有?”叶修追问,“比如说灯闪烁个不停?”

韩文清想了想:“厨房灯泡坏了,我已经换了。”

“呃……那有没有觉得东西被莫名其妙地移动了?”叶修继续问,“或者说,觉得屋子里有另外一个人?”

韩文清直接地问:“你在暗示些什么?”

“你家有不干净的东西。”叶修的眼神越过他的肩膀,往他身后瞅了一眼,“看在一场邻居的份上,我给你看看?”

韩文清皱起眉。他知道叶修是个通灵者,甚至还亲眼看过他“做法”的现场,但一向他对这些超自然的东西抱着怀疑的态度,也没想要多接触。

“不……”他拒绝的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一个物体摔破的声音。韩文清回头一看,就见原本放在饭桌上的水杯不知怎地就倒在了地上,杯子破了,水也撒了一地。

“没有怪事?”叶修挑起一边眉毛,眼睛带着笑,调侃地问。

“……”韩文清坚持道,“真的不用了,谢谢。”

“行吧!反正在对门,有事来找我吧!”叶修也很干脆,拖着行李箱就转身回了家。听他那语气,就像笃定韩文清一定会来找他一样,让人分外不爽。

韩文清皱着眉关上了门,把没送出去的妙鲜包收回了抽屉里。

 

第二天中午,韩文清按响了叶修家的门铃。

“我家确实有问题。”韩文清说,“你昨天说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叶修昨晚忙着应付这段时间出差积累下来的委托,一直忙活到清晨才睡。他倚在门框上,打着哈欠,问:“怎么了,你看见他了?”

“昨天半夜,我半梦半醒的时候看见有个人影站在床头。”韩文清脸色难看地说。这场景实在太渗人,饶是韩文清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不是没怀疑过是叶修在搞鬼,但仔细想想,他还是更相信自己的感觉——站在那儿的并不是人类。

这事其实跟他应该有些关系,因此即便被吵醒,叶修也没法跟苦主计较。

“行吧,我给你看看。”他叹了一口气,跟着韩文清去了他家。

他们家是对门,格局实际上是对称的。叶修趿拉着拖鞋,背着手,在他家每个房间都看了一圈。韩文清忍不住问:“你就这样看?”

“不然呢?”叶修停了下来,“想看节目效果的话,得加钱。”

“还有节目效果?”

“给你友情价吧,烧香三百,画符五百,开坛一千起。”叶大师说。

“……”韩文清说,“不用了,谢谢。”

叶修笑着点了根烟,说:“免费服务的话,烟雾效果就这样凑合一下吧。”

韩文清决定跳过这个话题:“是哪里有问题?”

此时他们已经将整个房子都看了一圈,又回到了客厅——其实叶修从踏进门开始就已经得出了答案,这么参观一圈完全是为了“节目效果”。他喷了一口烟,笃定地回答:“你家搬进来了一位好兄弟。时间不超过一周,是你亲自打开门同意他进来的。”

屋内明明没有风,叶修刚刚喷出的那一口烟却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向韩文清背后的某个位置飘了过去,萦绕不散。韩文清想起了前几天那诡异的敲门声,觉得脊背一阵发凉。他问:“那现在要怎么办?要怎么送他离开?”

“能让他愿意主动离开是最好的。”叶修左右看了看,问,“有镜子吗?”

韩文清把他带到了浴室,叶修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便把屋主赶了出去。

“您稍等!”他隔着门扬声喊道,“我跟它谈判一下啊!”

叶修表现出的样子实在太不靠谱了,韩文清还真的不太放心。他抱着臂靠在墙边,开始了等待。

而独自在浴室中的叶修双手撑在梳洗台上,认真地凝视着镜子。镜子里的另一个叶修很快撑不住了,冲他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这果然是他家的鬼!

“无敌啊,你干什么呢!”叶修无奈极了,“你是怎么跑到老韩家里来的?”

镜子里的他比了两个V,放在头上,做了个喵的嘴型。

“是你帮猫敲的门?”叶修猜测,“猫没找到我,所以想问问邻居我什么时候回来?”

鬼点了点头。这猫是VIP客户,无敌最俊朗这么干也无可厚非。叶修接受了他的理由,又继续问:“但是你搬过来老韩这儿干什么?”

镜里的鬼冲他竖起了尾指。叶修不明所以:“干嘛呢!还骂人呐?”

鬼翻了个白眼,指了指他自己的手。叶修低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尾指上绑上了一根红线,他沿着线看过去,另一端穿过了浴室门。这屋子里只有另外一个人,另一端连在谁手上不言而喻。

叶修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嗔目结舌地看着手上的红线。他虽然精通掐算,但鲜少算到自己身上来,这事要不是鬼的提醒,他是不可能看见的。

“你来就是因为看见了这个?”他问。

鬼点头了。他指了指叶修,又指了指屋外,竖起了两根拇指,比了个相依为gay的手势。

“……”叶修说,“别闹了!赶紧回来!”

鬼才不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镜子里的叶修恢复了正常,像叶修瞪着镜子一样回瞪着他。他知道鬼没有坏心,但韩文清显然只是个普通人,叶修并不打算把他带到他们这个世界来。再加之他命中有大劫,这事害人害己,他必须解决。

叶修念头一转,就拿定了主意。

“我已经跟他谈过了,他没有恶意。”叶修对屋主说,“后天凌晨十二点,我们开坛做法送他离开。”

韩文清第一反应则是:“一千起步?”

“免费,免费行了吧!”叶修无语道。这事韩文清是遭了无妄之灾,他怎么可能还收钱?

“那还得等到后天?”

“鬼也要时间搬家的啊!”叶修理直气壮地说,“待会儿我给你一张清单,你这两天把东西准备好就行。”

他的邻居将信将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叶修列出的清单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罕见的东西,韩文清不过是跑了一趟香烛店就买齐了。但这些东西方向不太对劲——什么龙凤花烛,大红喜字,红剪刀,还有红绳,怎么看都觉得是婚嫁用品。

韩文清付钱的时候,香烛店的老板还一个劲地说他春光满面,一看就知道是好事近,想给他推销自家的龙凤被,实在是令人尴尬极了。韩文清走在街边,看见花店竖起预定七夕花束的广告,才猛然意识到:叶修开坛做法的那天正是七夕节。

七夕节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吗?韩文清不禁疑惑。

在他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小区,就见叶修正坐在院子里,身边围着一群野猫。猫们一猫一句,喵喵咪咪不绝于耳,叶修也认真地点着头,时不时插两句话,对话得特别投入。

跟蛇说话的叫蛇佬腔,那跟猫说话的呢?猫佬腔?

也许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叶修转过头来,冲他挥了挥手。韩文清也向他打了个招呼,接着才提着东西上了楼。

叶修见他离开,才低下头来,继续跟这群使节沟通:“我家真没法养猫。那么多鬼进进出出,猫太敏感了,会吓坏的。”

领头的白猫则回应:“伯爵说只要你能找到令猫满意的人就可以。”

委托陷入僵局,叶修不禁长叹一口气。这些猫挑剔得要命,他从哪儿才能找来让它们满意的归宿?他正烦着,就见韩文清又下楼了。他一手端着一碟切好的西瓜,一手提着一小袋猫粮,向叶修乘凉的树下走来。

叶修眼睛一亮,低头问白猫:“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

白猫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你要做婚前调查吗?”

“……”叶修大咳起来,“你觉得把少将军交给他怎么样?”

猫还没回答,韩文清就走近了。

刚刚围着叶修的五六只野猫已经窜得没了影子,就剩下叶修面前那只蓝眼睛的白猫。韩文清坐到叶修身边,把那碟透着丝丝凉气的西瓜也放到了椅子上:“吃吧。”

叶修一点儿也不客气,笑眯眯地道谢,拿起一块西瓜开始享用。韩文清撕开了猫粮,一边喂猫一边给他汇报今天的战果:“东西我都买齐了。”

“我这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叶修回答。

在韩文清眼里,这白猫着实很亲人。它不仅主动凑上来就着他的手吃东西,吃完了还仰起头来,睁着水汪汪、圆滚滚的蓝眼睛,发出一阵喵喵咪咪的撒娇声,相当惹人怜爱。但听懂了猫在说什么的叶修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虽然长得很凶,但颇有我们老将军的遗风。很有责任心,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类。”白猫品了品猫粮,又观察好一会儿,才说,“要是将军的遗孤交给这个人类照顾的话,伯爵应该会满意的。”

听见它的评价,叶修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它们那位老将军瞎了一只眼,脸上带疤,眼神犀利,黑色和橘色的毛发杂乱地支愣着,确实长得特别凶——也不知道少将军的长相是不是随它爹。

“你喜欢猫?”叶修问,“有考虑过养一只吗?”

“小时候养过,老死了就没有再养了。”韩文清回答。

“朋友托了只猫给我,我家里不方便养。你有兴趣吗?”叶修积极地推销了起来,“这猫六个月大,特别健康,每天都活蹦乱跳的。它的父母虽然都不在了,但都不是简单猫。”

“不是简单猫?”

“他爹那叫一个厉害,打遍整个市无敌手,最后还带队占领了隔壁市,被封为镇边大将军。”叶修吹嘘道,“虎父无犬子,咱们少将军长大后肯定也不得了。”

韩文清提出了疑问:“将军的儿子就叫少将军?”

“咳咳,意会就好。”叶修继续说,“他娘更厉害了,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公主,拿过选美比赛冠军那种。只要你好好对我们少将军,市里你就可以横着走了!”

韩文清耐心地听着他的话,眼睛里也带上了笑意。

白猫是个阅尽千帆的情场浪子,他观察着他们俩的神态,此刻实在忍不住说话了。

“他肯定想亲亲你。”猫笃定地说。

叶修被它的话呛住,瞪了他一眼,赶紧吃了口西瓜定惊。白猫没有离开,而是跳到了韩文清的大腿上趴下,接受他的伺候,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我是说真的,不然他干嘛大热天的专门给你送西瓜来?”白猫一边呼噜,一边说着,“当然是因为喜欢你啊!”

叶修不搭腔,伸出手指挠了挠猫下巴,让白猫舒服得眯起了眼。

他还给你喂猫粮了呢。他心想。难不成还是喜欢你吗?

韩文清自然不可能马上答应,他问了很多关于少将军的具体情况,有些叶修甚至答不上来——他对少将军的了解也是来自于这群野猫,它们的关注点和人类的关注点自然不会一样。

但是叶修十分理解韩文清这样慎重的原因:一旦领养了猫,他一定会照顾猫一辈子。

他也禁不住微笑了起来。

“现在你也想亲亲他了。”猫宣布,“既然如此,你们现在就可以喵喵喵喵——”

叶修猛地把猫从椅子上赶了下去,白猫转眼就窜进了草丛里不见了。他尾指上绑着红线的位置一阵阵地发烫,烧得他心慌意乱。他站了起来,说:“过几天我朋友就要把猫送来了,到时候先让你看看怎么样?”

“可以。”韩文清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把猫赶走了,“如果合适的话,我可以领养它。”

叶修点点头,借口还有事情,强自镇定地离开了。

韩文清与他道别,独自把剩下的两块西瓜解决了。白猫似乎是欣赏他的撸猫手艺,又回到了他的身边来,这才让韩文清不至于人猫两空。它与他一起目送着叶修离开,相当人性化地叹了一口气,抬爪拍了拍他的手背。

韩文清:“……”

次日凌晨。

“今天是七夕。”韩文清提醒。

“嗯,对的,没错。”叶修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将红绳系在韩文清左手尾指上。他手上的红绳约一米长,另一端已经由韩文清系到了叶修的右手尾指上。这让韩文清感觉有些不自在,总怀疑对方看穿了他的想法。

韩文清抬头环视着客厅:龙凤蜡烛已经点燃,红剪刀就放在蜡烛旁,而“囍”字则贴遍了他家的每一个房间门口。除此以外,叶修还带来了一个小碗,里头装满了新鲜血液。他忍不住问:“那是什么血?”

“狗血。”叶修回答。

“黑狗血?”韩文清为他找到了理由,“驱邪用的?”

“就是普通的狗血,市场买回来的。”叶修摇着头否认。这狗血代表的是情侣间所经历的磨难,通过这个仪式结缘的情侣将会白头偕老、百年好合。但叶修是打算通过这个仪式来斩缘。

他系好了红绳后,满意地拍了拍韩文清的手背:“仪式很简单,等蜡烛烧完后,用剪刀把这线剪断,就结束了。”

韩文清越听越不对劲:“你这真的是在驱邪?”

叶修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做完了这些以后,你家的鬼一定会乖乖搬走!”

“这到底是干什么的?”韩文清看出了些端倪,顿时板起脸来,“说清楚,否则我不会继续的。”

叶修见他要将尾指上的红绳撸掉,赶紧按住了他的手——现在仪式已经开始,要是强行终止,对两人都会造成反噬。他长叹一口气,不得已之下,只能透露出实情:“鬼是我家跑出来的。”

受害者相当镇定,没怒吼着把他赶出家门:“你家养鬼?”

“与其说养,不如说是雇佣吧?”叶修没给圈外人解释过这个,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观察着他的反应,“无敌最俊朗——这是他给自己取的代号——不是普通鬼,是在地府里受过训练有证书的。他来你家也没什么坏心,就是……”

他停顿了一下,寻找着恰当的措辞:“就是乱点鸳鸯谱。”

“什么?”这个答案超出了韩文清的预期。

“他看出来我们俩有缘,所以一直赖在你这儿不走,好撮合我们。”

“我们有缘?”韩文清眼神灼灼,直白地问。

叶修小心地回答:“技术上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你这个仪式又是干什么的?”

“事先声明,我本人对你没有任何意见。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们俩的生命安全着想。”叶修说,“这是用来剪断缘分的。”

韩文清已经有了预感,但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怒火中烧:“怎么?跟你在一块儿还有生命危险?”

“别不信啊!”叶修叹了口气,“我师父给我批过命,说我命中有一大劫,在我定情当天就会应劫。如果过不去,不仅我一个人有难,还会累及有缘人。”

有缘人韩先生:“……”

“这个仪式过去后,就不用再担心这一点了。”叶修说。

这家伙自顾自地说了半天,让韩文清的怒火愈发高涨。

批命这种破理由一点儿也不能让他感觉信服,他只想以身应劫,用事实来打破这种封建迷信。韩文清紧紧地盯着叶修,感觉仿佛有什么在骚动,在挠着他的心脏,催促着他必须、必须做点什么——

叶修转过头来,仿佛从他身上看见了什么东西一般,眼睛倏地睁大。与此同时,韩文清终于将冲动变成了行动。

他不顾一切地亲了上去。

……

被亲得七荤八素的叶修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此时他已经衣衫不整,半躺在了沙发上,但灵媒没有放弃挣扎,一手撑着韩文清的胸膛,另一手还不忘把趴在他肩上的贪吃虫揪下来。

他气喘吁吁,怒道:“无敌最俊朗!”

空气中传来一阵年轻人爽朗的笑声,接着整个屋子里敞着的窗户突然齐齐合上,仿佛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这个屋子。叶修低咒一句,又连忙抬起手来察看连接着他们俩的红线,结果却看了个空——他的尾指上光秃秃的,哪儿还有什么红线?

完了,牵牢了!叶修心里咯噔了一下。

韩文清也低头寻找,发现连接着他们的红线真的已经消失不见,但他已经没法更吃惊了。就算是叶修从他身上揪下来的蓝色史莱姆也不行。

“你能先起来不?”叶修说,“挺重的。”

韩文清心想他手撑着沙发根本没压着他,但还是往后退了退,让叶修好坐起来。

灵媒先生坐了起来,整了整衣服,向他展示手里的一直在扑腾的史莱姆:“这叫贪吃虫,以人的情感为食,会让寄生者迫切地想要完成此刻最强烈的愿……嗯……”

他含糊地略过这处,继续说:“这个仪式本来其实作结缘用的,这下子我们也算是误打误撞地把仪式完成了。”

他们俩对视一眼,都觉得对方怎么看怎么顺眼,连忙移开了视线。

“那我现在得开始担心我的人身安全了?”韩文清问。

“别急,我来算算。”叶修掐着手指算了半天,表情越来越古怪,“没了。”

“什么?”这话没头没尾的,韩文清被他吓了一跳。

“劫没了。”叶修难以置信,“不可能!我昨天才重算了一遍,明明还在的啊!”

他一时不察,手里的史莱姆一个使劲,竟然挣脱开来。它展现出了与身材不符的灵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叶修身上。

叶修转过头来,与韩文清对视半响,恶狠狠地亲了回去。

……

原本趴在肩上的史莱姆已经被衣服卷着丢到了床底下,韩文清顺着他的颈脖一路亲到了光裸的胸膛。

“我知道了!”叶修灵光一闪,喘着气说,“劫指的是那碗狗血……”

韩文清不太满意叶修这时候还记挂着什么劫来劫去的,抬起头来,用第三个吻堵住了他的嘴。叶修也很快放弃了思考,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沉浸到这个深深的吻中。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的家门又被敲响了。

在叶修尝试用枕头闷死自己的同时,韩文清随手从地上捡起了衣裤穿上,赤着脚走到了门口。一打开门,他就发现是熟猫来了。

找了他三天的黑猫再次敲响了他家的大门。虽然他一眼就认出了这猫,但在韩文清眼里,它长得跟他认知中完全不一样了。

这只黑猫像人一样站立着,穿着贴身的黑色燕尾服,佩戴着白领结及白手套,看起来就是只贵族猫。

他今天不是一只猫来的,在他的身边还跟了一只未成年猫。他的毛发略长,毛色混着橘色、黑色和白色,小小年纪就展露出了霸气,与一丝不苟的贵族猫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规矩地背着手站在黑猫身边,金绿色的眼睛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韩文清有种奇妙的预感:他就是少将军。

黑猫上下打量他一阵,又嗅了嗅,就伸爪一把捂住了小猫的眼睛,同时用“这世界上竟有如此淫乱之事”的眼神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

“找谁?”他问,虽然他已经猜到了答案。

“叶修。”黑猫回答,又矜持地补充了一句,“七夕快乐。”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回过头去,往屋里喊:“叶修!有猫找你!”

 

新世界的大门在他面前徐徐打开。

 

-FIN-


狗血是狗血的意思所以是劫(

灵异真的特别好玩,猫也很棒,写起来很开心!!有机会的话还想继续写系列故事2333

之前805的小料,趁着七夕放出来,大家七夕快乐呀!!

评论(96)

热度(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