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二十六字母系列(M to Z)

 @一个打渔的(来自韩文清的诺基亚) 阿塔生日快乐www让我告白一发:你的文,真的,太棒啦=w=!!!

翻了翻,最后还是决定把这篇翻出来写完当贺文……好不容易终于成功地在今天之内赶出来啦(๑•ㅂ•)و✧

这篇的上文居然是快一年前写的了,时间过得真快啊XD


13、massage(按摩)

叶修坐在床边打着哈欠。

为了不惊扰到已经睡下的宿敌,他伸手关上了床头灯,房间里顿时一片黑暗。叶修昏昏欲睡地靠在床头,手上却一丝不苟地做起了手操。就算已经不是职业选手,但是每日手操也还是没落下——韩文清同样也保留了这个习惯,两个人在这方面倒是都有一致的坚持。

他这边手操才做了一半,隔壁看起来睡得正熟的韩文清却是皱着眉,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叶修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被自己吵醒了,结果却发现对方还闭着眼睛。

“睡了?”韩文清问。

听着他那像梦中呓语一样的问话,叶修不禁失笑,回答道:“睡了睡了。你继续睡。”

听了他这话,韩文清依旧闭着眼睛,手却是在床上拍来拍去,像是在找人;叶修愣了愣,赶紧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躺了下来。

终于摸到了人的韩文清伸手将刚刚爬上床的宿敌困在怀里,摸了几把头发,确认了叶修真的躺上床准备睡觉了以后,他才眉头舒展,安然睡去。

叶修:“……”这人……是真睡还是在装睡?

 

14、nurse(照顾)

“老韩。”叶修盘腿坐在床上,把手从同居人微烫的额头上收回,笃定地说,“你发烧了。”

刚吃了感冒药,闭着眼躺着的韩文清头一抽一抽地疼,应了一声表示听见了。

叶修不禁感慨:“谁说生活规律就不会生病的?”

韩文清看也不看他,哑声道:“闭嘴。”

“你先躺躺。”叶修说,“要是晚上还烧得厉害就上医院去吧。”

喉咙干哑的韩文清也没回话,只是点点头。

叶修拧了一条毛巾,给他敷在额头上降温。接着他又到隔壁屋把笔电搬了过来,插上耳机,坐在床边就开始重看前几天兴欣的比赛视频,时不时停下来写些什么。

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韩文清听着隔壁断断续续的键盘敲击声,感觉反倒是好了些。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叶修还保持着一样的姿势靠在床边码字,只是嘴里多了一根没点着的烟。

“我睡了多久?”韩文清问。

“醒了?没多久,两三个小时吧。”叶修转过头来,伸手探他的额头,“好像没烧得那么厉害了?”

“是你的手太凉了。”韩文清这句话里没有多少抱怨的意思,接触到冰凉的物体让他感觉挺舒服的。他刚撑着身子坐起来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皱着眉连忙捂住了额头。

“老老实实躺好吧韩队。”叶修把他按回床上,顺手把嘴里的烟放到一边,转身下了床,“我去拿温度计。”

韩文清看着他出了房门,接着视线转到桌上那根没点着的香烟上,眉头缓缓松开。

 

15、operation(操作)

“叶修你今天操作怪怪的啊?”魏琛在队伍里喊,“干嘛呢,别划水啊。”

想到隔壁韩文清还在睡觉,叶修没说话,打着字回他:“今天用笔电,触摸板。”

此言一出,队频瞬间干净了。

沉默维持了好一会儿,队伍里兴欣公会的精英团的成员们纷纷爽快地交出了膝盖,又开始排队拜大神。

魏琛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问:“好好的鼠标不用,用触摸板干什么?”

“老韩病了,我陪着。”叶修慢吞吞地打字,私聊他说,“房间没桌子,我坐床上玩的。今天我就随便划下水,你们努力。再打几个本我就撤了。”

魏琛:“……人老韩生病你就在隔壁打游戏?”

“他睡觉呢。”

“那你也不怕吵到病人?”

“所以我划水啊。”

叶修的态度太过理直气壮,魏琛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好。但他也知道,叶修就是划水也比业余的高手厉害,干脆不再理他,换回队频,喊道:“叶某人放话了,他今天全程划水,其他人给我认真点。准备好了没,开怪了啊!”

 

16、phonecall(电话)

“……喂,妈?”韩文清放下筷子,接起了电话。

叶修一边喝汤,一边竖着耳朵听对方的话。

“嗯,是,我好多了。您别担心。”韩文清对着电话那边说,“喝了几天粥了,今天可以吃一点别的……嗯?不是外卖,是叶修做的。”

被点名的叶修淡定地继续喝汤。

“办签证?怎么了,您要出国吗?”韩文清听着电话对面说着什么,表情有些古怪,“……什么?我们俩什么时候出国结婚?”

叶修差点把汤喂进了鼻子里,连忙抽了张纸巾捂着鼻子,一边还对着韩文清摆手,让他赶紧说话。

“不,我们暂时还没这个想法。”韩文清难得地露出了无奈的表情,“不,不是。这不是负不负责的问题……没错,我是想跟他过一辈子……不,您听我说,结婚这事……”

虽然还在震惊当中,但是这并不妨碍叶修欣赏韩文清的窘况。他拍着对方的肩膀无声地大笑着,换来韩文清几个严厉的眼神。

前任兴欣队长似乎浑然将自己也是被逼婚的一员这个事实忘在了脑后。

“再说吧。嗯,好的,我们放假会回来看你们的。好,再见。”韩文清好不容易应付完挂了电话,忍不住长吁一口气。叶修脸上还带着笑,刚想说些什么,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今天这是什么日子?”看见来电显示,叶修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才慢吞吞地接起了电话,“……喂,妈?”

 

17、reminisce(追忆)

在叶修还是叶秋的时候,他总是躲避着镜头,留下的照片只有内部留存不得外流的少数几张。

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个荣耀大神在追忆过去的时候,并不是对着照片,而是对着两人的比赛视频——叶修一向有收藏整理资料的习惯,在霸图的文件夹里有一个名叫大漠孤烟的子文件夹,从最初到现在一场比赛的录像也不漏,按照日期整齐地排列着。

叶修和韩文清坐在一块儿,对着屏幕分析着对方的情况和反应,从最细碎的时机判断、操作意图到应对方法都剖析得清清楚楚,简直就像交换了角色操作一般——只是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两人反而都已经记不太清了。

 

18、sniff(嗤之以鼻)

二人携手出门一向坦荡荡地不作任何掩饰或者变装,也不怕走在路上会被荣耀粉丝偷拍。也倒是奇怪,两个人同居也快有一年了,竟然一次也没被偷拍过——当然,也不排除粉丝们是被这对宿敌和谐地逛街买菜的场景吓得忘记了拍照。

叶修前几天还跟韩文清说着这事儿,今天就发现他们俩走在街上的照片被发到了微博上。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被苏沐橙通知了这件事的叶修叼着烟,用手机刷着微博,看着各种乱七八糟的转发和评论——因为不确定他们俩到底是怎样的想法,职业选手那边倒还没人转发,“老韩,你怎么看?”

韩文清正看着报纸,听了叶修的话,头也不抬:“别理它。”

“老板娘问我们要不要澄清。”叶修说。

“没什么好澄清的。”韩文清对这个建议嗤之以鼻。

叶修冲他的同居人晃了晃手机,笑着说:“群众们都说,不说话就算咱们默认了。”

“那就算我们默认了吧。”韩文清说。

 

19、tactless(不明智的)

看着面前桌上的半打啤酒,叶修深深地觉得自己答应对方练练酒量实在太不明智。

两人去年就说好了,当时是韩文清跟叶修去兴欣的年会,今年就轮到叶修跟韩文清去霸图的年会。

在Q市的霸图要搞周年聚会,啤酒自然更是少不了的。叶修作为霸图多年的仇视对象,到时候肯定会被不停敬酒。就算作为一个在Q市土生土长的汉子韩文清酒量不错,挡酒也没办法全挡下,于是他便决定给叶修练练酒量。

 “老韩啊……我觉得你用心险恶啊。”叶修看着面前摆着那斟得满满的一杯啤酒,跟韩文清磨着嘴皮子,就是不喝,“你是打算把我灌醉然后做些什么吗?”

“要对你做些什么还需要灌醉你?”韩文清不为所动,把杯子往叶修的方向推了推,道,“喝吧。还有大半个月,总会有点效果的。”

 

20、uniform(制服)

“之前怎么没看见。”叶修从衣柜最底下找到了奇妙的东西,忍不住把衣服翻了出来,“这不是当初霸图的初版队服么。你居然还留着?”

“放着一直没扔。”韩文清回答。

“啧啧,没想到你这么怀旧啊。”叶修下意识地把衣服往身上比了比,“我的早就不知道哪儿去了。”

说起来,当初他也有穿过霸图这一版的队服。想当初联盟成立初期的时候,当时还是纯洁的宿敌关系的他跟韩文清偶尔会在赛后偷溜去网吧PK。结果某次PK的时候他背别人打翻的可乐洒了一身,韩文清就把背包里带着的备用队服借给了他。

吴雪峰看见他穿着霸图队服的时候露出的那个表情让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换上试试?”韩文清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嗯?”还在想当年的叶修抬了抬眉毛,转头看向韩文清。

两人对视了几秒,韩文清移开视线,叶修缓缓地露出了然的笑容。

“成。”叶修说,“哥就让你一圆少年时候的梦想。”

 

21、verge(边缘)

家里的网络莫名其妙地坏了三天也没修好,两个荣耀高手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我要去网吧。”叶修点了根烟,面无表情地说。

“走吧。”韩文清这样回答。

 

22、whisper(耳语)

叶修最终还是遵循了承诺,以家属的身份跟着韩文清去了霸图年会。

如同意料中的一般,过来这边给两人敬酒的人络绎不绝。所幸韩文清积威颇深,酒量也不错,好歹把那群想把叶修灌醉的人都挡了下来,自己倒是喝了不少。

“你还真敢来,不怕横着回去啊?”坐在他隔壁的张佳乐看着这壮观的场景,忍不住道。他们这桌有坐着尚未退役的职业选手,所以才能幸免于难;隔壁研发部、公会部之类的人早就已经醉倒一片了。

“不是还有老韩顶着么。”叶修回答。

“老韩还真是辛苦了……”同样退役后还是被邀请来的林敬言听了他的话,有些汗颜,“看起来喝了不少啊,他行不行啊?”

“虽然说他酒量不错……但是再这么灌下去,肯定要倒。”叶修看了看时间,觉得也该撤了,便放下筷子,说,“不过也差不多了,我去救他。”

张佳乐与林敬言用瞻仰烈士的眼神看着叶修往被里里外外敬酒的人围了几圈的韩文清走去。叶修正想挤进圈里头,就被一哥们拦住了:“叶神,来,干了这杯。”

难得霸图也有人这样叫他啊……叶修忍不住感叹,顺手接过了那哥们手里的那杯白酒,豪迈地一饮而尽。

那哥们也跟着干了,接着问:“叶神,我是研发部的。我好奇很久了,你那金手指一样的千机伞到底是谁做……叶神、叶神?”

叶修身子一歪,直直地就向前倒去。

“卧槽!叶神?叶神你没事吧?!”那哥们手忙脚乱地扶着他,简直快被吓哭了。周围瞬间混乱起来,敬酒的人自动自发地散开,让开一条道让霸图前队长过来。

“没事,他只是醉了。”韩文清把叶修接了过来,非常沉着地解释。

“这醉得太快太突然,我承受不住……”那哥们捂着自己脆弱的小心脏,决定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要再碰酒杯了。

韩文清看了看时间,跟人打了一声招呼,就把醉得不省人事的叶修背了起来,准备回酒店。走到了街上,冷风一吹,两个人的酒都醒了几分。伏在韩文清背上的叶修凑到他耳边,低声耳语:“看来前段时间锻炼酒量还是有点用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耳边温热的呼吸让他从耳朵痒到了心里,韩文清别了别脑袋,没说话,只是加快了回酒店的脚步。

 

23、X-rated(十八禁)

他们在酒店度过了愉快的一夜。

 

24、yield(屈服)

次日,韩文清屈服在了宿醉的后遗症下,和腰酸背疼的叶修一起躺到了中午。

 

25、zip(拉链)

“下雪了啊。”叶修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站在酒店的大堂门口看着外头。

办完退房的韩文清走过来正好听到他这话,也向外面看去,果然看见了雪花从天空中飘落。他眉头微皱,拉住了准备出门的叶修,说:“把衣服拉好。”

叶修双手还插在衣兜里,无辜地耸耸肩,表示自己没有手。

韩文清啧了一声,最后还是伸手帮他把外套的拉链给拉上了。

“走吧,回家了。”

“嗯。”

两人一同走入了漫天的雪花里。

 

-FIN-


-----

最后,容我悄悄扔个广告……今天怎么play还有二十本余本求带走——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7731139309&spm=a310v.4.88.1


评论(34)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