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荣耀江湖(1-16)


1、在下/老子是XX,江湖人称XXX

 

陈果和唐柔惊魂未定地看着那个拄着一把奇特的大伞的白衣人——刚刚这人用这把伞像切菜似的把拦路打劫的一队土匪削了一通,身上竟没沾上一点血迹。

见那人朝她们走来,陈果定了定神,抱拳问道:“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叶修,江湖人称……”那人像是想起了什么,话语一顿,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介散人而已。”

 

 

2、要我出手救人,就用XX来换

 

陈果眼看叶修被众多黑衣蒙面人围困,急道:“你不是他的朋友吗?还不快去救他?”

那个话多的青年剑客眼睛转了转,道:“要我出手救人,就用决斗来换。”

“决斗?”明明已经被围困,叶修却显得比陈果还要镇定,手上一动,千机伞就变为战矛。他环顾一圈,不紧不慢道:“那我可宁愿自己打。来的可都是熟人呢——对吧,刘皓。”

 

 

3、神兵利器

 

“这是你的新兵器?”喻文州笑着赞道,“看来百晓生的神兵榜又会有变动了。”

“名千机伞。”叶修抚过伞身,露出了一个微笑,“故友所赠。”

他身旁的苏沐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长弓吞日,也跟着笑了。

 

 

4、决斗

 

“叶修看剑!”黄少天低喝一声,剑光一闪,人已经到了叶修面前。

叶修反应同样也是极快的,提伞一挡,闪身避让。

黄少天自然不会如此轻易让他溜走,剑尖一转就追了上去。谁知叶修只是佯避,此刻竟突然回身,千机伞一抖,伞尖对准剑客喷出了白色的药粉。收势不及的黄少天被药粉糊了一脸,顿时浑身发软,神智有些迷糊。他强撑着问:“叶修!这是什么玩意儿?!”

“我找王杰希要的,药效过了就没事了。”叶修把伞扛在肩上,得意地笑笑,“放心吧少天,我会找蓝雨的人扛你回去的。” 

直到完全失去意识之前,黄少天都在努力地想用意念在叶修身上捅一个透明窟窿。

 

 

5、神秘蒙面人的真实身份

 

“你蒙脸有意思吗?”叶修看到蒙面人,第一时间笑了出来,“看眼睛就知道你是谁了。”

蒙面人冷冷看他一眼:“能认出的就是我要找的人。”

“那么,王掌门,半夜造访有何指教?”叶修懒懒地倚在床头,问道。

“乔一帆。”王杰希言简意赅地说出自己的来意,“你上次说得对,他不适合微草的武功,再在微草待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微草。”

叶修当时确实有动过撬墙角的念头,但如今一听却是有点愕然:“你是说他有可能回来找我?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嘉世的掌门了……”

“门派很重要?”王杰希疑惑地看他一眼。

“对某些人来说,是的。”叶修耸耸肩,“我知道了,如果他愿意拜入兴欣,我自然欢迎——你大晚上的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叶修走到大开的窗边,嘀咕着抱怨:“走了不会帮忙关窗?”

 

 

6、被郡主或王子爱上了

 

看着面前奢侈至极的一桌酒菜,还有身旁眼睛闪亮地瞅着自己的华衣青年,叶修忍不住苦笑着摸了摸鼻子。

要是换个人,这顿饭他必然是会欣然接受的,只是……

“承蒙王子厚爱,叶某人……”

“大神!有哪里不对胃口吗?”楼冠宁脸上带着急切和不安,匆匆打断,“我马上叫人来换!”

只是对方明显对自己抱着爱慕的心思。

“……不必浪费,这很好。”

 

 

7、怡红院

 

“我就知道你会在这儿。”叶修轻巧地穿过人群,来到正在与一群莺莺燕燕对饮的青年面前,“又来当知心弟弟啦?乐乐。”

被唤作乐乐的青年毫不吝啬地白了他一眼:“滚!你来做什么?”

“经过而已。”叶修也不在意,径直在他面前坐下。一眼就看见青年耳朵还别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叶修笑着说:“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

“你不也是?”青年倒了一杯酒给他。

“我已经不是嘉世的叶秋了。”叶修拿着酒杯,与张佳乐干杯,看着他一口饮尽,自己却不碰,“如今的叶修只是一个小小的散人罢了。”

“我也早就不是百花的张佳乐了。”张佳乐耸耸肩,放下酒杯,“也许,没多久就要变成霸图的张佳乐了。”

“因为霸图有你要的药材?”

“最后一味了。王杰希答应我,只要我集齐了药材,就为他医治手伤。”

“他呢?”

“集齐了药材,我自会寻他。”张佳乐话语里透着咬牙切齿,似乎是对另一人的不告而别很是不满。

“祝繁花血景早日重现江湖。”叶修与张佳乐的空酒杯一碰杯,然后把自己的酒杯塞到了张佳乐手里。

张佳乐什么也没说,一杯酒一饮而尽。

 

 

8、报恩或复仇

 

乔一帆来得比叶修想象中的快。

“请允许我加入兴欣。”青衣少年深深低下头,恳求道。

天赋不差,勤恳踏实又不失决断的魄力,叶修几乎可以断定未来在江湖上必定会有乔一帆的一席之地。

“快回答。”陈果见叶修一直没反应,忍不住伸手戳戳他。

“陈长老有何高见?”叶修搬出了官腔,不紧不慢地问。

“我怎么知道?!你才是掌门!”

“出钱的才是老大。”

“别闹!严肃点!”虽然是出钱,但是武功是一行人中最是不济的陈果恼怒道。

叶修拍了拍有点局促的乔一帆的肩膀,说:“之前王杰希已经跟我说过了。从今天起,你就是兴欣的弟子了。”

乔一帆似乎没想到如此轻易就成功了,先是愣了愣,又向着叶修行了一礼:“一帆定不负前辈知遇之恩。”

“嗯。”叶修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突然道,“还叫前辈?”

“……掌门。”乔一帆带着几分羞赧,小声地喊。

 

 

9、采花大盗

 

“叶修那边应该没问题吧?”陈果仔细地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小声地向苏沐橙询问。

城中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他们一行人被城中的富商委托保护他的闺女——据说是采花大盗的下一个目标。

兴欣的门派建设资金正是紧缺,为了富商承诺的酬金,叶修当即拍板同意。于是她们几个姑娘就负责保护目标人物,而其他人就负责在那位小姐的闺房中守株待兔。

苏沐橙耳朵微微一动:“动了。”

她的话音刚落,隔壁房间就传来叶修的声音:“抓住你了!”

“卧槽你抓错人了!”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老魏?!几年不见你就当起采花大盗了?”

“狗屁!”另外一个声音怒骂,“老子是来抓采花贼拿赏金的好吗?!放手!”

陈果听得好奇,便过去看热闹,问站在一旁的乔一帆:“什么情况?”

乔一帆轻声给她讲解:“这位是蓝雨前掌门魏琛,似乎和掌门是旧交。听他说应该也是被请来帮忙的。”

这边正热闹着,隔壁房间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惊叫。叶修眉头一皱,当即放开了魏琛,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了隔壁房间,另外几人也连忙跟上。

门一打开,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个黑衣人。

一个被唐柔用战矛抵着脖子,被苏沐橙踩着背,面朝下趴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黑衣人。

苏沐橙见他们来,高兴道:“我们把他抓住啦。”

陈果默默把说到嘴边的“你们没事吧”咽回肚子里。

 


10、自绝经脉

 

抹掉了嘴角的血,确认自己已经被逼入了绝路的莫凡望着眼前这个提着伞的男人,冷声道:“技不如人,我当自绝经脉。”

说罢,他丝毫没有犹豫,就要下手。但叶修比他的速度更快,一伸手就用千机伞拦住了他,说:“我没有要你性命,也不会让你自绝经脉。”

莫凡紧皱起眉——他可完全不相信这个人会就这样放他离去。

“我要你拜入兴欣。”叶修也不介意他不说话,自顾自地说下去,“比起当劫匪,过这种刀头舔血的日子,加入兴欣岂不更美?”

“……为什么?”莫凡戒备地问。

“你可赶上了好时机。”叶修把千机伞抽了回来,懒懒地解释道,“现在的兴欣需要有武功底子的弟子。”

“如果我拒绝,你会放我离开?”

“当然——”叶修拖长了声音,“不会。”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莫凡冷笑一声,干脆地收刀,“我跟你们走。”

 

 

11、爱上敌方掌门人的儿子或女儿

 

“现在江湖传闻,林敬言是因为爱上了霸图韩文清的女儿才会放弃呼啸掌门之位,毅然拜入了霸图。”苏沐橙看着手里的小纸条,笑着念道。

叶修失笑着摇头:“这是从哪传起的?真是胡闹,老韩哪来的女儿。”

“嗯,这点你最清楚。”苏沐橙朝他眨眨眼。

“沐橙。”叶修无奈地瞅了瞅脸上写满了无辜的苏沐橙,低下头,岔开话题,“要是老林真的和别人一块儿了,你可怎么办啊,方锐。”

“等等,这关我什么事?”方锐觉得膝盖有点疼。

“你不是因为林敬言所以叛出呼啸的吗?”

“胡扯,我只是不爽新掌门而已!”

“得了吧,大家都懂。”魏琛勾着他的脖子,问,“怎么样,考虑好了吗?你是要拜入兴欣还是去霸图找你的老情人?”

方锐用上了内力一拍大腿,疼得魏琛嚎了一下嗓子放开了手,才施施然道:“当然是留下——我跟老林可没什么——真的,看我真诚的双眼。”

 

 

12、奇特的武功名字

 

并不是多么高明的技巧,叶修却讶异地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这人的武功路数。打完这极其郁闷的一架,凭着实力碾压取胜后,叶修不由得问:“你自创的武功?”

“必须的。”包子自豪地回答,“名叫包子入侵。”

叶修忍了又忍,没去对这个武功名字做出任何评价,干咳了几声,才问:“你可愿拜入兴欣?”

包子一拍胸脯:“老大在哪我就在哪!”

叶修虽有拐包子到兴欣的心思,但也架不住被人一开口就叫老大,顿时无言。

也许不管是什么招数,由这么跳脱又深不可测的人来使,都会让人看不透吧。

叶修这样想着,最后也就无奈道:“……叫我掌门。”

“好的老大!没问题老大!”

 

 

13、指腹为婚

 

苏沐橙和楚云秀这对闺房密友一早就约定好了:要是日后生的是儿子就让他们成亲,若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兄妹。

听苏沐橙说起这件事的陈果觉得似乎哪里不太对。

 

 

14、比武招亲

 

“你让我去比武招亲?”叶修看着手中的请帖,眉毛扬起。

“是比武会。”唐柔认真地纠正,解释道,“我爹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全才会办这个比武会。要是你能拔得头筹,我爹就能放心我在兴欣待下去。”

“这样一个比武会,又专门提到了自家的闺女,大概全江湖都已经理解成比武招亲了吧。”陈果有点头疼,“你爹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知道不是就行了。”唐柔倒是不是很在意这个,继续问叶修,“赢了还会有赏金。你会去吗?”

叶修耸耸肩,把请帖收到怀里:“身为掌门,就勉强帮你解决一下这个麻烦吧。”

身为早已成名的神级高手,对昔日被称为斗神的叶修来说,区区一个比武会自然不在话下。轻松地解决了门下弟子的小麻烦,还得到了不菲的赏金,叶修倒是挺希望再来几次这样的比武会。

这样的好心情让他忽略了整个江湖都把这比武会当做比武招亲。在他还没察觉到的时候,他赢得比武招亲、抱得美人归的消息已经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黄少天的信鸽如它的主人一般聒噪,空长了鸽子的身体,却是有着麻雀的心。

苏沐橙看着手里的信纸,嘴角扬起,想了想,找到了唐柔和陈果。

“我不在意。”与气炸了的陈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唐柔淡然地摇摇头,“他们说什么是他们的事情。”

“那么,我可以不告诉黄少天这消息的真假吗?”苏沐橙到她这样回答,马上问。

“可以。”唐柔点点头,“反正你说了他也不一定会信。”

“但是不说他肯定会信。”苏沐橙笑盈盈道,“他信了,肯定会去找那个人。”

“谁?”陈果好奇地问。

“韩文清。”

“霸图的掌门?他不是叶修的宿敌吗?”

“写作宿敌,读做情人。虽然没多少人知道就是了。”苏沐橙眨眨眼,轻描淡写地道,“不过霸图和嘉世倒是真的是势不两立——因为每次互相踢馆的时候他们都能见面呢。”

霸图和嘉世的仇是因为两个掌门想见♂面而结下的吗?!

这信息量让陈果噎了半天才缓过来,弱声问:“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干?”

“因为我不高兴。”苏沐橙一本正经道,“叶修的千机伞是我哥给他做的,而且是在他离开嘉世以后才拿到的。也就是说,我哥居然没有来看我、只是把千机伞交给叶修就走了!”

那、那也是你哥的错啊?叶修是被迁怒了?

陈果倒是真的觉得这回叶修有点冤了。

说罢,女弓手摸了摸吞日,向两个姑娘温柔地笑笑:“而且,这样不是很有趣吗?”

陈果使劲咽了咽口水,干笑了一声,没敢回答。

 

 

15、抢婚

 

还记着上次叶修用药糊了他一脸的仇,唯恐天下不乱的蓝衣剑客在收到苏沐橙的信以后,当即出发,一路闯上了霸图。

“你来做什么?”霸图的副掌门张新杰问道。因为黄少天的到来,他一天的计划都被打乱了。虽然心里有几分不耐,但张新杰还是给出了主人家的礼貌,让弟子来奉了茶。

“自然是有消息。”黄少天此时倒是开始卖关子了,“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那件关于叶修的事,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

张新杰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冷淡道:“不过是江湖传闻,先不说掌门,就是我也不会信。”

“如果我说,那是真的呢?”黄少天问。

张新杰皱眉:“你有何证据?”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把苏沐橙的信抽出来递给了张新杰,指手画脚地把事情始末讲了一遍,然后评价:“如果是假的,苏沐橙还会跟我说这事的真假不能告诉我吗?!这事必然是真的啊!那姑娘还是兴欣的人……啧啧,没想到叶修还吃窝边草。”

低头阅读着信纸内容的张新杰抿唇,眉头皱得更紧。

“所以,你们霸图还是早日做好抢婚的准备吧!”那边黄少天还说得不过瘾,喝了一口茶,像是想象到什么有趣的场景一般大笑起来,“我的天!要是你们去抢婚,人家都护着新娘,结果最后发现你们把新郎抢走了,这算个什么事儿?!”

张新杰:“……”

黄少天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说不定江湖人会以为韩文清是把他的宿敌绑走打死……谁也想不到会是绑回霸图洞房吧哈哈哈哈!”

看完了苏沐橙的信,张新杰一叹气,不得不认命地再一次改变了自己今日的行程。

把满脸都写着“等着看好戏”的黄少天晾到一边,张新杰带着信纸敲开了韩文清的门,言简意赅地向霸图现任掌门把情况梳理了一遍,最后默默地把苏沐橙的信推到了韩文清的面前。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拿起信纸看了起来。

张新杰在心里倒数。

五、四、三、二、一。

撕拉——

信纸惨遭分尸。

“叶秋——”韩文清从牙缝里挤出自己情人的名字。

“掌门,他的真名是叶修。”张新杰冷静地指出。

被提醒了这一点,韩文清更怒。

认识了十年,他居然一直不知道叶修的真名!这真名还是全江湖传开了他才知道的!

在江湖上被称作拳皇的男人手一捏紧,硬生生地把桌子的一角掰了下来。

张新杰默默地把找人来换桌子添进了日程,然后问:“掌门,我们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韩文清脸色冷得像结了一层寒冰,“什么也不做。”

“……据说叶修他们正在前往霸图的路上。”

“不见!”

人家也不见得会上来,那姑娘也在呢。

看见韩文清现在的脸色,张新杰明智地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16、被爱人误解

 

“沐橙,那么急着去霸图到底是要干什么?”叶修抱着千机伞,撑住脸颊,朝心情似乎很好的女弓手发问。

“哦,你们两个也很久没见了吧?”苏沐橙促狭地笑笑,打趣道,“为了一解你的相思之苦,我们当然要赶紧走。”

坐她身旁的、知道了一切的陈果听见了这句话,深深地埋下了头。

明显是非常不习惯被人打趣这个,叶修难得老脸一红,干咳了几声,忽然转头:“听到没有,方锐,沐橙跟你说话呢。”

方锐觉得自己该去一次微草叫王杰希看看——膝盖老是疼,这是什么病?

在苏沐橙的坚持下,兴欣一众赶着路来到了霸图。

叶修像在自己家一样熟门熟路地招呼众人坐下,然后向霸图的副掌门打招呼:“张新杰,好久不见。老韩呢?”

“很久不见。”张新杰顿了顿,然后才回答,“掌门在闭关。”

“闭关?”叶修挑了挑眉,“别闹了,我还不知道?他这个时候闭什么关?”

张新杰神色不变,坚定不移地贯彻霸图掌门先前的指示:“真的在闭关。”

叶修脸上的笑容慢慢退去,和张新杰对视一阵,突然又笑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多打扰了。”

“这就走了?我还没见着老林呢!”方锐手里拿着半个茶点,不满地问。

“还说你跟老林没什么?”魏琛抓紧机会嘲笑方锐。

“废物点心,除了点心你还知道什么?”叶修平静地看了他一眼。

被叶修的眼神看得背后发凉,方锐里连忙把手里剩下的点心塞到嘴里,又把碟子里剩下的茶点塞给乔一帆让他打包,才义愤填膺地拍桌子:“必须走!霸图的点心太难吃了!”

凳子都还没坐暖的兴欣一行人就这样下了山。

张新杰看着叶修丝毫不拖泥带水就潇洒离去的背影,又着重观察了一下传言中的唐柔姑娘和他的相处,得出了结论:之前关于比武招亲的传言恐怕是一场误会。

但是现在闹成这样,要让叶修消气恐怕不易。

张新杰叹了一口气,按了按鼻梁,考虑着应该怎么跟掌门说这事以及其后的对策。

……总而言之,罪魁祸首的账必须算。

迟了一步的林敬言来到发现没有人,不由得惊讶:“人呢?”

“他们已经走了。”

“这么快?”

张新杰没回答,只是道:“天冷了,我们去蓝雨切磋切磋吧。”

林敬言:“……?”

下山路上。

陈果压低了声音,着急地问:“沐沐,这怎么办啊。”

苏沐橙淡定得很,道:“没事。要不去问问他?”

“怎么会没事?”陈果纠结了半天,看着已经远远甩开了她们的叶修,咬了咬唇,还是运起轻功追了上去,小声地把缘由解释了一通,“这事是一个误会。”

叶修听完,笑了笑:“这事只是导火索而已,老韩积怨已深。”

“积怨?”

“是啊。”叶修随手摘了根草,叼在嘴里,含糊道,“我也算是瞒了他不少。以前是嘉世内部那些事,从嘉世出来以后也没有跟他联系过。唔……没有记错的话,连真名似乎都没告诉他。”

“为什么?”陈果倒是没想到叶修居然连自己的真名都瞒住了。

“怎么说呢……”叶修挠了挠头,“以前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吧。名字而已,只要人是对的不就好了?”而且他们见面机会本来就不多,何必浪费时间来说这个?

陈果想了半天,突然哦了一声,恍然道:“刚刚你是装的!”

叶修笑笑:“这么一来,错的可不是我了。”

陈果可算是什么都懂了。

叶修和苏沐橙不愧是相识多年的挚友,就是先前没有串通好,临时发挥都能合作得这么好。

这心脏程度可真是不分上下、各有千秋呢。

兴欣长老心怀敬畏地想。


-TBC-


武侠风30题串起来的架空韩叶文。

呜呜写武侠可真好玩ヽ(´▽`)ノ


评论(11)

热度(6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