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荣耀江湖(17-23)

 

17、亲人相认/私生子

 

那名与叶修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青年的出现让兴欣众人很是震惊。

“老大的哥哥?弟弟?”包子举手发问。

“弟弟。”叶秋好脾气地接受了众人的围观,然后问叶修,“你也该回家了吧?”

叶修单手撑着脸颊,看着自家弟弟:“我现在不过一介江湖草莽,回去做什么?”

陈果:“……”被称作斗神的神级高手说自己是草莽?那她是什么?

“凭什么你自己一个人在外头逍遥?!”叶秋愤怒地指责,“我也想在江湖闯荡啊!”

“就你那功夫,闯荡什么?”叶修像是无奈地摇摇头,然后突然道,“有银子吗?”

“问这个做什么?”叶秋防备地问。

“捐点来用用。”门派建设花的都是钱,让叶修这个掌门很是头疼,今日叶秋找上门来,脑子里顿时就冒出了敲诈的念头。

“我有什么好处?”

“让你当兴欣的荣誉长老。”

陈果悲哀地发现自己长老之位似乎也是捐钱换回来的。

一心向往江湖、又不缺钱的叶秋显然对这个提议很是动心,只犹豫了一会儿,就同意了:“银子我明天派人送来——这荣誉长老是要做什么的?”

“在门派困难的时候才出手的。”叶修这样解释。

陈果耳尖地听见方锐小声地嘀咕:“就是挂个名、每年送钱的冤大头……”

被当作冤大头还喜不自胜的叶秋兴致勃勃地问:“咱们门派是不是缺银子?”

“缺。你最好有多少银子送多少来。”叶修肯定道。

叶秋想了半天,问:“藏宝图要不要?”

 

 

18、藏宝图或寻宝

 

叶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第二天还是如约派了人取一大笔银子过来,同时送来的还有一幅藏宝图。

叶修和魏琛正埋头研究着藏宝图,陈果正和唐柔、苏沐橙坐在一旁聊天。

“其他门派是怎么赚银子的?”陈果好奇地问。

苏沐橙想了想,回答:“每个门派都不同吧。以前嘉世有很多拥护者捐银,山下的田地也雇了许多佃农耕种。实在没钱就去讨伐几个土匪山寨就好了。”

叶修似乎被她们的话题吸引了注意力,抬头接口道:“要说江湖上最有钱的门派肯定是微草。他们自己种药材,门下弟子又习医术,医馆遍地都是——王大眼除了医术高明以外,偶尔还会给人看相看风水,据说还挺准。”

“你也会看病?”包子扭头问乔一帆。

“嗯……”乔一帆点点头。

包子高兴道:“给我来点儿你们掌门上次用的泻药呗!”

乔一帆:“……?!”

“就是那个撒脸上就会身子变软没力气的粉。”包子继续说。

“那个……叫驱散粉。”乔一帆无言。

“以前老夫在蓝雨那会儿,也是靠着抢劫匪起家的。”想起往事,魏琛忍不住有点感叹和唏嘘,“抢遍大江南北,蓝雨方圆二十里内再也没有劫匪。”

听完他的话,身为前劫匪的莫凡剥瓜子的动作一顿,默默搬着凳子坐得离他远了点儿。

“现在也是。”叶修开了嘲讽,“不过文州通晓奇门遁甲,打起来可没有你那时候那么简单粗暴了。”

“呸。”魏琛悻悻然地给了他一个字。

“虚空也不错。”方锐也过来搭话,“消息灵通得很,卖情报赚得也不少。”

“不过最轻松的肯定是霸图。”叶修有点感叹,“就冲着老韩那张脸,比魔教还魔教,他随便往山下转一圈都能收回来不少钱袋。啧啧,单看掌门的形象,霸图怎么也不能算在武林白道里啊!”

陈果开始严肃地怀疑他和韩文清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不过现在我们还没这样的条件。”叶修把藏宝图卷起,冲陷入了沉思的兴欣长老扬了扬,“只能靠这个了。”

“已经知道在哪儿了?”陈果有点兴奋,“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准确来说,只有我要出发。”叶修把藏宝图收到怀里,慢吞吞地道。

“为什么?”屋子里同时响起几个反对声。

“藏宝之地多凶险。”说到正事,叶修认真了几分,“如果只有我一人,来去都方便。加上你们难免顾此失彼。”

叶修一旦坚持起来,即使是苏沐橙也没有办法让他改变主意。

“最多一月,我定回来。”出发前,叶修这样说。

看着那个打着伞越走越远的身影,陈果心中涌起了微妙的不祥的预感。

就像这人会就这样离开,再也不回来似的。

“果果?”唐柔有点担心地看着她,唤她回神。

“没事没事。”陈果回过神来,问苏沐橙,“你不担心?”

“他说会回来,就肯定是会回来的。”苏沐橙温柔地朝陈果笑笑,“来吧。有了叶秋送来的银子,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与此同时,蓝雨。

喻文州微微摇头,苦笑地看着上门踢馆的霸图一众离开。

惹事的黄少天正努力地减低自己的存在感,弱声解释:“掌门,这……也不是全都是我的错啊。”

喻文州按了按眉心,看他一眼,笑笑:“少天,按门规来。七天。”

话唠剑圣蔫了,问:“又不能说话?能不能换一个啊,让我带新弟子下山历练也好啊……”

喻文州:“十天。”

“哎哎哎别!我错了!七天就七天!”

踢完馆的霸图一众走在下山的路上。

“回霸图?”张新杰问。

“不。”韩文清动作一顿,摇头,“去兴欣。”

 

 

19、下雨了,躲进破庙(1)

 

雨下得太大了。

千机伞的伞面有了几处破损,但现在也聊胜于无。

雷声轰隆,大雨冲击着伞面,叶修脸色苍白,白衣早就成了血衣,被大雨一淋更是雪上加霜,几乎连千机伞都撑不稳了。

这样下去不行,要找个避雨的地方。

叶修深吸一口气,强撑着继续向前走。

藏宝地机关精妙,实在让人防不胜防,饶是斗神也不能幸免,差点就把命陪在了里面。千辛万苦逃出生天,在深山老林之中根本无从疗伤,叶修只得循着记忆下山。谁知才刚刚下山,就突然下起了暴雨。叶修认命地继续向前走,想先找个地方躲雨。

大概是上天眷顾,在叶修几乎就要倒下的时候,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破庙。

把千机伞随手扔下,浑身冰冷的叶修捂着胸腹的伤口,跌跌撞撞地走进了破庙里。

狼狈地坐下,叶修咳嗽起来,嘴里尝到了咸腥的味道,眼前一阵发黑,几乎就要昏迷——而他没有直接昏迷的唯一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身上剧烈的疼痛还在刺激着他的头脑。

缓了一会儿,叶修颤抖着吸了几口气,伸手抹掉脸上的雨水,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严严实实地包了好几层的油纸包。

打开油纸包,见到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被打湿,叶修稍微松了一口气。

“这玩意最好真的有用……”叶修小声地嘀咕,拿着火折子,把油纸包里的一卷香点燃,放到了一边。

做完了这一切,叶修终于支撑不住,闭上眼,直直地仰面躺下。

微妙的幽香在这个小小的破庙里萦绕着,除了外面的风雨声,这里只剩下他的呼吸。

陷入昏沉状态的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里躺了多久,也许是一炷香的时间,也许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此时身体已经不再冰冷,反而像是躺在了火堆里面一样,烫得可怕。

恍然间,虚弱的现任兴欣掌门回想起在嘉世刚刚建立没多久的时候,他在一次剿匪中不慎受了伤,也曾经病过这么一回。

然后……嘉世驱逐了他,带走了与他相伴多年的却邪。

于是他扛着千机伞,重头开始,建立了兴欣。

而现在,他独自躺在这个荒无人烟的破旧小庙里,感觉死亡朝他步步逼近。

一代斗神惨死破庙?

想到这里,叶修不由得笑出声,结果扯到了伤口,又是好一阵疼。

兴欣还需要他,苏沐橙她们还在等他回去,上一次去霸图都还没见到老韩……

他不能死在这里。

 

 

19、下雨了,躲进破庙(2)

 

韩文清负手立于树下,眉头紧皱,看着树林出神。

离他稍微远一些的地方,张新杰、张佳乐和林敬言凑在一起低声说话。

“照旧。”张新杰手里握着三根长短不一的竹签,冷静道,“抽签决定。”

林敬言马上同意:“好,这样公平。”

“公平!”张佳乐大怒,“我都抽中二十一次了!这还算公平吗?!”

“这次你先抽。”张新杰道。

张佳乐挽起袖子,狠狠地说:“我就不信这次还是我!”

“二十二次了。”张新杰把短签从眼神死的张佳乐的手里拿了回来,“快去吧。”

“这不应该!”张佳乐欲哭无泪,悲切道,“今天一大早我还收到孙哲平的信说他恢复得很好……怎么还是那么倒霉!”

林敬言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一生的运气都用在孙哲平身上了吧。”

虽然万分不愿意招惹因为叶修的失踪而心情奇差的韩文清,张佳乐挣扎了半响,还是愿赌服输,首先谨慎地把钱袋交给张新杰保管,然后一脸视死如归地才向韩文清走了过去。

听见他靠近,韩文清回过头来,问道:“还没有消息?”

“还没有。”张佳乐第二十二次摇着头回答,“先不说搜索的范围太大,这段时间雨下得太多,就算叶修真的留下过什么,也早就冲掉了。”

“兴欣的人呢?”

“他们去找藏宝的地方了。”张佳乐耸耸肩,回答道,“不过我不认为老叶还在那里。以老叶的武功,肯定不会轻易就被困住。”

韩文清缓缓摇头:“如果他平安无事,肯定会让兴欣的人知道的。”

听了韩文清的话,再琢磨了一下,张佳乐心中多愁善感那根弦被微妙地触动了:这是说,叶修报平安的对象不会有他?

一瞬间,张佳乐看霸图掌门的眼神充满了同情。

果然,收了那个祸害的韩文清还真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韩文清明显没有看懂他的眼神,沉思一会儿,道:“让弟子继续搜寻,我跟兴欣的人一起去找。”

张佳乐应了一声,正准备撤退,就被略带急促地走过来的张新杰打断了。他一回头,刚想开口问怎么回事,结果一看就张新杰手里的东西,心里顿时一凉,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那是一把伞。

一把已经严重破损、沾满了泥尘的伞。

前不久,伞的主人还带着这把伞和他在怡红院把酒言欢。

现在……

张佳乐不敢细想下去。

韩文清从张新杰手里把千机伞接了过来,手竟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他问:“在哪里找到的,人呢?”

“在山下的一个破庙外找到的。只有千机伞,叶修还是不见踪影。”张新杰回答,“庙里也有血迹,恐怕他确实是受了重伤。”

“张佳乐去通知兴欣的人。”韩文清撑开了千机伞,盯着伞柄上凝固的血迹,冷声道,“我们去附近的村落找。”

祸害遗千年,叶修大概……不会有事的吧。

张佳乐看着他们离开,深吸一口气,找了个弟子问清兴欣等人的位置,运起轻功赶了过去。

 

 

20、好友是反派boss

 

叶修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床铺上,伤口已经被妥善处理过了。

可以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饶是淡定如叶修也不由得一阵恍惚。

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是住过几次的熟悉房间,叶修才确信,自己真的是捡回了一条命。

看来那玩意确实还是有用的。

叶修躺了一会儿,勉强坐了起来,穿鞋下地,走到了门边。

外面已是月上中天,院子里唯有一个白衣人正独自坐在月下自斟自饮。

他一直觉得,和这个人成为挚友实在是件非常好的事情。

这样想着,叶修一笑,慢腾腾地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我去到的时候,你只剩一口气了。”白衣人放下酒杯,脸色不怎么好,“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让我去帮你收尸。”

“你给我那追魂香不就是这种时候用的吗?”叶修耸耸肩,道,“我当时还在担心,不知道外面下的雨会不会有影响。”

“要是迟了你就没命了。”

“现在我还活着,说明我命不该绝。”

对方握着酒杯,愠怒地摇头:“你死了,沐橙会很伤心的。”

“你不去看看她,她更伤心。”叶修施施然道,“沐秋,你才是她哥。”

“你以为我愿意?”苏沐秋又给自己斟满酒,“在她心里,她的哥哥是纵酒江湖的侠客,而不是……”

“杀人盈野的魔教教主?”叶修啧啧有声,“说真的,老韩都比你像魔教的人。”

“好了,我会尽量找时间去见见她的。”苏沐秋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忽然转了个话题,“现在江湖上找你都找得疯了。”

叶修一愣:“找我?”

“特别是霸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不到誓不罢休。”苏沐秋促狭地笑笑,神情和苏沐橙至少有八分相像,“按照江湖上的说法,之前你们兴欣的人和霸图一起去我救走你那附近找人,最后只找到了一把染血的千机伞。”

叶修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千机伞被自己随手扔到一边了。

“前几天你伤势稳定了不少,我那时候已经给沐橙写了信了。”苏沐秋单手支着脸庞,笑着看叶修,“不过按照这两天的消息看来,她似乎并没有告诉霸图的掌门。”

叶修摸了摸下巴,说:“我觉得……我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你以为我想留你?”魔教教主挑眉,哼笑一声,“不过你还是得再等两天,新的千机伞快做好了,到时候一并拿走。”

 

 

21、重出江湖

 

叶修撑着伞,慢慢地走在山路上。

本来他是坐马车的,但实在是被颠得刚刚愈合的伤口都要裂开了,干脆下车自己走。

反正剩下的路也不长了。

按照苏沐秋所言,霸图的人就在前面的镇上。

想到他出现后韩文清会出现的反应,叶修就不免得心中暗爽,加快了脚步。

只是这样走也不是平安没事的。

看着眼前的一群劫匪,想到大夫千叮嘱万嘱咐绝对不能动武,叶修有点无奈。

要不,直接把包袱交出去算了?

剿匪无数的斗神认真地考虑着。

还没等他想好,身后突然窜出一个人,三下五除二提着剑把这群劫匪欺负跑了。这人英姿飒爽地一回头,见到叶修,顿时靠了一声:“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叶修挑挑眉,“你的手已经好了?”

“好了。”孙哲平左手握拳,在他面前晃了晃,“今天是重出江湖第一天,结果还救了你,真是晦气。不过,你不是失踪了吗?”

“马上就不是了。”叶修回答,“你去找乐乐?”

“他还不知道我来。”孙哲平笑笑,算是承认。

“正好同路,我就大发慈悲给个机会你护送我吧。”

“你大爷,谁稀罕。”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了小镇,来到霸图落脚的客栈前。

“我觉得,你给乐乐的惊喜大概没有用了。”叶修慢吞吞地道。

“啊?”孙哲平不明所以。

叶修对他露出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没有解释。

他径直推开了客栈的门,和孙哲平一起大步走了进去。

“啊!”第一个注意到的是张佳乐,见到来人的一瞬间,他筷子都差点掉到了地上。

孙哲平正笑着准备告诉张佳乐他回来了,却见张佳乐目瞪口呆,指着叶修结结巴巴了半天:“叶、叶,叶修——?!”

孙哲平想把自己旁边的人按倒揍一顿。

在一众霸图弟子的注视下,叶修淡定地环视一圈,顺利地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他对霸图的掌门展颜一笑:“真巧啊,老韩。”

 

 

22、客官对不起,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

 

场面有点冷。

看到韩文清的脸色,叶修就知道要糟。

于是打完招呼后,叶修一脸自然、若无其事地径直找到了客栈老板,道:“老板,还有房间吗?”

心里存着拆台报仇心思的孙哲平马上喊:“老板,剩下的房我都包了!”

客栈老板被霸图众人瞪得有点汗涔涔,哆哆嗦嗦地回答:“客官对不起,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

叶修啧了一声,转过头去看孙哲平:“别闹,你不是来找乐乐的吗?”

孙哲平向他嘲讽地笑笑:“你就不是来找韩文清的?”

韩文清的已经脸色恢复了平静。

他起身,走到叶修身边,然后抓着他的手腕,拖着他上楼回房。

叶修抽了抽嘴角,也无意在这里婆婆妈妈、拉拉扯扯让霸图的人看笑话,于是也是干脆地跟了上去。

等回到房里,韩文清关上了门,叶修才摇了摇自己被抓得紧紧的手,笑着道:“老韩,该放了吧?”

韩文清看他一眼,把他拽到床边,二话不说就开始扒衣服。

“喂喂!老韩!”叶修往床上缩了缩,连忙按住他的手,喊道,“一段时间不见你变禽兽了啊?自重啊韩掌门!”

韩文清充耳不闻,飞快地扯掉了腰带,扒开了里衣,露出里头包扎着伤口、已经有些渗血的布条。

“啧,就说那马车太颠了……”叶修嘀咕一句。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眉头微皱,放缓了动作,小心地把布条解开。看见布条下尚未愈合的狰狞伤口,韩文清自然知道这伤是有多重,眉头顿时皱得更紧。

叶修咽了咽口水,做好了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心理准备。

认识了那么多年,他自然知道韩文清并非什么善茬。以前带着嘉世上门踢馆的时候,叶修也曾经见识过几回新弟子被不怒自威、怒了更是满脸煞气的掌门骂哭的情景——有时候甚至掌权的长老也不能幸免。

而到了今天,他自己似乎也逃不过了。

谁知韩文清却是放开了叶修,转身在包裹里找着什么。叶修撑着身坐起来,正想探头看他干什么,韩文清就回过身来了。

看见他手上拿着的小瓷瓶,叶修一挑眉:“你去微草找王大眼了?”

“嗯,知道你受伤了。”韩文清一边帮叶修上药包扎,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叶修想了想,决定不把自己身上其实有药这件事说出来。

上药实际上绝对不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即使韩文清已经很努力地放轻了动作,还是让叶修疼得直抽气。见此,韩文清只能加快了动作。好不容易把伤口重新包扎好,他帮兴欣掌门把衣服拢起穿好,然后把瓷瓶塞到了叶修的手里。

见歪倒在床上的叶修已经疼得满额是汗,韩文清顺手拿过用包扎伤口用剩的干净布条帮他擦了擦脸,然后犹豫了一下,俯下身,嘴唇在叶修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地碰了碰。

叶修捂着额头,愣了。

他们认识了那么多年,该干的不该干的都没少干,如果只是一个亲吻,当然不至于让叶修发愣。

问题就在于,这个一触即离的吻实在太过温情。

这么……不韩文清的举动,叶修还真没怎么见过。

这么干完的韩文清明显也有些不自然。他迅速地起身,坐到了桌旁。

知道接下来才是正戏,叶修摸了摸额头,撇撇嘴,但还是跟了过去,坐在另外一边。

“在你失踪期间,我想了很多。”韩文清平静道。

“比如说?”叶修问。

“比如说,我不会再由着你了,叶修。”

“由着我?”叶修诧异地反问,似乎真的完全不觉得对方有哪里由着他一般。

韩文清自然不会如此简单就被叶修挑衅,他反问:“不是吗?”

……当然是。

想到正在他怀里好好揣着的小瓷瓶,想到对方在他失踪期间四处奔波,再想到在此之前……真是要命,再想下去他就直接投降了。

叶修咂咂嘴,无奈地问:“好吧,那你想怎样?”

韩文清坚定地与叶修对视,一字一句道:“叶修,我们成亲吧。”

“噗!咳咳咳咳咳——”

“张佳乐,你负责擦干净。”

隔壁房间传来剧烈的咳嗽声,还有来自霸图副掌门的丝毫不合时宜的冷静声音。

韩文清的性格正如他的武功风格,一往无前,从不退缩,这是叶修早就知道的事情。

但是……成亲?!

叶修顿时觉得血气翻涌,止不住咳嗽,内伤几乎都加重了几分。

但他现在根本已经没有余力去考虑那些了,此时此刻,占领着他全部思绪的只有一句话。

韩文清说,叶修,我们成亲吧。

 

 

23、连夜逃亡

 

当夜。

站在客栈门口,背着千机伞的叶修摸了摸自己怀里捂得温热的小瓷瓶,咬咬牙,还是坚决地走了出去。

不管怎么说,这亲不能成!

在这里霸图人多势众,指不定韩文清就可以来个逼婚了,果然还是回自己地盘比较安全。

这么想着,叶修可耻地逃了。

“掌门,叶修跑了。”站在床边,看着那个负着伞的斗神消失在夜色中,难得因为好奇叶修的反应而打破了自己休息规律的张新杰敲了敲墙壁,向隔壁房的人道。

“我看到了。”对面回答。

张新杰问:“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你刚刚才说过,不会再由着他?”

“这是小事。”对面哼了一声,“反正留着他在这里也没用,除了捣乱他什么也不会干。到时候再抓回来就是了。”

“那这桩婚事……”

“继续办,按上次王杰希算的日子来。”

“我明白了。”

在另外一个房间,同样开着窗户目送叶修离开、正巧听完了霸图正副掌门对话的林敬言在心里默默地想:原来韩文清去微草除了找王杰希讨药和卜算叶修的安危以外,还叫他算了良辰吉日吗?怪不得从微草回来以后就马上送了聘礼去兴欣。

望着叶修离去的方向,林敬言忍不住回忆起先前收到的方锐的传信。

霸图掌门下的聘礼,兴欣那边已经收下了。

……唔,要是叶修回了兴欣,指不定就是被绑上花轿送来霸图了呢。

林敬言同情地想。



-TBC-


扔过来~(*′艸`*)

评论(5)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