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荣耀江湖(24-30END)

 

24、男扮女装/女扮男装

 

兴欣不能回了。

打听到霸图送聘礼上兴欣的消息,叶修冷静地判断。

于是,把藏宝图和自己记录好的机关破解方法寄回了兴欣后,叶修又准备开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散人生活。

作为曾经神秘至极的嘉世掌门,叶修自然有自己一套改头换面的藏匿方法。而现在他来到这个小镇,就是来找某个年少闯荡江湖时认识的易容高手讨几张人皮面具傍身。

“听说霸图又开始找人了。”隔壁桌的带刀大汉正在和同伴说话,“据说是在找一个随身带着一把大伞,说话很嘲讽、长得很欠揍的男人。”

叶修把千机伞从桌上拿了下来放到凳子上,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长得很欠揍?

叶修呵呵一笑,扔下了几块碎银,背着伞出了客栈。

这个带着一把大伞,说话很嘲讽、长得很欠揍的男人沿着街一直走,拐进了一家布庄。

最后出来的,是一个带着一把大伞,说话很嘲讽、长得很欠揍的女人。

 

 

25、选武林盟主

 

今年的武林大会,重点已经不是选武林盟主了。

在新任武林盟主、轮回掌门周泽楷的庆功宴上,霸图的掌门带着门下弟子挨个挨个门派地发婚宴请柬,可谓是抢尽了枪王的风头。看见请柬上清楚明白地写着的两个新郎的名字,已经没有人去纠缠着让新任的武林盟主发表感言了。

韩文清。叶修。

这一发现惊掉了不少人的眼睛,也让平白得了不少生意的王杰希非常满意。

嗯,不善言辞的周泽楷也非常满意。

“届时,霸图恭候大驾。”韩文清说。

跟在他身后帮忙的张新杰从张佳乐抱着的一叠请柬里找出了写给蓝雨的,然后礼貌地把请柬送到了喻文州手里。

蓝雨掌门打开请柬看了看,先是会心笑笑,然后又皱皱眉:“没多久了呢……叶修他人呢?”

“还不知道。”韩文清轻描淡写地道,“该他来的时候他就会出现了。”

该他来的时候?拜堂的时候?

喻文州想象了一下拜堂前一刻才施施然赶到的叶修,忍不住道:“你还真放心……”

“虽然是胡闹习惯了,但是他也知道什么事情不能胡闹。”韩文清回答,说完这话,他顿了顿,又道,“不过,要是碰上了,就帮个忙吧。至少告诉他日子。”

看着韩文清带着霸图另外三人走向了隔壁桌的王杰希,喻文州有点担忧。

果然还是……帮忙吧。

武林大会结束后。

“日日日日怎么就让那个八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周泽楷当上了武林盟主了?!”人未到声先到,黄少天抱怨声从酒楼门口传来,“不就是长得俊一些吗,真搞不懂那些女人是怎么想的。”

坐在酒楼角落里的蓝衫女子手微微一颤,垂下头盯着饭碗,顺手把身旁的大伞藏得更严实了点。

蓝雨一众跟在掌门和首席弟子身后进到酒楼里,三三两两地坐下。蓝衫女子没敢扭头看,只能从话唠剑圣喋喋不休的声音判断,他和蓝雨掌门喻文州落座的位置和自己只隔了几桌。

蓝衫女子淡定地继续吃饭,只是把头埋得更低。

那边的黄少天还在说话:“说起来,这一趟武林大会还是没碰上叶修。掌门你还说他肯定会来凑热闹?我看他是真的被霸图吓跑啦。”

“大概吧。”喻文州回答,“又或者,是他的藏匿功夫又上了一层楼。”

猜对了,任谁也猜不到他会穿着女装来吧——妈的,连他自己都猜不到。

都是一时冲动啊……

叶修苦闷地打量了一下一身蓝衫的自己,咬着筷子继续偷听。

“不过霸图订下的日子也快到了呢。”黄少天嘀咕着说,“要是到时候他真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小二的喊声打断了:“客官!客官请等一等!”

众人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从二楼下来,一边还嘟嘟囔囔着骂道:“连个陪酒的都没有,怎么做事的?”

小二欲哭无泪:“客官,我们是正经酒楼啊……”

“看什么看!”那醉鬼对小二的话压根是充耳不闻,一把把小二推到一边,接着又对向他侧目的众人怒骂。

流氓地痞。

叶修微微皱眉,摸了摸千机伞。但又想到蓝雨的人就在隔壁,他便也安下心来,不准备管这趟闲事了。

“……谁说没有陪酒的,这里不就有嘛!”

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叶修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醉鬼,手猛地攥紧了伞柄。

妈逼的眼睛瞎了吗?!

 

 

26、打着打着毒发了/武器断了/肚子饿了/etc

 

“这位兄台,你还是醒醒酒的比较好。”见这人越来越过分,竟开始骚扰别人,喻文州站了起来,皱着眉道。

“跟这种人渣说那么多做什么?”黄少天拍案而起,闪身冲到那酒鬼的面前,一脚把他踹到了一边,撞飞了一路的桌椅。没有再细看那边的单方面殴打,笑得温和的蓝雨掌门来到了叶修面前:“这位姑娘,请问……”

叶修默默地把筷子放下,抬头和喻文州对视。

一向沉稳的喻文州难得地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怎么是你?”

“谁?”那边揍人的黄少天还能分出精力来注意这边,听见蓝雨掌门惊诧的声音,好奇地回过头来。结果一看到叶修,蓝雨首席弟子就整个傻了:“卧槽?!”

叶修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见黄少天回头继续揍那地痞,一边揍还一边喊:“这种货色你都看得上眼!还要他陪酒?!不怕喝着喝着就吐了吗!”

叶修:“……”

喻文州摇摇头,打量了叶修一番,问:“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叶修想了想,觉得既然都被看见了,也没必要再扭捏,大大方方地点头:“方便,没人认得出。”

实际上叶修现在的模样也并没有像黄少天说得那么难看。

但这幅女装的扮相加上叶修原本的声音,让喻文州到底还是没抗住。他移开了眼,苦笑着劝道:“你还是……先换一身衣服吧。”

 

 

27、中了迷魂香或春药

 

叶修换了一身衣服后,就被小二恭敬地引到了包厢里。

包厢里只坐着喻文州,话唠剑圣不知所踪。叶修毫不客气地在蓝雨掌门对面坐下,对黄少天的去向表示了疑问。对此,喻文州只是笑笑,解释道:“刚刚那人有点麻烦,少天去处理了。”

叶修表面上不动声色,点点头表示理解,心里却暗暗警惕了起来。

蓝雨的掌门喻文州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是叶修也清楚,这家伙也不介意为了达到一些君子的目的而去用一下非常不君子的手段——而成人之美,自然能算作是君子所为。叶修几乎可以断定,既然碰上了他,喻文州就肯定会想办法帮霸图把他绑回去。

似乎完全没察觉到叶修的警惕的喻文州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先从容地泡了两杯热茶,对他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叶修便随手挑了一杯。喻文州则端着另外一杯向他敬了一下,将杯中茶一饮而尽。

叶修见此,有点了然,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端着茶杯没动。

喻文州放下茶杯,温声问道:“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好多了。”叶修笑着回答,“王大眼的药还是很管用的。”

“那我就放心了。”喻文州点点头,然后进入了正题,“霸图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叶修没回答,喻文州也不以为意,继续说:“前几天庆功宴的时候,老韩把请帖送来了。我看了看,婚期也已经不远了。”

“什么时候?”问完,叶修忍不住嘀咕道,“我自己什么时候成亲居然还要问别人?”

“还有半个月。”喻文州回答。

叶修挑眉,轻呷一口茶水,问:“那么,文州,你打算怎么把我抓过去?”

喻文州带着笑意看向叶修:“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又是王大眼的迷药吧……啧啧,加到茶里真是没创意。”

“呵呵,有用就好。”

“你喝茶什么时候那么豪迈过了?暗示得那么明显,想不看穿都难。”

“你还是喝了。”

“也差不多是时候去了……这次算我送个人情给蓝雨。”

“放心吧,你醒来就会在霸图了。”

“不要忘记把我的伞带上。”把杯里的茶喝光了的叶修有点坐不稳了,索性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到了桌面上。

对面没有回答。

叶修心下诧异,抬眼望去,发现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已经倒在桌上不省人事了。他不禁汗颜:“有没有搞错,下药的人比我倒得还快?”

被派到了隔壁房间的黄少天凝神听了半响,确认隔壁终于没有了任何声息以后,才松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过去。

检查了一下,确认晕倒的两人并无大碍以后,话唠剑圣忍不住踢了踢叶修的小腿,哼声自言自语道:“真是难搞,明明自己也想回去了,还要麻烦别人药倒他……”

说完,他走到门外,随手抓了个蓝雨弟子过来,吩咐道:“霸图的人应该也还没走远,去给他们传个话,让他们来带走他们未来的掌门夫人!”

 

 

28、被困在某处

 

叶修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在床上翻了个身。

自从来到霸图以后,他就被关在这个属于韩文清的院落里面,一步都没有踏出去过。

好吧,或者公正点说,霸图的掌门、他未过门的……伴侣并没有严格限制他行动,仅仅是要求他好好养伤,只是他自己没有出去而已。

开玩笑,霸图早十年前就已经逛得跟自家的一样了,还有什么好逛的?

巡视完弟子晚课的韩文清回到房间,见到叶修已经躺在床上了,也只是挑挑眉,坐到床边,淡定地扒了他的衣服检查伤口。

叶修早就已经被看习惯了,也就随他摆布,从隔壁把药瓶摸了过来。韩文清头也不抬就顺手接过,接着熟练地上药:“好多了。”

“嗯。”叶修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韩文清把药瓶塞上,放到隔壁的桌上,回头看见叶修还是衣襟大开靠在床头,不由得皱眉:“你干什么。”

叶修眨眨眼,说:“等你来一炮啊。”

韩文清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帮他把衣服拢起。

叶修早料到会是如此,却还是继续嘲讽:“你不行?”

“攒着。”霸图掌门简洁地回答。

到底是攒到哪一夜再讨回来,两人自然是心知肚明。

叶修啧了一声,韩文清拍他肩膀示意他滚到里面的位置去,自己则是熄了蜡烛才躺上床。

日上三竿才起床的叶修此时其实还没有睡意,于是他便心安理得地不让身旁的人睡觉,说道:“话说老韩,我早就想说了,这还没成亲呢,同床不太好吧。”

“你想睡地上吗?”

“我是伤患。”

“而我是霸图掌门。”韩文清接道。

叶修刚想开口说什么,却敏锐的发现对方的手在被子底下潜了过来,摸索几下找到他的手,拍了拍,又握住。黑暗中传来熟悉的声音:“睡吧。”

叶修想了想,回握了一下。

 

 

29、特殊的信条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了。

叶修捧着热茶,独自坐在院子里,静静地抬头望月。

他想,有人可能会来。

“叶掌门,别来无恙。”一个人从墙边的树下阴影中缓缓步出。

见到了意料外的人,叶修有点诧异:“杨聪?”

永远潜伏在暗处的三零一度刺客楼虽然说是刺客楼,但实际上除了刺杀以外,只要雇主的价钱合适,也可以雇佣他们进行别的任务。在叶修还是嘉世掌门的时候,曾经有跟身为楼主的杨聪有打过交道——或者更准确地说,曾经被刺杀过。

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看看有没有生意可做。”杨聪笑笑说,“接到请柬的大多数人都认为你们成亲其中必有隐情……不过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叶修不答,只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问道:“如果是真的,你是准备来帮我逃跑?”

“是啊。”杨聪诚实地回答,“或者准备帮霸图看着你——就看哪边出得起钱。楼里规矩是这样,就是我是楼主也没办法。”

“楼里规矩?我记得你们楼里的信条不是一个高深拗口的……”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对,就是这个。”

“这是以前的。”杨聪犹豫着解释,“楼里的长老去番邦接故人托付的孩子,结果回来以后就……修改了信条。”

“改成什么样了?”叶修好奇地问。

“有银两就是老大。”刺客似乎觉得这信条丢人得很,于是只是飞快丢下这样一句话,就运起轻功消失在夜色中。

叶修觉得,比起这个又俗气又直白的信条,确实是先前那个高深又拗口的比较能见人呢。

正当无语之际,耳尖的兴欣掌门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沉稳脚步声。

他等的人来了。

叶修没有回头,笑着问:“不是说成亲前夜不能见面吗?”

“我蒙了眼睛。”韩文清回答。

作为早已成名的高手,听音辨位自然不在话下。即使蒙着眼睛,霸图掌门依然非常轻松地判断出了叶修的位置,顺利地走到了他旁边。

叶修依旧没有回头,随手把一张竹凳拉到身后,拍了拍凳面,道:“坐。”

韩文清依言坐下。

江湖上这对出了名的宿敌背靠着背坐在院子里,一时间谁也没有先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听见自己背后的人淡淡地说:“明日成亲。”

“嗯。”叶修应道。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叶修感觉背后的人缓缓放松下来。

韩文清道:“早点歇息。”

“知道了。”叶修懒懒地答,“你也是。”

感觉背后的人站了起来,没有丝毫停顿和犹豫就走了。直到脚步声完全消失,叶修才放下茶杯,伸着懒腰回房睡觉。

真是的,难道他还能这个时候逃婚?

既然已经决定了,他就不会后悔。

 

 

30、惺惺相惜的对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夫对拜。

叶修与面前纠缠多年的宿敌对视。

苏沐橙常常说他们是写作宿敌,读做情人。但实际上比起情人,叶修还是更喜欢用宿敌、对手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们是针锋相对的宿敌,是惺惺相惜的对手,是心意相通的情人。

而今,他们即将要成为同偕白首的伴侣。

想到这里,叶修笑笑,心甘情愿地低头对拜。

礼成。

周围受邀而来的武林人士全体纷纷喧闹着恭贺,唯有黄少天的声音最突出:“入洞房入洞房!快送入洞房!大家都抓紧机会了,闹洞房就这一次,记着有怨抱怨、有仇报仇!”

韩文清:“……”

叶修:“喂……”

在场的人在江湖上也算得上是排的上号的高手了,此刻听了黄少天的话,顿时搓着手笑闹着起哄:“闹洞房!”

两个新郎官被众人簇拥推搡着走到了新房。叶修帽子都要被挤掉了,只能一手扶着歪斜的帽子,狼狈地坐到床上。而坐在他旁边的韩文清因为天生的震慑光环根本没人敢动手动脚,和叶修现在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修无语地看这群如狼似虎的武林高手着里里外外围了几圈,问:“你们想怎样?”

“还用问吗?!”张佳乐摩拳擦掌,“当然是闹洞房!”

叶修沉着地问:“怎么闹?”

一屋子人面面相觑,哑火了。

叶修挥挥手:“散了散了都散了,还呆着干什么,没看老韩脸都黑了吗!不怕之后我们找你们一个个切磋?”

韩文清:“……”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王杰希问。

“呵呵,就是威胁。”叶修用手肘顶了顶韩文清,“对吧,老韩。”

“对。”韩文清回答,然后面无表情地环视一圈,被看到的人都忍不住背后一凉,默默退后一步。

没闹成的众人失望地鱼贯而出,最后踏出房门的喻文州向两人笑笑,道了一句恭喜,然后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于是,此刻新房内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叶修整了整衣服,干脆把歪斜的帽子脱掉放到一边,才扭头看韩文清,问道:“现在要干嘛,合卺酒?”

“是。”韩文清站起来,走到桌边。将两个酒杯都斟满,接着把其中一杯递给了叶修,道,“你我之间,无需多言。从今以后,生死与共。”

“好。”叶修笑了笑,接过杯子。

两人四目相对,手臂相交,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韩文清起身将两个空酒杯放到桌上,回头对着闭上了眼、习惯性地靠在床头的叶修道:“接下来,就该我讨债了。”

叶修没有回答。

韩文清觉得有点不对劲,眉头皱起,走到叶修身边拍了拍:“叶修?”

只是轻轻一拍,已经完全醉倒失去意识的斗神头一歪,倒在了床上。

韩文清:“……”

今日的其中一位新郎官、霸图的掌门韩文清,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Fin.

 

 

结尾小剧场要刷刷杰西卡ouO❤

 

“要我帮忙择日子?”王杰希说,“那就把你们的生辰八字给我吧。”

“我不知道叶修的生辰八字。”韩文清回答。

神算当然不会如此简单就被砸了招牌。王杰希想了想,道:“好吧,这样也能算。”

说完,王杰希拿了一本黄历出来,认真地翻了一会儿,才道:“今年十月初五不错。”

“十月初五?”

“嗯。”王杰希肯定道,“是个断子绝孙的好日子。”

 

 

本来真的该完了,然后撸主想了想,不能这样对老韩。那就再来一次吧!

 

韩文清起身将两个空酒杯放到桌上,回头对着闭上了眼、习惯性地靠在床头的叶修道:“接下来,就该我讨债了。”

叶修没有回答。

韩文清觉得有点不对劲,眉头皱起,走到叶修身边拍了拍:“叶修?”

只是轻轻一拍,已经完全醉倒失去意识的斗神头一歪,倒在了床上。

韩文清拿出了解酒药。

今日的其中一位新郎官、霸图的掌门韩文清,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Fin.

 

/w\终于刷完了韩叶,一本满足!!

白天实习回来每天码几百字都感觉自己被韩叶治愈了嘤嘤嘤

人生第一次写30题就写完了是个好兆头!(喂

呜呜,越喜欢越不知道应该怎么写了,最后这三题写得脑细胞都死光了,希望不会太崩。

感谢好战友E子跟我一起玩填空游戏不停NG跑题。_(:з」∠)_

谢谢各位GN看到这里,爱你们。


评论(17)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