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龙与法师之旅20

20

 

战局如同魏琛所预测的一般向他们这一侧倾斜。

黄少天几人组成的小队如同尖刀一般迅速而冷酷地刺入了亡灵大军的心脏。趁着白鹿吸引了大批亡灵的火力,他们追上了指挥官和它的近卫,给予了它们致命一击,成功地打散了骷髅指挥官的灵魂之火。

亡灵大军重新变为一盘散沙,再无反击之力。巨龙变回了人身,跟叶修一起回到了队伍当中。

考虑到他们的表现可能会影响到守护者的态度,蓝雨精英们不敢懈怠,在喻文州的指挥下不遗余力地与所向披靡的白鹿抢人头。

将主力军剿灭后,白鹿才终于停了下来。它不再追杀那群溃败的骨头架子,方向一转,竟踱步向闯进圣地的人类们走来。尚不能判断它的意图的精英们面面相觑,并没有收起武器。

“单挑?群殴?”魏琛跟叶修小声嘀咕,“还是来投降的?”

“你什么眼神,明明是来打分的好吗?”叶修挽着袖子拄着伞,一副疲怠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恨不得坐到地上去。作为抢人头的主力之一,他这幅模样倒是相当正常;相比起来,站在他隔壁那头精神奕奕的人形巨龙才是真正的怪物。

“这就完了?”韩文清忍不住问。刚刚已经充分见识到白鹿那凶残的战斗力,他本来还期待接下来能跟它打一场,此时见打不起来了,不由得有些惋惜。

“你还没打过瘾啊!”非常清楚他好战分子的本质,叶修不怀好意地挑拨,“机会难得,不如去试试看?”

“有点专业精神行不行?”魏琛赶紧警告他们,“服从安排,不能乱挑衅啊!”

韩文清只得忍痛点点头,熄了攻击的念头。

作为一个与暗影为伍的术士,喻文州并没有迎上去,而是转头向剑圣递了个眼神。

黄少天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动作潇洒地将冰雨收回剑鞘之中,阔步向前来到守护者的面前。白鹿实在太过高大,他不得不仰起头来才能与它对视。

巨角麋鹿也配合地低下头来,淡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清澈。它温和地注视着眼前的试炼者,那幅温顺无害的模样与战斗时候的凶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察觉到了它的友好态度,黄少天戒备稍减,围观的众人提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半——经验告诉他们,这个“试炼”十有八九已经通过了。剑圣眨了眨眼,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你想干什么?”

这只美丽的元素生物发出了低低的鸣叫。它屈起膝盖,垂下高傲的头颅,将流转着白光的鹿角送到了剑圣的面前。

“嗯,你是让我摸?”黄少天抬起手来,迟迟不敢摸上眼前那如刀锋一般的鹿角,“你确定?为什么?不会我一摸上去你就抬头把我捅个对穿吧?”

白鹿显然被他闹得心烦极了,带着责备和催促的意味叫了几声,干脆又往前走了半步。没料到它会突然凑近,黄少天的手掌险些被它的鹿角戳个对穿。

剑圣心有余悸地甩了甩手,嘀咕道:“行了行了,别那么着急嘛!”

他伸出右手,手指轻轻地落在了鹿角之上。紧接着,他便被纷至沓来的信息淹没了。围观的众人只见白鹿身上的白光顺着黄少天的指尖蔓延,最终竟然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怎么没反应了?”卢瀚文纳闷地绕着一人一鹿转了个圈,伸长了手在浑身发光、眼神发直的黄少天面前晃来晃去,“黄少?”

“小卢过来!看看就好,别乱碰了。”宋晓冲他招招手,给他现场讲解,“那就是传承之钥,守护者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开启遗迹核心的权限交给试炼之人。除此之外,还会顺带得到一些传承相关的信息。”

“我们已经通过了吗?”卢瀚文问。

“通常来说,不会像它那么雷厉风行。”李远补充道。

在他们的经验里,通过了试炼后,这些在历史中有过闪耀光辉的文明遗迹的守护者总会依照以各自的方式表达对他们的认同,或是祝词、或是告诫,或是追忆过去、交付荣耀……他还真没见过一上来直接给通关礼物的。

“就喜欢这么直爽的守护者!”魏琛倒是相当欣赏这种作风。

权限交付并没有花费很长的时间。很快,白鹿就退后一步,断开了与黄少天的接触。随着它的离去,包裹着黄少天的白光瞬间减弱了不少。

黄少天保持着原先的动作没有动弹,依旧没清醒过来,但在场的人对此都司空见惯——显而易见,这只是因为传承的信息量过大,他的脑子一时间处理不过来罢了。

白鹿环视一周,如海一般温柔的蓝眼睛里带着愉快的笑意,它仰头发出一声清越的鹿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守护者向他们传达的感激与承认。

完成了这件事后,雷厉风行的守护者才回过头去。

它注视着那棵叶子都已经快掉光了的亡灵树,原本凝实的身躯竟然开始化作光点溃散开来。逸散的光元素以它为圆心向整个空间扩散开去,太过强烈的元素波动带起狂风,逼迫得众人不断后退。

叶修早就躲到了韩文清的背后,让巨龙在前头挡风。他从韩文清的肩膀处探出头去瞅了一眼,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它是整个空间光明元素的结晶。想要一口气恢复这里的元素平衡的话,只能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了。”

巨角麋鹿一往无前地向圣树大步奔去,光明元素随着它的移动逸散得更快,地面上的黑晶与亡灵生物的残骸被轻而易举地净化,阴影退去的区域顿时变得生机勃勃,甚至在不合自然规律地生长出了野花绿草。

这幅如同神迹一般的场景十分震撼,有人还忍不住哼起了在大陆上传唱多年的光明圣歌:“光明女神的脚步伴随着生命的芬芳,她带来生机,带来丰饶……”

这个旋律让魏琛条件反射地别过头去,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这首歌当年在光明神殿循环热播,陪伴着他度过了多个默写光明法典的日日夜夜,即便已经时隔多年,他对这歌还是本能地厌恶。

白鹿绕着巨树一圈又一圈地肆意奔跑,到最后已经维持不住鹿的形态,而是化作一片元素云,在圣树的枝叶中扩散开来。

覆盖着树干的阴影结晶如冰雪一般迅速消融,圣树像是重新被注入了活力,光秃秃的树枝竟然又开始萌发了新芽。这回并不是紫色,而是生意盎然的绿色。

此刻星星点点的光元素还在枝叶之间穿梭闪动,令巨树在月下熠熠生辉,即便因树而生的神明早就已经离去,但在场的见证者们依旧能从这场景窥探到它当年的风采。

这个亚空间里的死气一扫而空,恢复了它应有的宁静,就连月光也变得清朗了起来。在光暗元素回归到平衡之后,余下的光元素犹如金色的雾气一般飘飘荡荡地在空中汇聚,最后悠悠然地分作了几十道,落在了队伍当中。

喻文州用手拨了拨围绕在身旁的光明元素,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作为一个术士,他可没想到这会落到他的头上。他抬头看了看向队伍里的另外一个术士,但魏琛并没有得到光元素的亲睐,他正和巨龙一块儿研究叶修和卢瀚文身上的光元素。

蓝雨会长又转头去,仔细观察了一番队伍中得到光元素亲睐的人,没能总结出些什么规律来,因此也难以判断这些光元素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影响。

就在此时,黄少天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好不容易从海量的信息中挣扎了出来,能开口说话的第一时间像被踩到了尾巴一般跳了起来,大喊道:“等等!”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他。

剑圣茫然四顾,没见到巨鹿的身影,接着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少同伴都被光明元素围绕着。他忍不住骂了一句:“我靠,动作也太快了吧?”

大家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此时却是异变突起。叶修听见队伍里传来好几声惊叫,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别人。

法师震惊地发现他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视角混乱地变化着,浑身一轻,接着是一阵可怕的失重感……最后,他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叶修吃疼,本能地发出了一声相当可怜的呜咽。他抬起爪子捂住了鼻子,眼睛一下子就湿了。呃……不,请稍等一下,爪子?

他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像见了鬼一样盯着自己的爪子:柔软的黑毛,饱满的肉垫,还有藏在肉垫里的锋利指甲。这不可能是他的手!

目睹了全过程的韩文清单膝跪到地上。他单手抱起了坐在地上一脸懵逼的幼龙,与那双湿漉漉、雾蒙蒙的金瞳对视半响,接着又捏着它的嘴巴左右观察,尝试从这张无辜可爱的脸上找出几分自家旅伴的影子来。

惊魂未定的叶修被他摆弄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有了反应。他被捏得相当不舒服,挣扎着用爪子死命挠开他的手。

韩文清顺从地放开了手:“叶修?”

幼龙细声细气地说话了:“是我。”

韩文清:“……”

被他抱在怀中的叶修板着脸,呲了呲牙,用眼神威吓巨龙示意他闭嘴——他不想听见关于声音的任何评价,一点儿也不。

 

“我靠,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魏琛瞧了瞧那群变成可爱小动物的蓝雨精英们,一阵头晕目眩。他蹲下身,脚边跳来蹦去叫个不停的卢小狗汪呜了一声,顺势跳到他的怀里。

“老叶也中招了啊!这是变成了什么,猫?不对,猫什么时候有翅膀了?”术士十分不得要领地将幼犬抱起,凑到韩文清身边来。

单看身躯,巨龙怀里的生物确实与猫有几分相似。他浑身毛发短而乌黑,体型与普通的小猫差不多,长长的猫尾巴从韩文清的臂弯间垂落,甚至还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那是元素在他的毛发间飞舞。

但他的头上长着一对小小的角,背上还长着一双鸟类的翅膀,怎么看也不像一只猫。叶修正被韩文清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尖尖的耳朵十分精神地直竖着,将爪子从肉垫里头伸出来又缩进去,金色的兽瞳瞪得滚圆。

“翅膀?”听见魏琛说话,叶修吃了一惊,猛地扭过头去看自己的翅膀——在此之前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长了翅膀。

“他是龙。”韩文清回答。

“龙?”就连叶修本身都惊诧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大陆上为大家所熟知的巨龙就应该是韩文清这样的:体型庞大,有着爬行类动物的头颅,身体被坚硬的鳞片覆盖,背上长着一双蝠翼,爪子锋利,身后拖着一条有力的尾巴,总而言之,外形看来就是一种长着翅膀的大型蜥蜴。

“我们叫它们元素龙。它们数量很少,也很少离开巨龙的故乡。”韩文清挠了挠幼龙的耳朵,解释道,“元素龙的先祖来自于时空的乱流,虽然没有鳞甲,但是它们是天生的法师,元素的宠儿。”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似乎能感觉到元素们的喜怒哀乐,他此刻眼中的魔法根本无法用现代魔法理论来分析,而是变成了一种宛如呼吸般的本能。

“我似乎有看到过一个研究。”叶修思索道,“里面提到过这样一个假设:在古代魔法体系中,黑猫是魔法的化身……”

“女巫、黑猫和扫帚的经典搭配。”魏琛说,“这还有人研究?”

“听我说完。”叶修不耐烦地晃了晃尾巴,“那位学者在那个时代幸存下来的遗迹中找到过翼猫的雕像和相关文献,猜想当时被称为魔法化身的是这种生物,黑猫只是作为一个映像……当然,因为没能找到更多的证据支撑,这只是一个猜测。”

魏琛还是无法将叶修此刻的模样跟巨龙联系在一起,他摸了摸下巴,说:“看来现在有证据了。”

长着翅膀的黑猫就像童话中的生物一般,这让卢瀚文看呆了眼。幼犬小心翼翼地伸出爪子,想要触碰那闪亮亮的毛发和翅膀——只是韩文清手臂一收,正好把龙抱到了他那短短的爪子够不到的范围。

成年的巨龙对幼龙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保护欲与责任感,虽然叶修本质上还是个人类,但当他以相当无害弱小的幼龙模样出现时,韩文清很难压抑住这种保护欲。

魏琛仔细想了想,突然觉得没中奖有点可惜:“还能变成龙啊?”

叶修:“还能变成狗呢。”

卢瀚文:“汪。”

蓝雨的队伍陷入了一片混乱,小动物们嘤嘤的叫声层出不穷,黄少天焦头烂额地来到喻文州的身边,嘴里念叨个不停:“完蛋了完蛋了,那家伙手脚未免也太快了吧?这下要变成动物园了……不对,我刚刚明明看见队长你也被选中了,怎么会没事?”

察觉到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喻文州脸色古怪,显然也不太淡定了。术士咽了咽唾沫,伸手摘掉了兜帽,撩起银灰色的长发,摸了摸自己一双尖尖的耳朵。

“没事?”喻文州苦笑着说,“问题可真是太大了。”


-TBC-


大家六一快乐

评论(16)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