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韩叶】二十六字母系列(A to L)

大家新年快乐>////<

_(:з」∠)_简单来说,这个系列就是从26个字母里面随便抽一个字母出来当关键字,然后串成文……这个略好玩www

提前了几天写,本来想一次写完发出来当新春贺文啦……但是不争气地病惹,所以先发一部分吧(´・ω・`)(。

韩叶退役日常。


1、alteration(变化)

“退役后的打算?”

被问到这个问题,叶修先是一愣,接着沉吟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他当着陈果的面开了QQ,在她不可思议的目光中敲了敲韩文清。

“老韩。”

对面很快来了回复:“干嘛。”

“退役以后想住哪儿?”叶修问。

陈果本来还想着人家韩文清肯定不会理你,谁知两人竟然真的就这样认真讨论了起来,让兴欣的老板娘觉得世界太玄幻。

难道这对多年宿敌还想退役后做邻居不成?

眼看着叶修和对面霸图的队长已经迅速就城市和地段达成了共识,正准备继续研究具体的楼盘,被晾到了一边的陈果终究是呆不下去,悄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今天她所受的惊吓太多了。

她现在要做的是洗个热水澡、睡一觉,然后刷新一下对这两位大神关系的认识。

 

2、beginning(开始)

叶修从熟睡中转醒,觉得浑身都是软的。他依旧闭着眼,躺在被窝里。然后他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儿。

他和韩文清的家。

昨天是他们搬进来的第一天,正好网还没有通,本来叶修还在心底盘算着要不要来做点别的,结果和韩文清在家里一整天收拾下来,却是将他的心思完全浇灭了。最后两人精疲力尽地冲了个澡,在新床上一躺,被子一卷,就这样抱着睡了过去。

叶修能听见身边的人有规律的呼吸——他猜测韩文清大概还没有醒来——他的腿还和对方的腿紧紧缠在一起,他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接触的地方传来了韩文清的体温。

明明是冬天,却热得发烫。

 

3、concordance(一致)

两人都已经预料到了,同居对他们来说会是一个挑战。

习惯了长期的异地恋和线上交流,突然就开始同居生活,必然是需要时间磨合的——不过又说回来,好歹也是做了那么久的宿敌,能一下子就甜甜蜜蜜地生活在一起才是真的哪里不太对呢。

从家务的分配到叶修不良的生活习惯,两人什么都能互相讽刺上几句——前者是总有一方会屈服,后者则是被叶修敷衍过去、暂时不了了之。

但在荣耀方面,两人却总能轻易达成一致。

“订不订电竞之家?”

“已经订了。”

“明天早上直播,蓝雨对微草。”

“知道了,哥今晚不熬夜——你先洗澡。”

 

4、dishonest(不诚实的,不正直的)

叶修敏锐地感觉到了身后传来的压迫感。

他浑身一个激灵,头也不回,当机立断地就把手边的烟灰缸一秒清空。将烟灰缸归位后,叶修咳了一声,回头无辜地问:“干什么?”

将他的行动从头看到尾的韩文清冷冷地看着他:“……”

叶修摸了摸鼻子,心虚地回过头去,心不在焉地盯着屏幕。

从认识开始就知道叶修烟不离手,本来韩文清也没有要他戒烟,只是让叶修少抽。但在叶修第一百遍保证会少抽烟、又一百零一遍被抓到以后,前兴欣队长的信用终于彻底破产。

既然靠他自己克制不住,那他就要下手了。韩文清想。

 

5、eventful(多变故的,充满大事的)

从韩文清下定决心给叶修限烟的那一天开始,他们的日常生活开始变得波澜壮阔。

 

6、fling(一时放纵)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露出了餍足的表情。

实际上现在还是下午。阳光明媚的下午。

厚厚的窗帘挡住了室外的阳光,只有缝隙有光透进室内。空气中还飘散着情欲的味道,身上还挂着几个明显吻痕的叶修坦荡荡地盘腿坐在床上,背对着韩文清抽烟。

韩文清靠在床头,注视着他的脊背和颈脖,还有不断向上飘的烟出神。

叶修了解他——就算是正在给他限烟,这种时候韩文清也是不会说什么的。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安稳地抽个烟。

这几天里他才终于感受到了想抽个烟是多么不容易。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叶修自然不会放过。

他这样悠闲的想法一直持续到韩文清从背后搂上来为止。

从各种意义上,这都是一个放纵的时刻。

 

7、glower(怒视)

打扫偷懒被怒视。

偷偷抽烟被怒视。

熬夜打boss被怒视。

……

叶修对韩文清怒视的抗性已经无人能比。

当然,这大概也是因为没有人能有幸像他一样得到韩文清那么多的怒视。

 

8、harmony(和谐)

热腾腾的豆浆不断往上冒着蒸汽,韩文清轻啜了一口,翻着报纸专注地读着新闻。坐在他身旁的叶修嘴里叼着个包子,半个人靠在沙发扶手上,心不在焉地翻着电竞周报。

这场景看似和谐,实际暗流汹涌。

叶修一直盯着杂志上,其实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手指用烦躁的节奏点着沙发扶手,他瞅了瞅依然不为所动的韩文清,暗自啧了一声。

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叶修被禁烟第五天。

他决定也不让韩文清好过。

 

9、inch(缓慢前进)

床头的闹钟响起,一只手从被窝里面伸了出来,在床头摸索了两下,然后才一把按掉了闹钟。刺耳的闹铃一下子停了下来,手还搭在闹钟上、把头埋在枕头里的人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叹息。

在冬天,每一天早上起床都是一次艰难的挑战。

正当他挣扎之际,另外一只手沿着他的手臂缓慢地追了上来。手的主人并不着急,而是这儿摸摸、那儿捏捏,一点点地拖着他的同居人的手回到温暖的被窝。

……

他成功了。

没能起床晨练的韩文清在事后进行了深刻反省。

并非自己意志不够坚定,只是敌人太强大——被窝里实在太舒服,再加之被叶修缠得死死的,完全没办法下床……

今天就算了,明天一定会去晨练的。韩文清乐观地想。

在无所不用其极地打断了韩文清一周的晨练以后,叶修终于成功地夺回了自由吸烟的权利。

 

10、journey(旅程)

“哎,你们这里挺不错的嘛。”黄少天从进门开始就这里摸摸、那里摸摸,然后才点着头坐下。

“那当然。”叶修说。

黄少天仔细端详了叶修片刻,惋惜道:“老韩你怎么没把这货家暴死呢。”

韩文清不想理他,默默放了一杯热茶到他的面前。

“别看老韩这样。”叶修语重心长道,“其实还是很讲礼貌的。”

韩文清:“……”

“讲礼貌的好。”黄少天连连点头,“既然你们这么热情,那我这两天就住你们这儿了。带我到处玩玩,我还没来过呢。”

“不行。”韩文清拒绝道。

“老韩你看你!才刚说你讲礼貌呢!”黄少天不满地拍桌。

韩文清打开抽屉翻了翻,把备用钥匙扔到了黄少天手里,简洁地道:“让你住两天,自己去玩。”

黄少天拿着钥匙愣了。

“谁让你来之前不说一声?”叶修拍着他的肩膀,道,“我们马上准备出门旅游了——乖乖留下来看着家吧,少天。”

 

11、key(钥匙)

“砰。”

叶修愣了。

他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脚上还趿着室内拖鞋,浑身上下除了烟什么都没带——这很正常,他只是出来往几步之遥的楼道垃圾桶里扔个垃圾而已。这几秒钟的事情,自然是提着垃圾就这样走出来。

但就在前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家门被风一吹、就这样在他面前关上了。

楼道窗户又吹来一阵冷风,叶修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韩文清出门去超市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他想了想,按响了邻居家的门铃。亏得现在是寒假,隔壁屋还剩一个寒假中的学生党宅在家里。拿着借来的电话,叶修在邻居小伙惊疑不定的打量目光下流畅地按下一串号码,拨了过去:“喂,老韩?”

“叶修?”对面的声音有点吵杂,但他还是听出了对面的人的惊讶。

“出来倒垃圾没带钥匙,结果家门被风带着关上了。”叶修说,“我先到邻居家坐坐,你赶紧回来吧。”说完他也不管韩文清什么反应,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邻居小伙诚惶诚恐地接过他还过来的手机,痴痴地看着他,问道:“你你你你你真的是叶修大神?”

叶修笑了:“要不要来一局?”

 

12、lick(舔)

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叶修一手拿着甜筒,另一手正摆弄着自己的新手机——认为没有手机实在是不方便,非常有行动力的前霸图队长当下帮他买了一台回来。

韩文清把购物袋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放好,皱着眉说:“天冷还吃雪糕。”

“隔壁邻居请的,不吃白不吃。”叶修头也不抬,眼睛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输入一连串的电话——他正在认真地补完通讯录。眼看着雪糕慢慢融化,顺着甜筒流到了他的手上,叶修的注意力却还停留在手机上。

看着雪糕一直流,实在是忍无可忍的韩文清啧了一声,走过来一把拉过他的手,把甜筒抢了过来:“不吃就给我。”

“嗯。”叶修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抬起手顺着雪糕流下的痕迹就舔了上去。

韩文清没好气地抽了一张纸巾过去。


-TBC-

评论(20)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