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02

02

 

“下赛季的编舞我已经有想法了。”维克托食指弯曲抵着嘴唇,无名指上的金指环闪得雅科夫头疼,“或者说,是灵感太多了,不知道用哪个好呢。”

雅科夫点点头,示意他详细讲下去。

维克托变了。任谁都能看出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被称为传奇的花滑选手已经彻彻底底地坠入爱河,心甘情愿地溺死在里头,并迫不及待地向坟墓奔去——不过回来了一周,这个训练场已经没人不知道他手上与日本选手成对的金指环是“订婚戒指”。

雅科夫私下认为,这家伙已经烧掉了自己的所有手套。

他曾经以为维克托会很快厌倦这个教练游戏——毕竟作为照看了他多年的教练,雅科夫很了解维克托——但他必须承认,他看走眼了。

他所熟悉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热爱惊喜,讨厌一成不变。当他不能在某件事上享受到快乐,他的热情会退却,注意力会转向另一件更新鲜的事物上。

这几年以来,雅科夫一直隐隐担心花滑也会被维克托厌倦列表中的一项,上赛季他的离开似乎证明了他的看法是正确的。

但事情似乎有些不一样了:现在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常常在训练中无意识地微笑,休息时对着戒指出神,谈话间三句不离他的胜生勇利,仿佛从前那个轻慢承诺的男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他找到了值得守护一生的人。

雅科夫也曾经有过类似的体验,虽然最后他的婚姻没能走到最后,但并不能说那段爱是一个错误。站在长辈的立场上,他乐意祝福维克托;而站在教练的立场上,他似乎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你体力变好了?”在维克托结束了一轮训练后,雅科夫发问了。

在维克托归队训练后,他静静地观察了两天,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即便休息了一个赛季,维克托的竞技状态一点儿也没有下降,表演甚至更具有感染力了。

 “是啊。”维克托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喝了一口水,“这一年里我可一点儿也没有偷懒呢。”

雅科夫瞥了他一眼,这个二十八——二十九岁的男人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快来问我原因”。于是他点点头,冷淡地应了一声。反正不管如何,维克托都会继续说下去的。

维克托果然不在意,靠在场边自顾自地解释:“勇利会要求我一遍一遍地为他示范,直到体力完全耗尽才会放过我呢——简直是个魔鬼学生,对吧?”

“嗯。”

“他用那样闪闪发亮的期待眼神看着我的话,完全没办法拒绝啊。”维克托扶着额头,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我是教练呢?”

放屁,这关教练什么事儿?他的教练心想。这他妈是求偶本能。

“不过也很有成就感。”维克托说,“感觉体会到了雅科夫的心情。”

显然不一样,他可从来没把学生当男朋友。雅科夫摇摇头,决定不继续跟这个无可救药的男人谈论这个话题了。

“……当然,这也只是初步构想而已。除了这首曲子以外,我还有另外几首备选……”维克托的讲述停了下来,他的注意力转移开了,“尤里奥来了。”

雅科夫顺着他看的方向转过头去,看见尤里正吊儿郎当地朝在观众席等待的勇利走去,两人交谈了几句,最后日本选手还是跟在尤里身后走了。

“看来他们相处得不错。”雅科夫评价了一句,“继续说吧。”

维克托充耳不闻。他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他们,直到两人走向了通往更衣室的通道,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雅科夫:“……”

“剩下的明天再说吧。”维克托的心显然已经跟着到了更衣室里,“本来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然后带勇利熟悉一下训练场的,一不小心就说多了。”

“尤里已经去了。”雅科夫不得不提醒他,“他会代劳的。”

“但是我不在!”维克托看着雅科夫,仿佛他说了什么怪异的话一般,“熟悉新的训练场地是相当重要的过程,我当然不可以缺席。作为教练。”

说完,他还像是肯定自己的话一般用力地点了点头。

雅科夫看着他脚步匆匆地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对于维克托这个赛季的表现,他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尤里带着勇利来到更衣室里,里面正在准备的学员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好奇地打量了他们几眼。尤里嗯了一声就走了过去,勇利因为他们过于热切的眼神退缩了一下,最后还是打了个招呼,才跟上了大步流星走在前面的尤里。

“比赛我看了。”尤里说。

勇利花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全日锦标赛:“感觉怎么样?”

“哼,马马虎虎吧。”尤里顿了顿,像是勉强自己吞下一些更过分的言论,但有些话他不吐不快,“但是你们非得这么……嗯?亲戒指?”

那粉红色的气氛,简直肉麻的令人浑身不适!想到接下来将会有两枚戒指在眼前闪来闪去,十五岁的选手就有种翻白眼的冲动。

“不是这样的!之前不是有说过吗!”勇利红着脸慌张地摆着手,结结巴巴地解释,“这是护身符啊!那个,亲戒指,只是……祈福……”

“你拿到金牌了吧,全日锦标赛。”尤里打断了他的解释,“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赶紧把这戒指换掉。”

勇利神色一凝,接着脸涨得更红了。他在尤里的注视下吭哧吭哧了半天,跳过了结婚的话题,最后问:“这个戒指——很难看吗?”

金饰其实很符合尤里的审美观。在他看来,金戒指比钻石戒指好看多了。他上回还买了一条酷炫至极的金链子,坠着一个威风凛凛的老虎头。

“还行吧,就是造型太素了。”尤里眉头皱得死紧,撇着嘴补充了一句,“也太闪了。”

“那就好。”勇利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至少减少了一个会让维克托摘下它的理由。

“下赛季那个老家伙又要上场了。”尤里又问,“所以你也要去亲他的戒指吗?”

“维克托的话根本不需要赛前祈福吧?”日本选手无力地辩解道,“再、再说,我又不是维克托的教练!”

“难不成你要让雅科夫去亲?”

两个yuri同时打了个寒颤。

他们对视一眼,同时决定跳过这个话题。尤里站在更衣室中央,指了指各个方向,简洁地说:“柜子,浴室,休息室,形体室,健身室,后门,冰场。”他最后指向他们来的通道。

勇利顺着他指的方向回过头去,维克托正巧走了出来。他快步走来,加入了他们:“本来只是打算谈两句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

“有正事的话,你可以先去忙。”勇利连忙说,“尤里奥会带我四处看看的。”

“没什么事,打个招呼而已。”维克托亲热地揽住他的肩膀,冲尤里眨了眨眼睛,“今天只是过来认个路,我们待会儿还有下一站。”

看着这两个仿佛一刻也不能分开的成年人,尤里冷哼一声:“那就别磨蹭了,快走吧。”

三人穿过了更衣室,往形体室走去,继续他们的参观之旅。维克托好奇地问:“你们刚刚在聊什么?”

勇利紧张地埋下了头。他无意识地用手指摩挲着戒指,祈祷尤里不要提起与金牌、金指环相关的任何话题。维克托瞥了他一眼,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眉毛。

也许是上天听见了他的诚心祈祷,也可能是因为年轻的选手拒绝任何会让维克托第一万次得意洋洋地炫耀他的“订婚戒指”的话题,尤里最终选择搪塞回答。

“欢迎会。”他说,“确定好时间了吗?”

说谎。刚刚他们肯定不是在讨论这件事。维克托觉得好笑。

“是吗?”他坏心眼儿地沉吟了一下,直到看见勇利紧张得快要窒息了,才愉快地回答,“嗯,刚刚已经跟雅科夫确认过了。就在周六晚上,麻烦你通知其他人了。”

“知道了。”尤里应道。

勇利疑惑地问:“要开派对吗?”

“勇利和我的欢迎会。”维克托告诉他,“就在我们家,邀请的都是俱乐部的选手。”

我们家。这个词在舌头滚过,维克托心情更加雀跃。他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准备呢?他们可以一块儿布置派对,煮些好吃的招待他们的客人。

想到这儿,维克托果断取消了定外卖的计划,向自己的弟子眨了眨眼睛:“到时候勇利也要帮忙哦!”

欢迎维克托回到圣彼得堡吗?完全忽视了自己也是派对主角之一,勇利干劲十足地点点头:“我会帮忙的。”

三人在冰场里转了一圈,尤里因为训练而告别了他们,维克托也和勇利一块儿离开了训练场,他准备带勇利去一家特别心仪的俄罗斯餐厅。维克托兴致勃勃地介绍道:“这里的鱼子酱沙拉特别棒,罗宋汤也很美味。更别提甜品了,那是我的挚爱!”

勇利因为他的描述而期待了起来,在美食方面,他们一直相当有共同语言——可惜的是,由于易胖体质,勇利从来没法像这个受到上天宠爱的俄罗斯人一样敞开了吃。

他们很快到达了餐厅门口。维克托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日本选手则落后了几步,抬头看了看餐厅的招牌,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他曾经无数遍在SNS的上看见这个招牌的照片;甚至不用进去,他都知道餐厅里头的装潢是怎么样的。

这不是传说中的偶遇圣地吗!

因为维克托是这家餐厅的常客,粉丝们纷纷前来尝试捕获偶像,其中有不少成功者,她们大多得到了签名和合影机会。久而久之,这儿就成为了粉丝圈里的偶遇圣地。

退一步说,就算没有碰见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本人,这儿也是个好去处——餐厅里有一副照片墙,贴满了维克托和粉丝们的合照,还挂了一副亲笔签名,活像个维克托主题餐厅。

勇利之前甚至做过圣彼得堡旅游计划,这家名为“彼得的小船”的餐厅在计划中被重重的圈起,被他标记为必游景点——当然,那份计划最后并没有实现,目前正在和维克托的海报们一块儿躺在他的床底下。

“勇利,快进来!”维克托发现他没跟上,站在门边催促他。

勇利回过神来,赶紧跟了上去。

 

-TBC-


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w

评论(32)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