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04

04

在此以后,维克托又试了几套新款春装,并决定全都买下来。一旁的售货员的笑容也因此越来越甜蜜。

维克托毫无疑问是她们店的熟客,她从未见过他这么像今天这样,将所有试过的衣服都买下来——毕竟他是一个挑剔的客人,并不是所有衣服都瞧得上眼。这毫无疑问是因为他今天带来的另一位先生。

因此在维克托再次换下一套衣服时,她建议道:“为什么不给这位先生挑一件呢?”

维克托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为什么不呢?

“勇利,来,站起来。”维克托转过头对勇利说。

勇利一头雾水,但还是顺从地站了起来。维克托摘掉了他的口罩、围巾,又脱掉他的羽绒外套,摸着下巴绕着他转了两圈。俄罗斯选手很快下了决定,对一旁的售货员说:“阿尼娅,我记得你们这儿有件大衣——黑色的,羊绒的……”

“还有双排扣?我想我知道了。”阿尼娅眨眨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因为听不懂他们俩的对话而满脸困惑的日本人,“那会很适合他。等我一分钟,马上回来。”

“等等,维克托,你是在给我挑衣服吗?”勇利忍不住问道。

“没错。”

“但是……”

在他提出任何反对之前,阿尼娅就带着维克托所指的那件大衣回来了。维克托不由分说地将大衣披在他身上,期待地说:“快来试试!”

而勇利,毫无疑问,完全拒绝不了这样的维克托。他认命地穿上了这件昂贵的黑色大衣。

“哇哦!真好看!”维克托双手捂住脸,蓝眼睛闪闪发亮,“对吧,阿尼娅,是不是很好看?我就说会特别合适!”

“太夸张了吧……”勇利不太自在地说。他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又伸手扯平下摆。

“这确实相当适合你。”阿尼娅赞同了维克多的说法,“相当优雅,而且英俊夺目。”

她用的是英语,这直白的称赞让勇利的脸腾的红了起来。

维克托愉快地笑了起来,他骄傲地扬起下巴,表现得比他本人被称赞高兴得多。他很难解释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拥有了一件举世无双的宝物,并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多么好。

“就它了。”维克托宣布,“你还有什么好建议吗?”

……

勇利已经不记得自己试了多少件衣服。他只知道,在维克托意犹未尽地结束的时候,他换下的衣服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在勇利觉得身上的衣服已经搭配得相当好看的时候,维克托总能找到理由挑剔一番,接着命令他换上下一件。

恍惚间,勇利觉得这与训练时被维克托百般挑剔,一遍一遍地要求再来一次,直到他达到要求的感觉一模一样。

走出店门的时候,勇利感觉到一阵久违的精疲力竭。现在的他和走进店门里的他判若两人——他几乎完全换了个行头。走在身边的维克托依旧精神抖擞,心情雀跃,勇利开始怀疑他们俩到底是谁的体力比较好。

“这是乔迁礼物!”维克托用这个说法堵住了对方任何拒绝的可能性,“欢迎勇利住到我家来。”

勇利心怀忐忑地接受了这份礼物。为了制止维克托接下来给他买更多的“乔迁礼物”,他决定打道回府:“时间也不早了,不如我们回去吧?”

维克托想到了他今晚的计划,同意了勇利的提议。他们带着今天的战利品回到了车上,维克托没有马上回家,他把车开到了一个陌生的街区,停在了路边。

“怎么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勇利疑惑地问。

“我去买点东西。”维克托说,“就在街对面,等我五分钟?”

日本选手打开了车窗,注视着维克托穿过马路,进入了一家花店。没过多久,他便捧着一束红玫瑰走了出来。

玫瑰?勇利感觉脸上一阵发烫。

他本能地拿出了手机,想在网上查一查在俄罗斯送玫瑰是不是有些别的涵义。但在他能在搜索栏里输入任何一个字之前,维克托就打开了车门。

他首先将玫瑰递给了日本选手,接着才坐上了车。

勇利坐立不安地捧着那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清了清嗓子,尝试让自己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奇怪:“怎么突然买花?”

维克托悄悄转头瞧了他一眼:勇利看起来并不是特别高兴,他表情僵硬,双手将花举在空中,仿佛是在捧着一个定时炸弹。这让俄罗斯人心里咯噔一下,说到嘴边的理由换成了另一个更安全的借口。

“今晚要庆祝勇利来到俄罗斯,怎么可以没有花呢?”维克托目不斜视地注视着前方路况,此刻的他仿佛是世界上最遵守交通规则的驾驶员。他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我有一个漂亮的大花瓶,用来装玫瑰最好看了!”

“原来如此!”勇利点点头,终于踏实地将花束抱进了怀里。玫瑰的香味萦绕在鼻尖,他低头嗅了嗅,同时借着花束的遮挡,用左手紧紧捂着右手的戒指。

胜生勇利打从心底里唾弃到现在还抱有一丝浪漫幻想的自己。

回到家后,维克托扔下了所有的购物袋,一头钻进了厨房准备今夜的晚餐。勇利则被赶回房间去收拾他的行李。他将衣服从行李箱中取出来,分门别类地收拾到衣柜里,又花了一点儿时间,让自己的私人物品占领了这个房间。

这下勇利终于有时间好好熟悉一下这栋房子了。

维克托的卧室就在勇利卧室的斜对面,勇利小心地绕开了它。他选择进入二楼的另一个房间,那是一个巨大的起居室。昨天他只在门口粗略地瞧了一眼,就被维克托送进了隔壁的浴室里,但惊鸿一瞥之下所看见的东西实在令他念念不忘。

“打扰了。”日本人小心翼翼地踏进了起居室。

起居室里有一张正对着电视的长沙发,看起来相当舒适的沙发上堆满了抱枕,一看就知道是维克托精心挑选的。沙发边上有一个CD架,勇利绕开了它,走到了书柜旁的一个透明的玻璃柜边上。这是一个奖牌柜,里面陈列着维克托这些年来所获得的所有奖牌。

“天啊,真的是金牌!”小粉丝胜生选手几乎要趴在玻璃上了,“去年的欧锦赛,还有前年大奖赛……下面这一层是少年组的……”

勇利转过身去瞧了门口一眼,确认维克托不会突然从那儿冒出来,接着才拿出手机,对着奖牌们从各个角度猛拍一通。

他想给披集发照片,想给美奈子发照片,想在SNS上发照片,胜生勇利想对全世界宣布:他亲眼看见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所有奖牌。还合照了。

这很奇怪: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本人是他教练、跟他一起训练了一年、经历了那样一个永生难忘的赛季以后,勇利依旧会为因为亲眼看见维克托的奖牌们而感觉激动不已。

当然,最后勇利还是什么都没有发。当然没有。

在奖牌柜前无声地爆炸了一通,将满腔的热情暂时燃烧得差不多后,勇利满脸通红,心虚地离开了起居室,一刻也没敢多待。他在走廊停留了一会儿,确认脸上的热度已经恢复了正常后,决定到厨房去帮忙。

日本人下了楼梯,却发现客厅里的电灯都关上了,只余下开放式厨房还亮着几盏灯,大厨尼基福罗夫先生正在里面忙碌着。一些已经点燃的香薰蜡烛被摆放在客厅的各个角落,看起来很有情调。

勇利被这只会出现在电影里的场景吓了一跳:“维克托?”

“勇利,你已经收拾好了?”维克托抬起头来。他站在整个空间里真正的明亮处,看起来就像个发光体。大厨指了指客厅的方向,指挥道:“正好,马上就可以吃了——麻烦你去打开客厅的音响,我想我们需要一些音乐。”

勇利晕乎乎地照办了。

很快,他们俩面对面地坐在了餐桌旁。客厅里播放着柔和的爵士乐,马卡钦乖巧地趴在他们的脚边。完美的烛光晚餐。

晚餐是维克托亲自烹制的牛扒和意面,这看起来相当美味,这个俄罗斯人显然对烹饪也有研究,他甚至用红酒酱在碟子上浇出了他们俩的名字。那一束玫瑰花被勇利放在了花瓶里,花瓶则摆放在了徐徐燃烧的蜡烛隔壁。

“真的不来点红酒吗?”维克托遗憾地问。

“不行。”勇利坚定地拒绝,“一不小心喝多了怎么办?明天就要开始训练了。”

维克托想起了教练的职责,最终还是妥协了。勇利选择用橙汁干杯。

“干杯!”维克托快乐地举杯,“欢迎勇利加入我们家!”

“谢谢你,维克托。”勇利与他干杯,真心诚意地道谢。

他能清晰感受到维克托为他所做的一切,那已经远远超出了好的范围,勇利愿意称之为完美。为了报答对方为他做出的一切,他会拼尽全力适应这个环境。

这实际上这也并不困难,毕竟他不仅有维克托作为后盾,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外援。想起了今天早上尤里给予他的帮助,勇利不由得微笑起来。

“也谢谢你,勇利。”俄罗斯人温柔地低语,这听起来就像一句情话。

勇利注视着维克托此刻心满意足的神情,几乎移不开眼睛。心脏又开始不听话地加速跳动了起来,他的脸颊耳朵开始发红发烫,与之相对应的是从背脊升起的恐慌——他真的能做到吗?跟维克托住在一块儿却不暴露自己的不该有的心思?

快醒醒,胜生勇利!别再看了!

在维克托察觉到不对劲之前,勇利成功地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开始称赞对方的厨艺,换来另一个快乐的笑容。

别太贪心了!胜生勇利在这一天里第二次严厉地警告自己。它会毁掉这一切。


-TBC-


有生活情趣的人大概都会升级一下自己的厨艺吧(x

一个人住复式仿佛有点不科学,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维克托会住复式23333

评论(34)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