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08

08

 

在勇利的坚持下,维克托擦干了头发,才终于开始了他们的夜间谈话。

“接下来,我们来排一个双人滑节目吧。”维克托教练宣布道。

勇利以为经过这一年的相处,他多少已经习惯维克托时不时的“惊喜”了。但很显然,他的教练永远能出乎他的意料。

“双人滑?”他饱受惊吓地问,“我们俩???”

他此刻的表情看起来与当初全裸的维克托在温泉里宣布要成为他的教练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没错。”维克托肯定道,“曲目就选《伴我身边,不要离开》——顺利的话,说不定能赶上四大洲赛的表演滑哦?”

“等、等等!”勇利暂时还无法理智地思考,“怎么突然想排双人滑的节目?”

“我想给观众们献上一次惊喜的回归。”维克托兴致勃勃地说,“双人滑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吗?”

说到了重回赛场这件事,勇利的抗拒顿时减弱了许多:“话是这么说……”

“啊……竟然这么犹豫!”维克托夸张地吸了吸鼻子,捧着心往勇利的床上一倒,难过地说,“难道勇利一点儿也不期待我的第一场回归演出吗?”

马卡钦相当配合地跳到床上,为了安慰维克托而依偎到他的身旁,又呜呜叫着舔他的脸,场面相当动人。

“不要偷换概念啊,我当然很期待啊!”勇利跪到床边去,伸手推了他两把,“快起来啦!马卡钦也是!”

“还是说勇利根本不想和我出演同一个节目?”维克托不为所动,双手捂住脸抽泣,“马卡钦,我果然已经过气了……勇利已经不再是我的粉丝了……”

“你在说什么啊!”被偶像开除粉籍的胜生选手大咳起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需要我提醒你,前几天被粉丝堵在餐厅签了半小时名的人是谁吗?”

“嗯,我想想,大概是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

“我只是被顺带的好吗!”

在维克托的软磨硬泡下,勇利最终还是屈服了。他把脸埋进床铺里,自暴自弃地说:“好的,我会排的!双人滑!”

他的教练从指缝里瞧向他:“也会好好地配合编舞吗?”

“会的!”

“很好。”维克托教练脸色马上拨云见晴。他翻身坐了起来,嘴巴笑成了心心,双手捧着勇利的脸颊宣布:“那么勇利,我们去跳舞吧!”

他们把客厅的茶几搬了开来,又将沙发推到两边,空出了一个可以跳舞的空间。维克托打开蓝牙,将手机连接了音响,正低头挑选音乐。

“这样真的能获得编舞灵感吗……”勇利挠了挠脖子,长叹了一口气。他站到地毯中央,哭笑不得地问:“你想跳什么舞?”

“随意就好。”维克托点开随机播放,放下了手机。接着他来到勇利面前,将他的眼镜摘下来放到了一边。

勇利眉头轻轻皱起,苦恼地说:“随意算什么回答啊?”

“跟着感觉来就好了。”维克托牵起他的右手,笑着眨了眨右眼,“所谓灵感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属于沐浴露的香味扑面而来,为了不一直盯着面前衣襟大开的胸膛,勇利抬头跟自己的舞伴对视。

“话是这么说没错……”他轻轻地把左手搭到维克托的肩膀上,两个人跟随着轻快的旋律踏出了第一步,“好吧。你是教练,你说了算。”

现在这场景一点儿也不旖旎暧昧,反倒有几分好笑:勇利穿着睡衣,维克托穿着浴袍,他们俩竟然就这样踩着拖鞋,在客厅的地毯上跳起了舞来。勇利很快抛开了心底的不自在,全心地投入了舞蹈当中。这比他想象中要容易得多。

维克托将向另一边伸展手臂的勇利拉回了怀里,两人的脸亲昵地贴在一块儿,在俄罗斯人的带领下踏着节奏向前迈步。

维克托觉得这真是一个妙极了的主意。

“好久没跟勇利一块儿跳舞了,真是怀念的感觉!”维克托愉快地说。

意识到对方所指的“上一次”是前年的舞会,勇利感觉有些无地自容。他低声嘟哝着回应:“对我来说,这才是第一次和维克托跳舞啊?之前那样丢脸的经历请马上忘掉,不要再提起了。”

“不——行——”维克托拖长了声音拒绝,错开一步绕到了勇利背后,拥着他向左踏了几步,“那是我宝贵的回忆。为了能常常回味,我还特地找所有人都要了照片和视频呢。”

勇利把头撞到他肩膀上:“天啊,别说了!”

“我是说真的。”维克托大笑起来。

在他看来,那时候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像一潭死水。也许观众还能得到惊喜,但在对胜利也麻木以后,他几乎无法从冰场上获得愉悦了。

仿佛向上攀登的道路也走到了尽头,维克托知道自己的表演并不是完美的,他没办法将他所缺乏的爱倾注在演出之中。当时他甚至因此而隐隐地感觉心灰意冷——正因如此,在舞会上他才会被那样的胜生勇利吸引吧?

那样真挚的情感正是他一直渴求的东西。

想到这儿,俄罗斯人借着这姿势,眷恋地用脸颊蹭了蹭勇利的头发:“勇利竟然在舞会上邀请我来当你的教练。当时真是吃了一惊呢!”

“所以你那时候到底是在想什么啊?就因为我喝醉后说的胡话,就真的来了日本?”勇利侧过身一手扶着对方的肩,向后倒在身后的臂弯中,无奈地瞧了他的教练一眼。维克托跟随着他的动作倾身,将他稳稳托住。

要说当时在想什么的话……

“想成为胜生勇利的教练。”他低头与勇利对视,“这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呢。”

勇利侧过头避开他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了。他顺着维克托的力道直起身来,两人相拥着原地旋转了一圈:“所以那个时候真是相当开门见山啊。”

“因为很期待嘛!”维克托突然深深叹了一口气,再次带着他的弟子在客厅的临时舞池里旋转起来,“满怀着希望去到日本,没想到见到的是一只小猪猪。在这以后,还被勇利残酷地拒绝……”

“那个时候太突然了,我对舞会上的事情一点儿记忆也没有啊。”勇利为自己辩解,“再说,之后我不是有好好地减肥吗,别再拿这个取笑我了。”

“哇哦,这么一说才发现,我们一开始就赤裸相对了呢。”

“只是你单方面的吧……”

音乐转为柔和,他们的舞步也适时变得舒缓。勇利很久没这样畅快淋漓地跳过舞了,他额头上冒了一层薄汗,脸上浮现了愉快的笑容。维克托握着勇利的右手向前伸展举起,他的视线落在无名指上的戒指上。

他感觉快乐而满足。灵感源源不断地流入维克托的脑海中。

“……你的双手,你的双脚;

我的双手,我的双脚;

你我的心跳已经交织相融……”*

拥抱、旋转、跳跃……

双人滑应该是个圆满的HappyEnding,就像维克托现在所感受到的一样。

他们能让全世界大吃一惊。

 

“热恋的甜蜜气息简直扑面而来啊。”格奥尔基·波波维奇抱着手臂,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欣赏地看着维克托的训练,“这种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我相当理解。”

听了他的话,米拉也回头瞧了几眼:“比之前更澎湃了。”

而站在冰场里侧,与他们隔着护栏的尤里忍不住嫌恶地吐了吐舌头:“爱来爱去的……太肉麻了。”

两个成年人对视一眼,同时宠溺地摇了摇头。他们这表情让尤里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年轻的俄罗斯选手愤怒地瞪视着他们:“别这样看着我!真恶心!”

“等你长大就明白了,尤拉奇卡。”米拉揶揄道。

“哼,老女人!”尤里在米拉能动手教训他之前迅速地往冰场里跳了一步,“再说,比起那个,那边更让人在意吧?”

他们顺着尤里所指的方向望向了训练场的另一端。在那里,日本选手正一如既往地刻苦地训练着,但训练内容却改变了。

“那是《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格奥尔基回忆道,“对了,这首曲子他确实练过吧。似乎是在看完那段试滑视频以后,维克托就去日本了。他现在练这个做什么?”

“问问他不就知道了。”看见勇利滑向了场边,米拉从背后推了尤里一把,“正好,他要休息了。去吧,把他喊过来。”


-TBC-


*《伴我》的歌词

_(:зゝ∠)_好爱看他们俩跳舞哦

评论(15)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