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09

09

 

尤里啧了一声,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顺从地向胜生勇利滑了过去。

“喂,炸猪扒饭!跟我过来!”他毫不客气地命令道。勇利满头雾水地跟着他来到米拉和格奥尔基这边:“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尤里奥很好奇,想问问你怎么练起了《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这个节目而已。”女选手坏心眼地把尤里推了出来,作为刚刚那句“老女人”的报复。

“哈??”尤里额上冒起青筋,“别开玩笑了,谁想知道啊!”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欲盖弥彰的否定。勇利挠了挠脸颊,眼神乱飘,支支吾吾地回答:“那个啊……是在练习表演滑。”

“你这样子很可疑呢。”米拉食指抵着嘴唇,怀疑地打量着他。

尤里一手按住勇利的肩膀,用不良混混的语气威胁道:“你还隐瞒了什么!快说!”

“双人滑。”维克托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他停在了勇利身边,亲昵地把手搭在他的另一边肩膀上,得意洋洋地宣布:“我们准备排双人滑的节目。”

勇利几乎想把头埋进手里,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宣布这件事。虽然来到这儿不过几周,但他已经搞清楚了一件事:俄罗斯的训练场没有秘密。一个消息永远会一传十、十传百,直至所有人都知道。

“哇哦。”格奥尔基惊叹地问,“你们俩要表演双人滑?”

“真浪漫!我能告诉萨拉吗?”米拉第一反应是拿出了手机,她划开锁屏,动作又顿了顿,“不过这种事情是不是保密比较好?这样才惊喜啊!”

“没错,所以大家记得保密!”说起惊喜,维克托忍不住笑成了心心嘴,“所以一开始会是勇利一个人的表演,我在中间加入——观众们肯定会大吃一惊!”

见大家几乎马上就接受了男子双人滑,勇利在心底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大惊小怪。他咳了一声:“没错,事情就是这样。”

“啊,对了,大家能把上周派对上拍照片能发给我吗?”维克托拍了拍手,说,“我准备挑一些照片洗出来。”

“这年头还有人洗照片?”尤里问。

“当然!而且我还准备在家里做一面照片墙。”维克托回答,“之前订做的一套相框已经做好了,这两天就会送过来。所以可以开始挑照片了呢!”

所有人都点点头,他的同居人反而是表现得最诧异的一个。

“照片墙?”勇利转过头去问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周。”维克托回答,“你不是很喜欢彼得餐厅里的照片墙吗?所以我想在家里也做一个。”彼得餐厅里的照片墙是直接将照片钉在软木板上,但由于维克托希望能好好保存那些相片,最终还是选择做由相框组成的照片墙。

尤里不由自主地翻了翻眼睛。他用食指堵起耳朵,一声不吭地转过身,向雅科夫那边滑去——他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这对白痴情侣身上?欧锦赛不远了,他得抓紧时间训练。

勇利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他想了想,问:“那你准备挂在哪里?起居室?”

“嗯……还在考虑。”维克托摸着下巴,沉吟道,“客厅和起居室都不错的样子,你们觉得呢?”

“客厅。”米拉回答。

“客厅。当然是客厅。”格奥尔基赞同地点头。

三个俄罗斯人迅速达成一致,勇利有点好奇这其中的原因,维克托却干脆地结束了这个话题。教练先生双手扶着勇利的肩膀,让他转身面向冰场,接着向前推:“好啦,休息时间结束,我们去训练吧!”

 

胜生勇利单手抱着一束玫瑰花站在家门前,另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钥匙。因为这几天发现之前买回来那束红玫瑰已经开始发黄枯萎,在上完俄语课后,他特地绕道去了一趟花店,打算挑一束花回来将枯萎的花换掉。

而因为勇利今天迟迟未归,在他挑选鲜花的期间,维克托已经用短信淹没了他的手机。

“勇利——快到家了吗?”

“难道被老师留堂了?要我过去接你吗?”

“勇利???你还好吗?”

“回我信息?”

在俄罗斯教练发出最后通牒之际,胜生选手终于注意到了那一连串的短信和未接来电。勇利连忙跟正在向他推荐鲜花的店员道歉,走到一旁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几乎立刻就被接通了。

“你要多少钱?”俄罗斯人咄咄逼人地问,“他没有受伤吧?把手机给勇利,让我听听他说话!否则我就报//警了!”

“维克托?”勇利一时被他这语气吓住了,“不不不,别报//警!”

“勇利你还好吗?有受伤吗?”维克托紧张地追问。

“我很好,我没事!”勇利语无伦次地解释,“没有受伤——我在花店!我只是想买点花回家。真的,维克托,相信我。我只是一时没注意手机。”

维克托原本正在挑选新洗出来的照片,听见勇利的回答,他用手掌捂着手机的话筒,差点笑得喘不过气来。

之前没有得到回复的积攒下的郁闷早已经烟消云散,他向趴在身边的马卡钦挤眉弄眼,用夸张的嘴型说:“他——信——了——”

听见对面一阵沉默,勇利几乎要被内疚感压垮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维克托?你生气了?”

“不,我没有。”

“对不起!”

哇哦,真有气势。维克托几乎回想起了勇利土下座的姿态。勇利的反应太有趣了,以至于让恶趣味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改变了主意,将说到嘴边的“开玩笑的”咽回了肚子里。

他拿起一张他们在巴塞罗那观光时的照片,躺在沙发上,看着照片上满脸笑容的勇利,好整以暇地问:“嗯?勇利觉得自己错在哪里了?”

“不该没看见你的信息?”勇利试探着说,“不该让你担心?”

在勇利多番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不回信息,同时半小时内就会回到家后,维克托才假装余怒未消地接受了他的道歉。

他窃笑着挂了电话,把马卡钦抱到面前来,拖长了声音感叹:“马卡钦,你说勇利是不是永远都分不清这是玩笑还是认真的?”

贵宾犬睁着一双圆滚滚的黑眼睛,谴责地看着他。俄罗斯教练难得反省了一下:实际上他要负一定的责任。要是对方真的以为他在开玩笑的话,他也许会让勇利认为他是认真的。

在爱犬的注视下,这个二十九岁的俄罗斯男人假装可怜地说:“我只是开个玩笑……马卡钦你最近是不是太偏心勇利了?”

马卡钦摇了摇尾巴,安静地与他对峙。维克托投降了:“好吧,好吧,是我的错。不过这可不能让勇利知道,他生气起来可凶了。作为补偿,我们给他一个惊喜?”

 

“我回来了。”勇利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

马卡钦从客厅疯跑出来,双爪搭到他的腿上,发出撒娇的声音,热情地迎接他回家。日本选手心下稍定,感激地摸了摸它的头,换上室内拖鞋后,跟在它身后进了客厅。

“哇哦,回来得真快!”维克托看了一眼时间,惊讶地说,“还不到二十分钟?”

维克托正坐在客厅的地上。俄罗斯人的手上拿着五六张照片,而他的面前散落着更多。除此以外,还有许多相框胡乱地堆放在他身边。

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生气,之前那件事算是揭过了吧?勇利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瞧了瞧先前被划定为照片墙的墙壁,维克托已经按照图纸装好了无痕钉。

日本选手将花束暂时放到一旁,走到了维克托身边,双手撑着膝盖弯下腰来:“不是你让我快点回来的吗?”

“本来还以为能在勇利回来前搞定呢。”维克托惋惜地说。他伸了个懒腰,将堆放在一块儿的相框搬到一边,拍了拍空出来的地板:“但是这些都很好,要我选一张实在太难了。”

维克托确实不擅长做选择题,Eros和Agape这两个节目也是绝佳的例子——因为两种编曲方式都很喜欢,这个传奇花滑选手干脆编了两个节目出来。

勇利顺从地坐下,从他手上接过了照片。

贵宾犬在他们俩中间探出头来,好奇地跟他们一块儿看。这几张正好是他们在长谷津海滨浴场玩耍时的照片,回想起那次海边之旅,勇利脸上浮现出愉快的微笑。他将照片翻看了一遍,最后取出其中一张:“这张?”

照片上的贵宾犬浑身被水淋透,原本蓬松的毛发塌了下来,不停往下滴水。维克托赞同地点点头。他伸手揽住他们俩中间的马卡钦,顺势靠到勇利的肩膀上:“改天去一趟圣彼得堡的海边怎么样?”

“现在这个季节没办法游泳呢。”胜生勇利伸长了手,摸来了一个大小正好合适的空相框,将照片放了进去。

“但是去听听海的声音也不错?会想起长谷津吧。”

“嗯,确实。那等暖和一点就去吧。”

勇利把装好的相框放回了维克托手里,又将歪倒在他身上的俄罗斯教练扶正:“好了,为了避免我们俩今晚饿肚子,现在我要去准备晚餐了!”


-TBC-


维克托戏真多( 这么玩迟早是要翻车的!

周末出去浪,放个存稿箱,大家周末愉快~

评论(7)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