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10

10

 

为了在晚餐前完成任务,维克托提高了效率。他花了一点儿时间,将挑选出来的照片放进这十几个大小不一的相框里,接着又将它们挂到该在的位置,这面照片墙就完成了。

完美!

维克托高举起双臂欢呼一声,一溜烟地冲进了厨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拽着勇利的手,强行把他拖到了客厅:“快看!我做好了!”

被硬拽出来的勇利手里还端着沙拉碗,他怔怔地注视着这面照片墙——墙上有维克托年轻时候的照片,也有自己少年时期的照片,但更多的是这一年中他们的合照。

他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这面照片墙被定在客厅的原因:来到他们家的所有人都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怎么样?”维克托问。

勇利指着照片里那个年轻的自己,结结巴巴地问:“怎、怎么会有那个时候的照片?”

“惊喜吧!”维克托得意洋洋地说,“我特地找美奈子小姐要的!”

带着强烈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俄罗斯人搂着勇利的肩膀转了个身,拿出手机,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对着照片墙就开始自拍。

感谢自拍达人披集的锻炼,勇利已经相当习惯自拍这回事了。他条件反射地对着镜头微笑,然而在看见屏幕里的自己时,他才意识到不对劲:他身上还穿着印满了Q版贵宾犬的围裙,手上还捧着一大碗沙拉,过长的额发被一个粉兔子发夹随意地夹了起来——这个发夹尤里送给他的,他看中了与这个发夹成对卖的老虎发夹,买下来后就嫌弃地将兔子丢给了勇利。

总而言之,现在他看起来简直傻透了。

维克托飞快地拍了几张,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当即打算上传到SNS。

“维克托!”日本人脸颊涨得通红,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尝试制止他,“你要发出去吗?等等,我们再照一张吧,等我把围裙换下来……”

“什么啊?这张照片很好啊!”他的教练高高地举起了手机,借着身高优势躲过了勇利的阻挠。他志得意满地按下发送,唱歌一般扬声宣布:“发送成功!”

“啊……算了!”勇利自暴自弃地捂住了脸,拒绝去想到底会有多少人看见这张照片。他放弃了徒劳的挣扎,抱着沙拉碗转身就走。

维克托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进了厨房。

“胜生特制减肥沙拉?好久不见了呢。”看着勇利将处理好的蔬菜倒进沙拉碗里,他若有所思,“难道说……”

维克托猛地扑了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勇利,掀开他的上衣摸他的肚子。发现手感一如既往的结实,他疑惑地自言自语:“没有胖啊?”

“手好冰,快拿出去!”被困在料理台和教练中间的勇利挣扎着逃开了,“真的没有胖,我一直都有好好控制体重的!”

“那为什么突然又要减肥?”维克托歪着头问。

“不是你说想要在双人滑里安排托举的动作吗?”勇利把碍事的尼基福罗夫先生推到一边,将之前准备好的油醋汁倒进了沙拉碗里,“按我现在的体重来说,托举还是有些困难吧。”

维克托感觉自己的能力被质疑了。他不高兴地鼓了股嘴巴,曲起手臂,做了个展现肱二头肌的姿势:“不要小看我啊,把你举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勇利敷衍地点着头,用哄孩子的语气回答:“嗯,对,是的。你当然可以。”

“不相信吗?”维克托眨了眨眼睛,扬着下巴夸耀道,“不要小看俄罗斯人。我年轻的时候还会出去打猎,就算和熊搏斗都不在话下!”

“这是什么俄罗斯笑话吗?”日本人说完,还相当捧场地笑了几声。

维克托也笑了起来,一本正经地给俄罗斯人添上奇怪的设定:“俄罗斯人在成年礼上都必须和熊搏斗,所以我们会从小开始就跟着长辈去打猎。”

他从客厅堆放着的旧相册里找到其中一本,又回到了厨房,向勇利展示相册中的一张照片,认真地解说:“这是我人生中独自猎到的第一头熊,相当具有纪念意义。”

照片里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还留着美丽的长发,看起来还没成年。他穿着大衣和雪地靴,戴着一顶纯黑的毛绒皮帽,鼻子冻得通红,但笑得快活极了。

银发的俄罗斯少年站在雪地里,身边竟然倒着一只小山一样大的棕熊——他一只脚踩在棕熊身上,一手高举着相机,另一只手对着镜头比了个胜利的姿势,为自己和猎物留下了这张照片。

这家伙是天使吗?住在勇利内心里的小粉丝几乎要大哭起来了。

他盯着少年维克托看了半响,按捺住摸一摸他的脸的冲动,翻开了下一页。勇利看到了更多维克托少年时候的照片——他真想把这本相册据为己有。

直到翻到了维克托和年轻的雅科夫在动物博物馆前的合影,勇利才开口揭穿了他的教练:“这是博物馆的模型吧?”

“哎呀,不妙。”教练先生发出了浮夸的感叹,“竟然被你发现了!”

“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

“那怎么办呢?”维克托抱着手臂靠着桌沿,食指轻轻地点着自己的嘴唇,“为了证明自己,我只能使出这一招了!”

勇利合上相册,想看他到底还想搞什么花样。维克托靠近一步,伸出手来,用抱着小孩子举高高的姿态将他举了起来。

腾空感让毫无防备的勇利惊叫了一声。为了更有力的证明自己,这个俄罗斯人甚至还举着他转了几圈——这让勇利的眼镜挂在鼻尖上摇摇欲坠,头发从兔子发夹里滑落下来,连室内拖鞋都掉了一只。

勇利一只手抓住手里的相册,另一只手紧紧地攀着维克托的肩膀,求饶道:“我信了,我相信了!快放我下来!”

“相信什么了?”

“你的力气超级大!托举完全没有问题!”

维克托得意地大笑起来。他很享受被勇利紧紧拥抱的感觉,相当坏心眼儿地又转了两圈才将人放下,让他坐到了料理台上。

维克托双手撑在他身体两侧,仰着头与勇利对视——他现在光着一只脚,穿着印着马卡钦的围裙,狼狈地坐在料理台上,手忙脚乱地把眼镜从掉落的边缘拯救了回来。勇利惊魂未定地喘了几口气,低下头,对上了罪魁祸首的眼睛。

两个人对视半晌,同时大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烂俗电影的情节啊?”勇利一边笑一边抱怨,“太蠢了!”

啊……眼睛都在发亮了,很开心吧?在这样愉快轻松的气氛下,维克托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了摸勇利的脸——好想亲亲他。

维克托诚实地说出了此刻的感受:“真想做会让勇利心脏扑通扑通跳的事情。”

勇利愣了愣,反应极大地往后一缩,紧张地抿起了嘴唇。但想起大奖赛颁奖典礼后的经历,他很快放松了下来,咧开一个笑容,眉毛高高地扬起,仿佛在说:啊,又想骗我?这回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维克托心里一动。

他抬手将勇利的头按了下来,结结实实地亲了他一口。

他们的嘴唇紧紧地贴在一块儿,近得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勇利的眼镜又悄悄滑了下来,他的眼睛睁得滚圆,不可置信地与维克托对视。

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比起上次那个万众瞩目下的吻,这次更加有真实感。勇利能清晰感受到嘴唇传来的热意,这令他脸上发烫,战栗不已,连呼吸也被夺走。周围仿佛蒙上了一层布,勇利能听见自己重重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要抱着维克托回吻,不管不顾地对他倾诉自己的爱意——即便离开了冰场,他也依旧想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维克托。但那勇气稍纵即逝,勇利最终还是没有伸出手。

维克托狡黠地冲他眨眨眼睛,趁着勇利还没反应过来又亲了他一口,还故意发出啵的一声。俄罗斯人确信自己看上去依然游刃有余,但实际上他的心脏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手指也在轻轻地颤抖。

胜生勇利僵硬得像个石头人,此刻他终于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他差点就把自己的心思暴露出来了。满脸通红的日本人惊喘了一声,反应极大地伸手捂住嘴身体后仰,仿佛是害怕对方心血来潮再来一次。

他的反应让他的教练开始不知所措了。为了掩盖住这种不安,维克托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向勇利眨了眨右眼,叹息着说:“勇利,接吻的时候还是闭上眼睛比较好。”

所以这又是一个玩笑?

勇利直视着那双笑意的蓝眼睛,一阵寒意在胸膛里蔓延开来,让他的心脏揪成一团,结成冰块坠到胃里。为什么维克托还能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

“够了。”他说,“别再开这样的玩笑了。”

欢乐的气氛仿佛被按下了休止键,此刻已经荡然无存。

维克托后退了一步,勇利落到了地上,在厨房的角落找到了他的拖鞋。他咽了咽嗓子,尝试控制住自己低落的情绪,但依旧不敢回头去看他的教练:“对了,我买回来的花还在桌上。能麻烦你把花瓶里的花换掉吗?”

“……当然。”维克托轻声回答,“我现在就去。”

 

-TBC-


终于翻车了

最近比较忙,大概没那么勤()

评论(33)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