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15

15

 

胜生勇利惴惴不安地享用着维克托给他准备的午餐,努力地想要回忆起一些片段。他悄悄地抬起眼睛,从眼镜上方观察着对方。维克托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正坐在他对面,安静地读着报纸。

勇利纠结得把碟子里的烤土豆捣成了土豆泥,才试探着打破了沉默:“昨天是你带我回来的吗?”

维克托点点头:“你喝醉了,尤里通知我去接你。”

“谢谢。”勇利尴尬地想解释几句,但转念一想,他昨天喝醉的原因也相当丢脸,于是他又沉默下来。

“今天……”维克托收起报纸,似乎想对勇利说些什么。就在此时,勇利手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日本人放下了勺子,瞧了一眼来电显示,心里顿时一跳。

“不好意思,我先去接个电话。”勇利低声道歉,迅速拿起手机,紧张地看了他的教练一眼,走到阳台关上了门才接通电话,“你好,安德烈?”

维克托靠到桌上,目送他走到阳台。他用手支着脸颊,端起已经变凉的咖啡喝了一口,静静地注视着勇利的背影。他甚至不需要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勇利刚刚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电话来自租房中介。

他猜得一点儿也没错。

勇利认真地听完了中介先生的简单介绍,记下了地址和见面的时间,才挂了电话。他回过神去,隔着阳台门与维克托对视一眼,顿时慌了手脚。

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阳台门,仿佛是为了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放轻动作回到了餐桌上。胜生勇利心虚得不敢抬头看他的教练,只管低头吃他的土豆泥。

出人意料地,维克托却没有询问那通电话的意思,而是继续刚刚被打断话题:“勇利,今天跟雅科夫沟通过,他想检查一下我们双人滑的情况。你觉得什么时候比较合适?”

“呃……我随时都可以。”勇利踌躇着回答。在他对维克托说出搬走的决定之前,他们就已经把双人滑的节目排练好了,现在确实随时可以上场演出。

“那就明天?”

“没问题。”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维克托点点头,重新抖开了报纸,继续假装认真阅读。借着报纸的遮挡,他做了个无声的、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没人知道会刚刚他的心脏跳得有多快——感谢醉酒时那个坦率的勇利,他说的是实话。

勇利老老实实地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才回到了训练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训练场的碰见的人见到他都第一时间露出暧昧的、揶揄的微笑。俄罗斯人从不随便地对路人微笑,他们的每一个微笑都是有意义的。勇利一头雾水,但日本人刻在骨子里的礼貌还是让他给每个人都回了一个微笑。

他迷惑地问尤里:“尤里奥,这是怎么回事?”

尤里把叼在嘴里的橡皮筋取了下来,一边扎头发一边冷静地回答:“他们在恭喜你们俩和好了。”

前天一块儿去的几个小伙子根本守不住秘密,当天晚上这个消息和他们跳舞的照片就已经传遍了整个训练场。

“和好?”勇利转念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哭笑不得地说,“也不算吧……”

一块儿跳舞了还不算?反正他是不信的。尤里懒得理他,摘下冰刀套后就扶着护栏走到冰面上,头也不回地滑走了。

勇利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走到冰面上。维克托的自由滑节目似乎又有了进展,正拿着纸笔和雅科夫在冰场边上讨论着排舞,他决定抓紧这个单独练习的机会。

被改编成了双人滑节目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前面有一部分是他的单人表演,维克托会在高潮部分加入进来。因为是表演滑,维克托选择了极具观赏性的编舞方式。

那充满着情感和默契的编舞让他们之前的每一次练习都相当愉快,也让此时的勇利感受到一阵心慌意乱。他忍不住怀疑,现在他真的能顺利地把双人滑中的情感表达出来吗?

这样的情绪显然严重影响到他的发挥。明明每一个动作都已经烂熟于心,但勇利却感觉身体变得不听使唤。他想要将把脑子里那些悲观的念头清空,但它们依旧一个接一个地冒出来——不要再想了!

胜生勇利深吸一口气,用左手紧紧捂着右手的戒指,仿佛这样就能止住手上的颤抖。他一点儿也不希望自己那不争气的心理素质毁了他们的双人滑。

日本人清空思绪,重新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现在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了,他得抓紧时间再练习几回。

 

维克托又止住了话头,他皱着眉看着又摔了一回的勇利从冰上爬起来,陷入了沉思。雅科夫自然也发现勇利今天状态不好,好心地建议:“或者再推迟两天?”

维克托认真地观察了一阵子,摇了摇头。他将写满了编舞计划的一页从笔记本上撕了下来,叠了两叠,收回了口袋里。

“不需要,我这就去跟他谈谈。”维克托教练向冰场的入口走去,“请准备清场吧。”

他的到来让勇利更加紧张了。日本人左右一看,瞧见雅科夫开始给他们清场,犹豫着问道:“要开始了吗?”

“还没有呢。”维克托停在了他面前,牵起他的手在戒指上落下一吻。他向惊呆了的勇利眨了眨右眼,微笑着说:“表演前祈福——护身符的价值就在这儿了。”

勇利意识到维克托在批评他刚刚的表现,他羞惭地低下头:“对不起。”

他的教练摇了摇头:“之前就说了吧,勇利只要一胡思乱想,跳跃就特别容易失败。”

“是的。”

“所以待会儿干脆什么都别想了。”维克托伸出食指戳了错他的额头,要求道,“先前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的干脆就交给本能吧。”

日本人的耳朵因为这久违的亲昵动作悄悄变红了。他伸手捂住了额头,紧张地垂下了眼睛:“但是……”

维克托放开了他,张开双手捂住了勇利通红的耳朵,低下头来靠着他的额头,温和地与他对视:“如果不能放空自己,那就想着我吧。”

近在咫尺的脸庞让勇利屏住了呼吸。那双蓝眼睛里有着什么他尝不出滋味的复杂情感一闪而逝,但很快就只剩下鼓励和信任——这与他每一场比赛开始前所得到的支持一模一样,勇利就像是找到了支柱一样,本能地感觉安全。

“好的,我会的。”胜生勇利低声回答。

维克托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对雅科夫打了个招呼,滑到一边儿去等待。勇利来到了场中央站定,他转过头去向维克托的方向看了一眼,又收回了视线,闭上了眼睛,带着平静的心情等待着音乐开始。

维克托将他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盔甲击碎了,胜生勇利在心底藏得严严实实的情感终于决堤而出——他根本不想离开维克托。

只要将他真正的想法表达出来就可以了。

随着钢琴声响起,勇利睁开眼睛,轻轻地仰起头,双手合于胸前跟着音乐旋转了一周。刚刚怎么也不听使唤的手脚重新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接下来的动作都已经驾轻就熟,他轻松地完成了第一个四周跳。

理智告诉他,他们现在的状态已经是他所能想象得最好的,他不应该改变这一切。那个意外的吻打破了他认为的完美状态,胜生勇利恐惧那未知的未来,选择了后退。

但这根本无法压抑他真正的情感。他依旧会为维克托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动心,这个人的存在就已经令他深深地着迷。

完成了一个毫无瑕疵的后内点冰跳后,勇利听见了场边传来的欢呼声。接上了一段接续步后,单人部分的最后一个四周跳也顺利完成——然后勇利抬起了头,就看见维克托微笑着向他滑来。

这个人真的太狡猾了。勇利抬起了右手迎接他的到来。

维克托握住他的手,两人牵着手在柔和的旋律中共舞。勇利配合地背过身去,维克托牢牢地握着他的腰将他举起,勇利全然信任地举起手,在他的支撑下转了一圈,才被放下。

“伴我身边,不要离去……”

在深情合唱的伴随下,他们互相带领着旋转起来。勇利的视线始终追随着维克托,而维克托也一直注视着他,他们保持着眼神接触,并为此而感觉心满意足。

“我本来还不相信他们俩这就和好了。”米拉靠在场边的围栏上,双手支着脸颊,一脸梦幻地欣赏着这场男子双人滑。

“早就说了吧。”尤里也趴在场边看他俩的表演,慢吞吞地回应。他的内心早就把这功劳归结于己身,表情也不由自主透露出几分得意。

雅科夫对他们的演出表现也相当满意。虽然双人滑的部分并没有编排难度太高的动作,但他们俩爆发出来的情感足以弥补这一切——那真是美极了。这是一个赏心悦目的节目,毫无疑问,他会同意他们在表演赛上给观众们献上这个节目。

“一起启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随着歌声的远去,钢琴声也转弱,勇利在维克托的带领下转完了最后一个圈,顺势投入他的怀中,侧过头靠着他的胸膛;维克托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放在他的后脑上,两人摆出完结动作,亲密地拥抱在一块儿。

我不该搬出去。勇利想。我不能离开他。我没有办法离开他。

场边传来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胜生勇利纵容自己多停留了两秒,才往后退开一步。维克托喘着气,低下头来注视着自己的学生,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样认真地看过他了。

维克托伸出手指,替他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低声道:“头发长了。”

“是啊。”在这种时刻,浮现在勇利脑海里的竟然是维克托因为剪头发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他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要去剪短吗?”

“这样也不错。”维克托也回应了他一个温暖的笑容,先前将两人分隔开的那层坚冰在此刻已经悄然融化。

“听着,勇利。”他的教练轻轻抽了一口气,仿佛在为接下来的话积攒着勇气。

他双手搭在勇利的肩膀上,脸上带着紧张神情,请求道:“搬家的事情我同意了——我们和好吧!”

在维克托期待的视线里,胜生勇利低下了头:“……好的。”

他似乎干了一件蠢事。非常、非常愚蠢。

 

-TBC-


今天官方爸爸正好出了双人滑的图

太美了!我爱双人滑!!!!

评论(31)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