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16

16

 

“胜生先生!”提早了一些在咖啡厅等待的安德烈向刚刚推开门进来的日本人挥了挥手。勇利向他点点头,维持着推门的姿势等了一会儿,直到身后的人跟了上来,才跟他一块儿进到咖啡厅里。

即便他的同行人戴着墨镜,安德烈还是轻而易举地认出了这个人气花滑选手——连续称霸男子单人滑多年的传奇选手,胜生勇利的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安德烈暂且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向他们俩打招呼。

“对不起,安德烈。我们来迟了。”勇利拉开了椅子在他对面坐下,同时不好意思地向他道歉。

安德烈连连摆手:“没关系。”

回想起今天出门时的兵荒马乱,勇利就感觉一阵头疼。得知他今天是去看房子,维克托几乎立刻拦在了门口,硬是不让他自己一个出门。

“不行!”维克托理直气壮说,“勇利自己去我不放心,我也要跟着一起去!”

“但是可能要花一整天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我今天也没有别的安排。”维克托坚持道。

几番争执之下,还是教练先生得到了胜利,跟他一块儿出门了。这让日本人无奈极了——本来他还想借着没有发现合适的房子,将搬走这件事无限期地推迟,维克托这一出就把他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胜生勇利又向他介绍了自己的教练,说:“维克托今天刚好有时间,打算跟我们一块儿去看房子。”

“当然可以。”安德烈马上答应了。带着这样一个全民偶像上门看房子,除了担心房东们太过热情以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乐观地想。

趁着勇利去买咖啡,安德烈才厚着脸皮向维克托先生求签名。顺便一提,勇利的签名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拿到了。

因为刚刚过去的大奖赛,他家年仅六岁的小公主已经彻底成为了胜生勇利的粉丝,并且宣称长大后要嫁给这个日本人。虽然安德烈相当嫉妒,但还是为他的小安娜要到了她梦想中的未来丈夫的亲笔签名。

维克托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待遇,他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在安德烈的本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而在维克托的要求之下,安德烈也马上为他详细地介绍起了他为勇利物色的房子。直到勇利带着两杯咖啡回到了座位上,这位专业的中介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个日本人才是他的雇主。

“这样看来,今天的行程还真满呢。”维克托接过了勇利递给他的咖啡,笑着问,“第一家就在这儿附近?”

“是的。现在过去时间正好。”安德烈看了看手表,放弃了在这儿向勇利介绍一次的计划,带着两个花滑选手离开了咖啡厅。

勇利先前告诉安德烈的要求相当简单:交通方便,治安良好,价钱适中。再加上日本人本来就是个好说话的人,安德烈认定为勇利找到合适的房子绝对不是难事。带着这样的自信,中介先生带着两人来到了第一家公寓。

“我的天啊!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一踏进了公寓,人气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受得到了房主的热情接待——他不动声色,相当耐心地满足了对方签名与合影的要求,接着在开始参观时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这儿也太小了吧。”维克托抱着双手,靠在门口挑剔地看着放下一张床后就几乎没剩什么空间的卧室,“连墙纸都掉下来了,这是多少年没有装修过了?”

“维克托!”勇利尴尬地扯了扯他的衣角,想让他别乱说话。

维克托不为所动,毫不留情地将客厅和厨房也挑出一堆的毛病。看着房主不虞的脸色,安德烈和勇利都没好意思提租房的事情,灰溜溜地离开了他的家。

“维克托,刚刚那样太失礼了吧!”勇利压低了声音向他抱怨,“接下来可不要这样了!”

“但是我说的是实话啊!”维克托捂着耳朵,双眼向上看,仿佛这样就听不见勇利的要求,“刚刚那间公寓完全不行。”

安德烈轻轻地咳了两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已经从这小小的挫折中振作起来,笑着说:“这还是第一家,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选择。”

事实证明,他振作得太早了。

胜生勇利也许还没有变为安德烈职业生涯中的滑铁卢,但那个风度翩翩的俄罗斯花滑帝王已经铁定会成为令他午夜惊醒的梦魇——安德烈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难缠的、挑剔的客户。

“对不起,今天让您白跑一趟了。”勇利无奈地向安德烈道歉。

这位身经百战的中介取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连声道:“一下子没有碰上合适的也很正常的……我知道的合适的公寓还有一些,我们可以再约个时间去看看。”

勇利目送他匆匆离去,才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里。这一天他们至少看了七八间公寓,虽然都在这个片区,但也已经足够让他感觉精疲力尽。

“饿了吗?”维克托发动了汽车,兴致勃勃地建议道,“我们去彼得那儿吃晚餐怎么样?”

日本人有气无力地回答:“当然可以。”

“打起精神来,这才是第一天呢。”维克托若无其事地安慰着,说得仿佛他不是那个捣乱的人一样,“总会找到的。”

由于他刚刚那幅挑剔的态度跟逛街买衣服的时候一模一样,勇利一点儿也没有起疑:“我的要求可没有那么高。不如下次我还是自己来吧?”

“今晚想吃些什么?”维克托根本没理会他的请求,自顾自地说,“海鲜大餐?我有点想念鱼子酱的味道了……”

胜生勇利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叹着气回应:“随便什么,只要能让我吃饱就行了。”

他们抵达餐厅后,彼得热情地欢迎了他们,并且第一时间为他们展示了照片墙的变化——签名板换成了他们俩上次留下的双人签名,而他们的合影也被贴在了墙上。维克托兴奋拉着勇利与那面照片墙,以及一大群兴奋的粉丝合照,好一番折腾才成功逃进了包间里。

感谢贴心的彼得第一时间送上来的罗宋汤,否则饥肠辘辘的勇利大概要饿晕在餐厅里了。

而仿佛精力无限的俄罗斯人从手机里翻找了一番,把手机推到了他的学生面前:“勇利,快看!双人滑的表演服快要做好了!”

胜生勇利眼睛一亮,接过了手机,一张张地翻看起来。因为是双人滑,他们俩的服装是成套的,设计上并无多大的区别,只是属于他的这套是蓝色的。

“这真好看!”他眉头当即舒展开来,赞叹道。

“下周就能去试穿了。”维克托说,“这下肯定可以赶上四大洲赛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已经等不及啦!”

见勇利脸上不再有沮丧的神情,俄罗斯教练悄悄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已经决定暂且退一步,但事到临头,他还是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勇利搬出去。

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公寓的话,勇利是不是就不会离开了呢?想到这儿,维克托一点儿也不为自己今天的行为而感觉后悔。

他决定一直这样干下去。

 

为了挣下这笔看上去唾手可得的佣金,安德烈相当积极地为他们联络合适的公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又跟他们出去看了几回。但他的梦魇尼基福罗夫先生每次都如影随形,不遗余力地搅和安德烈的生意——他总能给那些待租的房子挑出一堆的毛病,让他们三人被怒火中烧的房主赶出门外。

这不仅让安德烈感觉很为难,也令勇利积累了满腹怨言。

“你说,维克托是不是很过分?”勇利对着视频对面的披集抱怨,“我们三个都被赶出来了!这实在太尴尬了。”

这实在尴尬,他竟然搞错了。但勇利和维克托怎么可能还没在一块儿呢?披集百思不得其解。这不合理,相当不合理。

按照勇利这种含蓄被动的性格,送给对方对戒大概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大胆、最浪漫的表白方式了。披集愿意赌上《国王与滑冰者》的首发珍藏版蓝光光盘,胜生勇利绝对是喜欢维克托的——而维克托也接受了他的戒指不是吗?这两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是很过分。”披集板着脸说,“勇利竟然没有告诉我你们吵架了!”

日本人缩了缩脑袋,心虚地移开了视线:“这件事稍微有点复杂……再说,我们已经和好了!”

“这回可不会轻易原谅你了!”

“对不起!”勇利当机立断地道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子,解释道,“那个时候要是跟披集抱怨了的话,我肯定会马上坚持不下去的。”

“咦?这就和小孩子受了委屈,一被安慰就会哭出来的道理一样吗?”披集摸了摸下巴,举了个相当准确的例子。

被比作了小孩子的胜生勇利:“……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好吧,我理解了,但是勇利还是要接受惩罚!”他的泰国朋友大笑起来,说,“就罚你这赛季结束后来曼谷找我玩儿吧!”

勇利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当然可以!我们约好了。”

“好吧,那么我们再回到刚刚那个话题。”披集笑眯眯地赞同,“你说得对,他确实很过分——所以你之前为什么要提出搬走?”

“我一开始就没打算一直住在维克托家里。”勇利小心地回答。

嗯,所以问题出在勇利身上。名侦探披集·朱拉暖念头一转,很快得到了一个猜测。

他不了解维克托,但他了解胜生勇利。他的挚友就像一颗兢兢业业的卫星,在底特律的时候,他向来鲜少改变交通方式,也不会主动尝试新的餐厅,只会在自己划定的轨道里雷打不动地稳定运行。

也许“成为维克托的学生”已经是胜生勇利号的轨道所能到达的最远的地方,而“成为维克托的伴侣”则完全不在服务区内了。

“明天我们还会再出去一次。”持续被人扫地出门的体验让勇利相当不适,他疲倦地皱起眉毛,“我觉得这会是最后一回了,安德烈看上去已经要放弃这单生意了。”

这不是挺好的吗?这下可以不搬走了。披集想。但这话不能跟勇利说,否则他的朋友马上就要关上视频逃走啦。

“辛苦了。”披集同情地安慰他,“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打起精神来。”

按勇利的性格,不管他举出多少令人信服的例子,向他证明他的教练爱他爱得宁愿毁掉自己在粉丝面前的完美形象、把自己变成一个讨人厌的混蛋,也不愿意让他搬离自己家,恐怕这个顽固的日本人也不会相信。

果然还是要当事人亲自说出口,才能说服他的挚友啊。泰国人一边顺着勇利的话批判他那个胡搅蛮缠的俄罗斯教练,一边在心里暗暗给尼基福罗夫先生鼓劲。

希望他费尽心思会为他们做的曼谷蜜月游攻略到时候能派上用场。

 

-TBC-


披集大大奶一波,明天就完结啦!

评论(32)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