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17 (完结)

17

 

“勇利!”维克托猛地推开门,充满活力地喊,“早上好!”

伴随着他的问好声还有一声犬吠。马卡钦跳到了床上,为胜生勇利提供了热情的叫早服务。昨晚跟披集聊到深夜才入睡的日本人痛苦地把被子拉得更高,直到整个人都躲到被子里为止:“让我再睡一会儿……”

“七点半。”维克托坐到床边,用勇利无法反抗的力气把他的被子重新扯了下来,“小猪猪不要赖床了!你还记得我们跟安德烈有约吧?”

“嗯……”勇利打了个哈欠,带着浓浓的睡意回应,“好的,我现在就起。”

他顺从地走去卫生间洗漱。勇利凝视着镜子里那个无精打采的日本人,感觉困惑又恼怒——说同意他搬出来的是他,积极地替他物色公寓的也是他,将那些公寓批评得一无是处的也是他,维克托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糟糕的开始注定他们今天的拜访没有丝毫转机。

“我觉得你们需要的不是我的房子,我保证这一片你都找不到符合你要求的房子。”又一位房东将他们送出门外,他毫不客气地说,“我是说,如果你们想找那样的房子,为什么不去别墅区呢?”

看着铁门在自己面前砰地关上,安德烈平静地接受这次失败。

但他并没有感觉太生气,因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些天的表现已经向他证明了一件事:这世界上确实没有完美的人。

这个俄罗斯传奇花滑选手确实长得帅又有钱,但他追求手段活像个从未谈过恋爱的青少年。这些天来,这个因为心上人即将要离他而去的俄罗斯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捣乱,并将安德烈和那些房东们视作了敌人——这让中介先生暗地里都忍不住想要发笑。

中介先生不动声色地瞧了他的雇主一眼,这个日本人看起来只要一点儿火星就马上会爆炸了。

这两个小伙子迟早会走到一起的。他想。他可怜的小安娜恐怕要失恋了,胜生勇利可等不到她长大。

他们回到了街上,安德烈他直截了当地对他的雇主说:“胜生先生,虽然我还联系了最后一家,但和这些天来我们物色的公寓大同小异,我想它也不会符合你的要求。很抱歉,也许我没办法帮你找到合适的公寓了,不如我们就到这儿吧。”

对此,胜生勇利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带着歉意接受了安德烈的决定,但仍旧坚持独自去看看。这个租房中介意味深长地瞧了他一眼,给他留下了那家公寓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就干脆地与他们告别了。

在中介先生离开后,勇利才低头瞧了瞧地址——这段时间他对这个片区已经相当熟悉,拿到地址后很快就确定了路线。

“那么我们现在去最后一家?”维克托见他一语不发,咳了两声,“刚刚那间公寓的格局真的很差,光线也不好,希望接下来这间……”

“够了!”勇利被他的态度彻底惹火了,“维克托根本一直都在吹毛求疵,这很好玩吗?”

“我……”

“现在我要自己去最后一家!请不要再陪着我了!”

“勇利!”维克托被他生气的模样吓了一跳,本能地想拉住他的手。勇利往后一缩,一句话都不想跟他多说,转身就走。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谁也没再说话。胜生勇利怒气冲冲,一路上走得飞快,很快找到了那间公寓所在的居民楼——这栋七层小楼没有安装电梯,在维克托眼里,这绝对是个致命的扣分点。

勇利能听见维克托停在了楼梯口,没有跟上来。他强忍着回头的冲动,重重地踩着楼梯走去了上去。日本人憋着一口怒气一口气爬上了六楼,循着门牌找到了安德烈联系的公寓。

他站定在门前,抬起手来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按下门铃。他愤然收起手,生气又无奈地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最后茫然地坐到了楼梯上。

勇利愣愣地坐了好一会儿,直到那股支配着他头脑的怒气渐渐消退,后悔和羞愧的情绪也悄然地蔓延开来,令他嘴里苦涩极了——明明结果跟他想要的是一致的,但他还是忍不住对维克托发脾气了。

“我都在干什么啊……”勇利沮丧地把头埋进了手里,半天没办法抬起头来。

 

维克托依旧伫立在楼梯口等待。

他担心自己跟上去会将勇利惹得更加生气,但也担心对方会真的决定搬走。从门口灌进来的冷风呼呼地吹着,将维克托缠绕成一团的思绪重新梳理开来。

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鼻子和耳尖因冻得通红的俄罗人转过了头来。他脸上已经看不见笑容,湛蓝的眼睛在这个光线昏暗的楼梯间里像是会发光一样。

勇利脚步一滞,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维克托一语不发,上前两步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强硬地带着他离开了那栋居民楼。

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维克托一路寻找,最后干脆带着勇利走进了一个路边的公园。公园里有一个热闹的室外溜冰场,播放着耳熟能详的流行乐——情人节快到了,这儿有许多情侣趁着这个周末出来庆祝节日。他们小心地绕过了溜冰场,最后干脆钻进了树林里。

这儿足够的僻静,在树木的遮挡下,只能隐隐地听见溜冰场传来的音乐和笑闹声。

维克托终于停了下来。

“对不起。”他突然说,“其实由始至终我没打算让你搬出去。”

“什么?”勇利没反应过来他想表达的意思。

“我不想你搬走,不想回到没有你的生活。”维克托转过身来凝视着勇利,叹息着说,“要是没有合适的公寓,你就会打消搬走这个念头了吧?这么做是不是很幼稚?”

维克托试图从勇利的表情上猜测他此刻的想法。但日本人的脸上一片空白,他什么也猜测不出来,只得破罐子破摔,不管不顾地说下去。

“我知道你送戒指给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不仅仅想当勇利的教练,还想成为你的挚友,你的恋人,你的丈夫。说到要相伴一生的人,除了勇利我再也想不到别人了——请不要离开我。”

维克托看见日本人的眼睛里慢慢泛起了泪光。他顿时感觉手足无措,生怕那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落下来,焦虑地安慰道:“呃,别哭?天啊,我没想着会弄哭你……”

但维克托很快从勇利脸上读到了别的情绪,他的话戛然而止。

等等,这个表情是……维克托是笨蛋?

“送戒指还能是什么意思啊!维克托你是笨蛋吗?”勇利几乎在维克托得出结论的同时喊出了声,眼泪也哗的流了下来。

“但是,你不是说是护身符?”

“那当然是因为害怕你拒绝啊!”

“我——怎么可能拒绝啊?”维克托惊讶地问。

“啊……真是的……”

我才是个笨蛋。勇利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水,脸颊却因为对方率直的反问而变得通红。维克托捧住他的脸,用拇指轻轻地抹掉他脸上的泪水,噗嗤地笑出声来——在这一刻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过来,又似乎是单纯地为他们两情相悦而感觉快乐。

“我们达成一致了?”他问,“不搬走了?”

“嗯。”勇利点点头。

“这真是太好了。”维克托夸张的松了一口气,“我可不想把下个赛季的主题改成心碎。”

想象穿着上个赛季波波维奇那套表演服、画着烟熏妆的维克托,勇利忍不住笑出声来。

维克托也微笑起来。他将勇利拥入怀中,在他耳边低语:“我希望能当勇利一辈子的教练,希望你能一辈子不退役——希望可以与你分享从今往后的人生。”

勇利把脸埋进他的胸膛里,紧紧地揪住他的衣服,眼眶一阵发热。他吸了吸鼻子,回答道:“我、我也是。”

“怎么又哭了?”维克托取笑了一句,目光柔和地在日本选手的脸上逡巡着,最后停留在他的嘴唇上。他缓缓低下头去,额头贴着勇利的额头,他们之间的距离渐渐缩短,几乎已经近得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

啊,要接吻了吗?勇利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心脏砰砰地跳动着,紧张而期待地等待着接下来应该顺理成章的亲吻——

又一次地,他什么也没有等来。

他睁开眼睛,发现维克托正一脸促狭地看着他。

勇利意识到自己又被他耍了,满脸通红地喊:“维克托!”

维克托大笑起来,忍不住把他抱起来转了两圈:“我好开心啊!勇利,我们来跳舞吧?”

“在这里?”

“当然!”伴着露天冰场那头传来的音乐,他的教练牵起勇利的手,笑闹着在这个无人的树林跌跌撞撞地跳起舞来。

胜生勇利,24岁,与一直以来憧憬着的俄罗斯传奇花滑选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坠入了爱河。

 

“……接下来的将由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为我们带来他的自由滑节目,他的选曲是李斯特的《LliebestraumNo.3》,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爱之梦》……”

“还有,注意你的情感,一开始别爆发得太过了。”维克托早就已经不是在赛前需要他长篇大论地鼓励的选手了,雅科夫简洁明了地提点了几句,确认他都听进去后,便干脆地让开了位置。

维克托向站在一旁等待的勇利伸出了手。日本选手笑着握住了他的手,阖上眼睛,在维克托的戒指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完成了这个祝福仪式后,镜头里的两人额头贴着额头,亲密地依偎在一块儿,低声地交流着。

“胜生勇利亲吻了维克托的戒指,为他护身符注入力量!”解说员感叹着,“就像之前维克托给他的祝福一样,他们的感情真是相当好!”

“像维克托那样兼任教练和选手的情况,之前应该没有发生过吧?”嘉宾也顺着这个话题展开了,“但从这个赛季看来,他和勇利都干得不错。胜生选手在这个赛季的发挥相当稳定,心态也相当好,看来他最大的桎梏已经被维克托完美地解决了。”

“是的,他们相当出人意料……嗯?那是尤里·普利赛提吗?”解说员突然注意到了出现在镜头一角的俄罗斯妖精。尤里也没有回到看台上去,而是从选手通道又钻了出来,走到了他们身边,雅科夫转过头去,对他点点头。

尤里已经走到了勇利身后,抱着双臂,神情不爽地等了好一会儿,那两个家伙还在自顾自地说话,根本没有发现身后多出来一个人。

嘉宾也忍俊不禁:“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注意到尤里选手?”

尤里站在一旁,表情很快从平静变为焦躁,在发现他的粉丝们齐声发出怜爱的笑声之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冷眼看着这对情侣,突然伸出手来将勇利的后脑往前一按。

全场观众发出惊呼,眼睁睁地看着转播屏幕中勇利的嘴唇撞上了维克托的嘴唇。而站在冰场内的俄罗斯选手只惊讶了一秒,就不假思索地接受了这个惊喜。他抬手捧住勇利的脸,将这个意外发展为一个深吻。

在大奖赛的决赛赛场最后一场自由滑开始前,在现场观众的注视下,在各个摄像机镜头里,维克托深深地吻着胜生勇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诱哄着勇利的配合,让这个日本人深陷其中,剥夺了他的思考能力。

他们的舌头互相挤压着,勇利感觉一阵晕眩,这个吻几乎触及了他的灵魂,他忘记了闭上眼睛,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解说员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处变不惊地为观众们继续解说,“勇利选手正在为维克托本人注入力量……”

维克托眼睛带着笑意,轻柔地结束了这个吻。他笑吟吟地用拇指抹了抹勇利泛着水光的嘴唇,一言不发的等着他回过神来。

日本人与他对视了两秒,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他抬起双手捂着脸,只露出眼睛,飞快地转头瞧了在身后抱着双臂的尤里,又抱着最后的侥幸心理抬头瞧了正中央的大屏幕一眼——那儿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勇利趴伏在护栏上,把脸埋进马卡钦纸巾盒里,企图逃避这个现实。这个日本人发出了长长的悲鸣:“天啊……你干什么啊……”

维克托无声地大笑起来,对尤里竖起了拇指。站在他们身后的尤里也翘起嘴角,向他伸出拳头。维克托接受了他的鼓励,与他碰了碰拳头。

准备时间已经所剩无多,他俯下身在勇利的头发上亲了亲,接着头也不回地滑到了场中。维克托悄悄地摸了摸藏在表演服暗袋中的钻石对戒,确认它们都呆在该在的位置。

他最后一次看向场边的勇利,低下头阖上眼睛,摆出了自由滑节目开始的动作,等待音乐响起。

 

 

“一起启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FIN-

 

=w=完结啦!!!

写到最后果然要大吃一口维勇的狗粮!终于达成HE啦,爱他们www

这篇会赶CP出个本儿,本子应该会掏出我的小破车补个泰国蜜月番外……过几天会出个宣!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评论(86)

热度(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