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蒹葭

堆文。
不看通知,看不到at
鹰巢←起点小说同人堆积处

【维勇】Now Kiss 06

06


通常来说,米拉不是那种会时常母性大发的类型,但是胜生勇利真是个甜心。

“……制作方法大概就是这样。”胜生勇利结束了一场关于美味减肥沙拉制作的心得交流。他单手摸着脖子,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补充道:“通常来说,我减肥的时候都是吃这个,效果挺不错的。”

更正。胜生勇利是一个大甜心。

在勇利来到俄罗斯之前,尤里已经向整个冰场宣布过,胜生勇利这家伙是他罩的。维克托也干了类似的事情,仿佛他们会集体欺凌这个来自异国的优秀选手似的。

看看他那无辜的眼睛!任何一个有道德底线和怜悯心的人都不会去欺凌这个护照上的年龄已经24岁,看起来却20岁不到的家伙。

不像维克托那样荷尔蒙四溢,也不像尤里那个小混混,胜生勇利是一个看起来一丁点侵略性都没有的男人。

所有人都发现了,只要胜生勇利没有处在“随时准备中断谈话、拔腿就跑”的状态下,跟他相处起来会感觉相当愉快——他会认认真真地倾听你的话,关注你的感受,给出礼貌而贴心的回应。

这个日本选手看起来简直没有一点儿脾气,证据就是尤里从未真正惹怒他;这一点令米拉相当佩服,毕竟有时候尤里·普利赛提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混蛋。

就在今夜,女选手们成功地找到了让他放下戒备的一个绝佳的方式:在真正的谈话开始前,先跟他聊聊维克托。

她们用“维克托大战雅科夫”的一系列故事彻底卸下了胜生勇利的保护壳。勇利对此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在反应过来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她们中间,并被要求分享减肥的菜单了。

胜生的健康美食讲堂结束后,女选手们也散开来继续享受今夜的派对。米拉瞧了勇利手里的橙汁一眼,问:“不来点儿香槟吗?”

“不了,谢谢。”勇利摇摇头,“我酒量不太好。”

“我想也是。”米拉调侃道,“如果你喝醉了,我们可能会需要一点音乐。”

意识到米拉也在前年酒会的现场,勇利的脸腾地烧了起来,顿时窘迫得想原地消失。他低下头,徒劳地解释:“我之前很少那样醉过。我是说,那天……我只是心情不太好……”

这个日本选手看起来羞恼又沮丧,米拉觉得他看起来就像只小熊。没有人会不喜欢小熊。她忍着笑,真诚地安慰道:“你跳得很好!那天我们都玩得很开心。”

她说的是实话,那天晚上所有人都玩疯了。大奖赛的少年组冠军、成人组冠军以及未成年人止步组冠军都被接连击败,这个日本人热情奔放的舞蹈征服了整个酒会。

“说起来,你会多少种舞蹈?”她好奇地问。

“我记不清了,都学过一些。”勇利给出了含糊的回答,他不好意思地说,“美奈子老师——我的舞蹈老师认为,这会对我的表演会有帮助。”

“看来我打听到你演技的诀窍了。”米拉俏皮地眨眨眼睛。

胜生勇利抿着嘴,回了一个小心翼翼的笑容。

这是一个体贴、忠贞、好脾气、不酗酒,并且擅长家务的男人。米拉确信,要不是他显然已经心有所属——恭喜幸运的尼基福罗夫先生——肯定会有姑娘愿意为他决斗。当然,现在也不妨碍她们喜爱他,作为一个可爱的朋友。

他们又聊了聊在俄罗斯的生活。

“你在自学俄语?”

“对的。”勇利挠了挠脸颊,“其实从去年开始就在学了,不过学得比较慢。”

女选手想了想,建议道:“有想过找老师上课吗?”

“嗯,这是个好主意。有老师的话确实会学得比较快吧。”勇利点了点头。

“如果你想学的话,我有认识的俄语老师。”米拉介绍道,“而且她是私人教师,时间比较灵活,安排好就不会影响到训练了。”

俄罗斯的姑娘对朋友一向坦诚率真,虽然勇利依旧不太吃得消这样的热情。但在离开日本的时候,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个新环境里成为一个崭新的胜生勇利:这涉及到很多方面,其中包括,学会接受他人的善意。

“这样的话……”日本人双手合十,对米拉请求道,“能请你将那位老师介绍给我吗?”

米拉比了个OK的手势:“当然可以!”

“你们俩在聊什么?”一位选手又回到了沙发这边,邀请道,“来,快过来,我们一起拍照吧!”

维克托喝干了杯里的最后一滴酒。

他环视一周,桌边已经趴下了好几个,波波维奇又开始抱着空酒瓶叫唤他的前女友。雅科夫把酒移到自己身边来,给了所有还清醒的人一个严厉的眼神,示意他们喝到这儿就差不多了。

维克托无辜地耸了耸肩,遗憾地打消了再开一瓶酒的念头。

他的手撑着脸颊,目光不自觉地向房间的另一侧飘去。在那儿,勇利正跟选手们一块儿合照,场面相当热闹。今天勇利终于换上了他的乔迁礼物,他看起来真是棒极了——维克托今天一早就已经热烈地称赞了这一点。

但他觉得并不足以令人满足。

是哪里不对?酒精令他反应迟缓,维克托迷惑地眨着眼睛。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勇利跟冰场的伙伴们都熟悉起来了,而且关系不错。他举办这场派对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就在此时,马卡钦挤进了人群中,热情地跳到了勇利的腿上。勇利宠爱地将它抱在怀里,双手抬起它的前爪,对着不知道是谁的手机镜头摆出个招手的姿势。

维克托实在按捺不住了。他放下酒杯,像他的爱犬一样挤进了拍照的人群中,并理直气壮地夺过了胜生选手身边的位置。大家揶揄地哄笑起来,日本人耳朵发烫,本能地将马卡钦举得更高,挡了自己半边脸。

“来拍照吧!”维克托把自己的手机也递了出去,一手搂着勇利的肩膀,对着手机镜头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他这下总算完全舒坦了。同时,俄罗斯的冰上皇帝彻底明白了一件事:让全世界知道勇利有多好并不够,他们更应该知道一个事实——这么好的人,是属于他的!

 

一个想法如同闪电般击中了维克托。

 

“你是认真的?”雅科夫头疼地看着维克托,“双人滑?”

“当然。”维克托说,“曲目就选《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为什么突然想排双人滑的节目?”他的教练严肃地发问。维克托的自由滑的选曲率先确定了下来,他选择了李斯特的《Lliebestraum No.3》,编舞也已经完成了一部分。

“我想要找点灵感,我认为双人滑能给我带一些情感演绎方面的尝试。”维克托一本正经地分析,“你知道的,这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你之前说过的两个‘L’?”雅科夫若有所思地问。

“Love&Life”——维克托这个赛季想要尝试向所有人展现的是他在这一年里的体验。他的技巧早就已经达到了巅峰,如今在情感演绎上眼看就要有新的突破,雅科夫无法让自己制止他去追求更高的境界。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解释倒还挺有说服力的。

“双人滑……”

“双人滑需要默契和信任,我觉得我们俩在这点上完全没有问题。”维克托敏锐地察觉到雅科夫态度有所松动,马上继续说道,“这首曲子勇利已经练习过,不会占用很多训练时间。双人滑会在单人滑的基础上进行改编——当然,动作难度不会太高,毕竟我们俩都是男性,抛跳什么的肯定做不到了……”

他的教练有趣地看着维克托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似乎只要雅科夫不点头,他就不会停下来。

“维恰。”雅科夫终于打断了他,“你知道吗?”

“嗯?”

“以前的你从来不解释。”他的教练侧着头,用研究的眼神注视着他,“要么,你就直接先斩后奏;要么,你的理由就是‘我想要这样做’——总而言之,你从来不试图让你的行为听起来合情合理。”

“嗯,是吗?”维克托用食指抵着嘴唇,思考道,“这听起来确实很尼基福罗夫。”

“所以是什么让你编造了这么多的理由?”

“雅科夫,我想你需要意识到一点,我们现在是同行了。”维克托教练说,“考虑到你带出了多名顶尖的选手,拥有丰富的执教经验,你的意见对我来说当然相当重要。”

他这样说话令雅科夫感觉相当不适。他忍不住翻了翻眼睛,问:“所以如果我投了否决票,你会放弃这个主意?”

“但是——”维克托眨了眨眼睛,“你为什么要否决呢?”

雅科夫从来没能成功制止他的心血来潮,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安全起见,训练的时候我会盯着你们的。”他最终说,“我最后还要审核,不行的话我是不会让你们上场表演的。”


-TBC-


_(:зゝ∠)_可能有人没看见在这章再说一下!剧情需要大奖赛后还没有双人滑……

评论(37)

热度(510)